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完理想對象在歷史中的傳遞條件後,回到了ideal object發生的分析
要談的是:原觀念性在文化世界的前科學領域中如何構成?

在規定了傳統性的一般條件後,我們就可以回返到「其中一個」傳統,幾何學被視為一種ideal objectivities的傳統系統

對於ideal objectivities,我們必須考慮ideality,也必須考慮objectivity
用普遍的方式來分析(尚未進入幾何學這個個別領域),觀念性恰好通過對象化才能進入到傳統當中並被解放、被傳遞

我們必須從objectivity開始(從普遍的歷史性條件開始),這個objectivity(是對象性還是觀念性?應該是客觀性) = ideal objectivity(觀念對象性) in general的歷史性
正是訴諸語言、書寫和重新激活的能力,正是最終訴諸方法,歷史性的先天結構才可以被追問

(p.118上方 不完整段落)

這個方法讓我們可以用絕然的確定性掌握「一般」歷史性的不變項。
由於這個方法,我們才可以回到前科學世界「的」不變項(伴隨絕然的確定性),在這個不變項的基礎上幾何學的原觀念性被生產與發展。


定義了觀念對象的客觀性後,我們可以開始描述幾何學的理想性自身

在前一個階段,Husserl問的是:一個在主觀內在性中「已被構成」的觀念意義如何能夠被客觀化與進入到歷史和交互主體性的運動之中?
現在問的是:在「先前的」環節中,觀念性本身如何被構成?

Husserl的回返是之字型的

引文:
我們可以把前科學世界的絕然的面相(相對於形式一般性,指的是一般的歷史先天結構分析:語言、文化等)顯題化,這個絕然的面相
1. 幾何學的創立者可以運用它
2. 它作為創立者的理念化的材料

我們要先界定出這個前科學世界的先天結構,幾何學就是從這個先天結構出發而創立
這個前科學的結構完好無損地處在被科學的理想精確性所規定的宇宙之下,這個宇宙就像一層理念的外衣,蓋在經驗、直觀世界上面。


這個對於客觀科學的「還原」有三個困難:
1. 每個還原都會有的困難:還原是一種去澱積化(de-sédimente)(去掉客觀科學的上層結構)或中立化(去掉科學的預設),但是不應該將那些被去澱積或是中立的東西遺忘、否定、忽略或貶低
2. 對精確的客觀科學的還原不應該使我們放棄所有的科學性(scientificité),對生活世界的顯題化應該是「科學的」,應該抵達一種先天(不是客觀科學式的先天,啥意思),Husserl稱其為paradoxe


  * 前對象領域具有主觀相對的含義(signification)
  * 有一種普遍的無條件的結構,這個結構規定著其相對性本身
  * 邏輯學與客觀科學奠基于這種生活世界的先天當中
  * 素樸態度:忽略科學與生活世界的意義關係(Sinnbeziehung)
  * 沒有這種奠基,他們就會處於空中(沒有底下的地基)

3. 兩種真理
我們必須追問主觀相對的生活世界的真理(doxa)與客觀精確的科學真理(episteme)之間的關係:這兩種真理之間的paradoxe使他們變得像謎一樣
在這個謎團的不穩定當中,在arche與telos的過渡(passage,通道)之間,epoche拉緊(se tendre)
(為什麼是epoche在中間?)


  * 在這兩種真理中間,關於這兩種真理的的意義是異質的,但是這兩種真理卻保持在相互關聯(Aufeinanderbezogenheit)當中

  * 客觀真理並不少於主觀真理,前者以後者為基礎
  * 但理性論者(主張有先天觀念)與傳統學者有一種素樸的無根基的(Bodenlosigkeit)輕率,他們並未把先天的領域與其生活世界的歷史土壤相聯繫。他們不關心屬於他們的「責任」,也不問:我正在做什麼?
  * 但也有另一種素樸,這種素樸回到了前科學的知覺,但卻沒有將「生活世界的真理向真理本身(客觀科學真理)的世界跨越(transgression, Überschreitung,超出)」這個問題給問題化
  *
      * 像前科學經驗的回溯應該保持問這個問題:科學的客觀性的先天如何從生活世界的先天當中構成?
      * 如果我們同時把這個問題當成歷史的與先驗的,那麼就可以知道所有前科學知覺的「現象學」(這是Husserl要反對的嗎?還是就是Husserl的?)如何被批為和種不負責任的經驗論,這種現象學並不被這個問題所擾(這種現象學不考慮同時是歷史的與先驗的難題,因此陷入另一種輕率)


p.120

不能忘記另一點:前科學世界還不是前述詞世界
前科學世界已經是個文化世界,已經有了述詞、價值、經驗技術、測量與歸納的實踐活動

因此起源這篇文章就有一種依賴(dépendance)與第二性

前科學世界透過雙重的還原而得來:


  1. 對被規定的事實文化的還原(對事實的還原)
  2. 對科學的上層結構的還原(對科學預設與客觀主義的還原)

但是這還不是最徹底的,前科學的文化世界還是有自身的前提:


  * 一般對象的先驗構成(在成為ideal object之前)
  * 前述詞經驗層次
  * 對ego與alter ego的靜態與生成構成
  * 原真時間性


當我們要走向這個前提時,我們可能輪到要將這個文化世界還原

以Ideas I 60為例

p. 121

(很多看不懂)
(Derrida自己的詮釋)
Husserl事先將the eidetic of history做了authentique réduction transcendental,這個the eidetic of history是他在危機要構成的

因此起源文中從不使用transcendental這個字(被保留來指ego的純粹的、構成性的活動)
我們講先驗歷史只是為了將歷史本質(學?the eidetic of history)(對應於eidetic of nature, of spirit)區別于經驗歷史而已

歷史性的本質似乎超過了Ideas I事先對它規定的界限(是啥?應該就是上面引文所講的那一堆還有待奠基的本質科學),歷史性的本質不像其他那些有待奠基的精神科學,它是對一切絕對觀念客觀性的領域以及一切本質科學進行構成的主動性(d’une activité constituant ...)的科學

但這個歷史的構成本身卻可能是被構成的,這是Husserl思想中最困難的母題,因為它與歷史性的母題不相符(這種母題把歷史的奠基當作最根本的?),這個母題穿過每個部分,首先就穿過ego它自身(C手稿對於先驗歷史的描述)
Last modified: Monday, 30 December 2013, 3:56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