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漫遊-反國光不反石化,通嗎?

財經漫遊-反國光不反石化,通嗎?

  • 2010-09-25
  • 中國時報
  • 【沈雲驄】
 插圖/YUSHA

 插圖/YUSHA

 

     我反國光石化,李遠哲說,不等於我反石化。只因為他連署反國光,就說他反石化,是「不合邏輯」的。

     但反覆聽了李遠哲自己說法,實在很難「合邏輯」地理解,他要怎樣只反國光,卻不反石化。

     李遠哲是超過一千位連署反對國光石化案的學者之一。八月初,幾位參與連署的學者開了一場記者會。他在這場記者會上的談話,今天在youtube上還能找到,大家可以去聽聽。

     在這段長約十分鐘的談話中,李遠哲的反對重點,在於二氧化碳的排放。「如果二氧化碳的濃度,達到四五○PPM,」他說,「就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地球的溫度會比工業革命前上升兩度」。「大家可能對兩度沒有很多概念,」他連續引用外國學者的話與研究說,「人類確實會從地球上消失,而且消失得很快」。

     「我們現在要的,」他說,「不是石化工業再大量製造二氧化碳」,而是「要投資在再生能源上」。「二氧化碳排放量是目前世界上最嚴重的問題,」他說:「在這個節骨眼上,我們不希望看到我們的工業往不好的方向走。」

     說得好,我想不會有人希望看到工業往不好的方向走。這也就是為什麼,有這麼多人反對國光石化興建。但問題是,假如國光石化會「大量製造二氧化碳」而應被反對,那排放量更勝於國光石化的現有石化廠,為什麼就可以不反對?假如興建國光石化是「往不好的方向走」,為什麼現有的石化業,就不是往不好的方向走?

     何況,李遠哲所連署的聲明中,明白要求政府「盡快召開永續台灣經濟發展會議」,「研發低汙染、低耗能、低健康風險的台灣產業轉型具體方案」。難道這段話,專指國光石化,而現有的石化業,是「低汙染、低耗能、低健康風險」、不須轉型的永續產業?

     當然不是。學者們痛心且急切地反國光石化,正是因現有石化廠血跡斑斑。除了李遠哲口中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驚人,從土地到海洋,從河川到生態,全都被破壞不堪。表面上,有環評,有把關;實際上,虛應故事的多,危害有增無減。

     其實不只李遠哲,很多人也的確困惑於反國光與反石化之間。這個長期以來危害有增無減的產業,卻是台灣重要的經濟命脈之一;所生產出來的東西,更是我們日常生活中不可能缺少的一部分,從手機到電腦,從廚房到廁所,沒了石化業,大家寸步難行。請問,要怎樣反對?

     因為不知道要怎麼反對,才會出現不合邏輯的怪主張。有人像李遠哲,只反國光,不反石化;有人只反台灣的石化,不反別的國家的石化,要蓋廠可以,去別的國家,別留在台灣,彷彿別人家的土地活該被汙染,人民活該受難似的。

     沒有任何國家的人民與土地活該受難。假如一個產業不該存在,到哪都不該存在,全世界都要反對到底;相反的,假如這個產業帶來我們需要的產品,就該嚴格地管理它。汙染?罰。罰了再犯?強迫關廠。有官商勾結,縱容業者?把官員送辦,要政府下台。

     石化產業正是如此。沒有人能反對一個自己需要的產業,但都應該強烈批判違法的企業與失職的官員。換言之,表面上反的是國光,實際上反的是違法與縱容。

     長期以來,業者們說了一套很乾淨的生產流程,實際上卻不管怎麼罰,照樣毒害環境;而官員們不管什麼黨,執政後都照樣以經濟為名,行縱容業者之實,才使得人民信心全無,只好不管三七二十一,不管合不合邏輯,反了再說。

     此刻政府應該理解的是,反國光石化背後真正的動力,當然不只是衝著蓋都還沒蓋的國光石化而來;也不是要擋石化業財路,害得產業鏈上的勞工沒頭路。而是一種人民對永續環境的渴求,一種對自己與下一代所生存環境的不安。地球的資源是有限的,台灣的海洋與土地更是珍貴。不珍惜的企業,縱容不珍惜的官員,豈能不反?

     (作者為早安財經出版社發行人)

Last modified: Thursday, 30 September 2010, 9:48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