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週:教育經費--教育機會不公平

商業週刊在2006年954期的報導,據教育部統計,二00四年我國每名小學生分到的教育經費約二千零八十九美元(約合台幣七萬元),比香港的近三千八百美元、南韓的三千七百多美元、新加坡的二千四百美元都低。

更糟的是,人事費占了台灣教育經費的九成三,再扣除徵收土地、蓋校舍的百分之三後,我國用在中小學生身上的「活錢」,只有百分之四不到、約八十美元,是南韓小學生(八百五十多美元)的十分之一不到。

對於台灣在亞洲國家投資教育競爭力的落後,行政院主計處副主計長陳慶財表示,每年各級政府編列的教育經費,其實都超過「教育經費編列與管理法」規定的百分之廿一點五下限。「對教育的重視度,我們絕對不會亞於外面。你看,政府財政那麼困難,我們還是編到百分之二四點二。」

前中央大學教授王顯達不客氣指出「經費數字都是假的。」前全國教改協會理事長丁志仁也說:「膨風!吹牛!那是預算數字,決算(真正執行)哪有這麼高!」高雄市教師會政策中心執行秘書任懷鳴所做的「九十四年度高雄市教育預算問題」分析報告指出:「市立體育場經費」、「巨蛋體育館地價稅」、「補助綜合體育館興建經費」、「二00九世運會籌辦費」等八億元,全都灌入了教育項目。

    因為教育經費不足,政府想出來另一個高招,是減班減校,偏遠小校被迫裁併。偏遠地區弱勢兒童受教權受影響,未來家庭經濟能力差的孩子,想靠教育翻身的機會愈來愈低。

國與國相比:台、星、韓比較
南韓資優生 一對一培育【2006/03/01 聯合報】

    二○○三年「OECD教育指標」公布的十五歲學生素質評價,南韓學生的科學成績位居第一,數學第二,閱讀排第六。

據商業周刊報導,這可是花錢砸出來的。根據統計,南韓的教育費用占GDP的百分之七點一,比美國(七%)、英國(五.三%)、日本(四.六%)都還要高,居世界第一。

新加坡同樣有令人羨慕的國教品質。

    新加坡公立小學辦得很好,一個月學費九十新元(約台幣一千七百七十元),但學生參加國際評比,都在世界名列前茅。」新加坡非常重視社會的公平性與階級流動,為了讓每個國民有均等的學習機會,政府為六至十六歲的孩子,設立教育儲蓄戶頭,每年撥款,支付他們參加經過批准的活動。「凡是在新加坡政府機關裡廿、卅歲就當上處長的,都是拿獎學金的,」潘政志透露,「我們的政府,也很喜歡宣傳某某部長的父親是計程車司機什麼的,表示新加坡是一個只要努力,就可以成功的地方。」

台灣縣市相比
北市孩子教育經費 嘉市的4.4倍【2006/03/01 聯合報】

    根據商業周刊954期報導,台灣各縣市中,嘉義市學生可分配到的教育經費最低,每人只有一千六百多元,雲林縣、台南市次之。教育經費最充裕的地區,仍是相對較富裕的台北市、新竹縣、台中市。台北市每個學生每年可享用的經費,是嘉義市的四點四倍。

    台北市共有一百零三座游泳池,平均二點三所學校就有一座。但台中縣只有三所學校有游泳池,南投縣只有兩座游泳池,台東縣也只有一所有游泳池。另如南投縣中寮國小的游泳池,是中寮鄉唯一的一座,暑假卻不開放,想游泳的孩子必須大老遠跑到南投市。
高師大教授陳麗珠指出,過去台灣省教育廳把經費直接撥給學校,各校能拿到的經費差異不大。「精省」後,部分教育經費被行政院主計處收回,當作地方自主的「統籌分配款」,國民義務教育也由各縣市負責。「好處是地方的自主性提高,壞處是國民教育的差異性擴大。」桃園縣教育局長張明文表示,地方如果財政拮据、縣長又不重視教育,那麼除了養人,很難再做更多投資。
    因此,許多地方的國教,變成「七折教育」。台中縣教育局長王銘煜透露,該縣主計室擔心財政收支不好,曾要求教育局先以百分之七十為執行額度,最後再看剩下的百分之三十有沒有錢執行。

「為什麼同一個國家的孩子,受到的義務教育等級不同?」全國教師會前祕書長、南投縣虎山國小教師劉欽旭質問。國民義務教育違反我國憲法第一五九條「國民受教育之機會一律平等」。

政府補助各縣市中小學的經費究竟多少?九十二年度行政院「直撥基本教育設施補助」(用途包含水電、營養午餐、資訊設備、老舊教室),台北市、金門縣、連江縣拿到的經費都是零。教育部「特定教育補助」,台北縣拿到卅億元,是苗栗縣的一百六十八倍,但台北縣國民小學的學生人數,只是苗栗縣的六點七三倍……
Last modified: Tuesday, 14 April 2009, 11:03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