公共電視 我們的島 第580集 大水患~蘇澳遇襲事件簿



 『十月颱,沒人知』,氣候變遷讓台灣人每年,都會遇上的颱風,變的更不一樣,近年的颱風一個個挾帶大雨,成了超級大水炸彈,去年八月,莫拉克重擊南台灣,今年九月凡那比水淹大高雄,十月梅姬颱風與東北季風聯手,在宜蘭投下破壞力十足的水彈大轟炸,蘇澳,慘遭前所未有的劇烈襲擊…

大水患~蘇澳遇襲事件簿 
580 
2010-10-25

採訪 于立平 陳佳利

攝影 陳添寶 張光宗

撰稿 陳佳利

剪輯 陳忠峰



 這是蘇澳居民從來沒看過的景象。馬路變水路,家當全泡在水裡…

 10月13號形成的梅姬颱風,一路西行肆虐菲律賓,原以為台灣不是它的戰場
沒想到它耍了一記回馬槍,與東北季風產生共伴效應,降下超級豪大雨,二十一日下午一點,一小時之內在蘇澳降下181.5毫米的驚人雨量。水利署副署長吳約西說,全台灣的雨水道設計容量,一小時能承受的降雨只有70到80毫米,剛提到一小時降了181,全台灣沒有一個都市,可以承受這樣的洪水。

 承受不了瘋狂大雨,幾乎整個蘇澳都泡在水裡,部分低窪地區,甚至水淹兩層樓高,北迴鐵路蘇澳到羅東的路段,還一度停駛。超強降雨加上適逢大潮,洪水排不出去,這一次,蘇澳完全輸給了大雨。

 週末,大水退去,蘇澳像是歷經惡戰的戰場,滿目瘡痍。中山路上的災民忙著清理將近十公分高的淤泥。湧泉橋因為基墩受到掏刷,橋面破了一個大洞。著名的觀光景點蘇澳冷泉,沒有遊客,昔日熱鬧的街道上堆滿了殘骸,只有默默清理家園的災民。一輛輛機具魚貫進入,國軍與志工努力幫忙,希望能早一日讓這裡恢復元氣。

 低窪地區大淹水,周圍原本植披完整的山頭,也因為豪雨,觸發了土石崩落和土石流,成了東禿一塊,西禿一塊的癩痢山頭。就在離冷泉不遠的山坡上,發生了一場讓人鼻酸的悲劇。

 生死一瞬,天人永隔,位在白雲寺旁的兩棟民宅,被土石流吞噬,九條生命踏上了黃泉路,留給未亡人難以平復的痛苦。

 梅姬颱風期間土石流紅色警戒溪流高達46條,不過在南方澳的南成里,居民卻遇上毫無預警的綜合災難。地勢較低的民宅淹水,靠近蘇花公路的山坡發生多處山崩,土石流瞬間竄進民宅,街道上大大小小的石頭與碎屑,說明後方山坡地破碎的岩質特性。

 長期研究南方澳文史與環境的廖大慶觀察,這次土石流主要發生在文化巷與新化巷,正好是以前的河道。南方澳優良的漁場,吸引各地漁民前來,二平方公里的面積擠進三四萬人,移民進來之後就開始挖山,把山弄得陡峭,還把水系整個用涵管掩蓋在地下。從早期文獻和空照圖來觀察,這場空前大水,沖出的是南方澳地理的百年輪廓。

 除了南方澳,蘇澳的永樂里、蘇北里等地也都發生土石流災情。豪雨、暴洪、山崩、土石流,像是大自然的強大武力,行經之處無堅不摧,打的蘇澳遍體鱗傷。當梅姬遠離,下一個熱帶氣旋正在摩拳擦掌,全台各地都可能是下一個暴雨戰場,我們全力備戰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