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的旅程觀後感

這其實是非常簡單的感想,其實是趁機跟各位提提法律的界線。

這部電影裡面,一開始就以政府要求原住民遷離行水區,並且將行水區的房子拆掉。

可能有很多人看到了這些段落,會認為政府欺壓原住民、欺壓弱勢團體等等。

我必須提醒各位,事情千萬不能只看一面,這部電影裡,對於原住民的無奈和辛酸刻劃的很深,但是對於縣府背後的動機和考量,其實一筆帶過。如果各位念法律,必須謹慎思考,到底政府的目的和考量是什麼,而不是因為看到某某人很可憐,所以應該要保護這些人,但是沒想到因為你的保護,使得另外一個群體受到的傷害或威脅。

以之前的樂生療養院案件來說明,政府究竟應不應該為了蓋捷運新莊線拆掉樂生療養院,其實這是大新莊居民的交通便捷以及城市發展的考量與樂生療養院病人間居住原地的考量間的拔河。

不管採取哪種措施,一定會有某些群體受到傷害,也因此,說來說去,除非領導人有偏見,不然這不過是究竟應該要採取何種標準來判斷何種措施更有利的問題罷了。就縣府的考量上,政府為了那些病人準備了新的醫療大樓和房間,已經解決居住問題,但是樂生一方認為搬家會會病人的健康不利,要求居住在原地。如果要因此改路線,新莊線的費用會提高許多許多,工時也會更長,各位應該要選哪一個?一邊是樂生,一邊是縣民的福祉,「料理」東西軍開始上演。

不論各位最後選擇哪一方,我希望各位都是在充分考量雙方的立場以後決定的答案。千萬不要只聽信其中一方的說法就妄下斷言。

學習的起點和終點

這算是延續上一篇法律系出路的對話。

法律這個學科,不管你要幹嘛,只要你是從事跟法律有關的事務,你就必須不停的學習不停的進步,有一些人,在考上司法官和律師以後,就不再念書了。這些人可能會自認為自己已經念的夠多了。對於這些人,我只能說,法律的奧妙,豈是考上區區的國家考試就能了解?

我常常對新進律師說一句話(當然,對新進司法官,小弟無德無能對他們說XD),執照,只是邁向新的學習旅程的起點。 執業的生涯,要學的,不再只是學校裡關於法律的適用,還需要學習如何認定事實。

學校與實際案件的差別,最大的地方在事實。在學校,你們接觸到的永遠都是一個已經固定的事實,因此來學習如何將法律涵攝至事實中,但是在實際上,究竟何種事實才是真實,才是最頭痛的問題,各位接觸到的毒蠻牛案,其實案情非常單純,也因此才被選為這次模擬法庭的練習題材,因為沒有新的事實被發現。在實際上,以殺人案件來說,究竟誰殺的,在眾多傷口裡面,究竟是哪個傷口致命,這個傷口是誰造成的,甚至誰開槍的,都時常處於模糊狀態,在法院判決中,也時常發生地方法院和高等法院認定事實不一的情形。要如何幫助法院和當事人釐清事實,需要的不只是法律的概念,還需要對現實上很多很多細節的觀察和注意。

法律學習,沒有終點,希望各位可以秉持在心。你當然可以說,要看的書都念完了。但是你不可說,你已經不用再學習了。

法律系的出路

很抱歉,最近沒有更新。

這次我想很簡單的跟各位談談法律系的出路。

大家都知道,多數的法律人都希望畢業以後能夠考上司法官(檢察官與法官的通稱)或律師。

在這裡我不做司法官和律師的詳細介紹,因為這可以講的太多,但是不在這個圈子裡的人通常都是當做故事聽。

學法律,要有懷疑的勇氣和習慣,這裡就是要問大家,難道只有司法官和律師兩條路?

現在律師相對好考,今年錄取了600人(我的媽呀,以前不到200人),但是跟所有考生的比例來說,及格者為全程到考人數的百分之八,這個比例說高不高,但跟之前相比是寬鬆很多。

明年開始考試將改為三合一,也會開始家考選擇題,但無論如何,考試及格率和醫師特考(80趴)相比,一定是少很多,我每年都看到很多很多學弟妹、同學或甚至學長姊埋首於書堆中,以應付考試。

學長我早已考上律師,也在執業,以下說的話或許有人會認為是勝利組的說法,不足採信,但我希望各位在踏上考試不歸路時,能好好思考,自己到底要的是什麼。

撇開司法官和律師,就公職選擇上其實還有很多種,除了大家熟知的高考普考以外,從書記官開始,到司法事務官、檢察事務官、調查局人員及政風人員,都是可能選擇的對象,當然,聽起來沒有司法官屌,但是壓力也不會那麼巨大(到底壓力是什麼,請容我日後補充)。我也知道有很多律師同道轉任事務官,未嘗不是一條出路。

如果不想去公職,就傳統的法律出路而言,至少各大公司以及事務所都需要法務人員,固然,法務人員的薪水一開始不高,但如果找對公司,且本身具有一定的外文能力,隨著年資的加深,也未嘗不能頂起一片天。我有個同班同學,畢業以後就去一家鴻海相關企業(當時還不是)當法務,5年以後,就成了該公司的法務長,前年還被外派到美國去擔任海外公司的法務,也是風光無比,薪水至少比一般律師(如同學長我本人)高太多了。

事務所或銀行的法務,起薪雖然也是偏低,但是也不時見到做了很久,經驗豐富,而備受信賴的法務人員,雖然在社會上可能地位沒有律師那麼高,但是在公司或是事務所內,卻備受尊重,甚至律師在處理案件時都會先徵詢他們的意見。

以上都是所謂傳統的法律人出路,這樣就沒有了嗎?

有同學和學弟畢業以後成為作家、經商、翻譯...,而從事跟法律相關的業務,例如為商周翻譯法律相關的書籍的翻譯人員,其中一人是我的朋友,每年都去不同的國家旅遊,幾乎已經環遊世界一圈了,雖然在傳統法律人眼中是異類,但是只要自己逍遙自在,活的快樂,又未嘗不可。

如果對念書很有很有興趣,對教學很有很有熱誠,或許可以往學術之路邁進,這是一條需要花費最多時間才有辦法開始自力更生的路,但也有不少人為了熱愛的法領域勇往直前。

看了那麼多的路途,在選擇日後的道路時,請問自己,自己到底要什麼?大家才大一,從以前就被教導著要在考試中表現良好,而各位也確實走過來了。大學四年以後,出路有很多,端看各位如何選擇,不要只被律師和司法官這兩個考試給綁死了。

考試應該怎麼寫?

Well..上禮拜富奸,所以這禮拜除了補富奸的部份以外,也要把原訂應該寫的部份補上,才不會被大家噓。

既然期中考快要到來了,我也看到一些學弟妹表是不知道法律系的考試應該怎麼寫,所以這次的主題就是跟各位說明考試解答不可或缺的部份。

有人可能聽過,題目寫法可以分為歷史和破題兩種。所謂歷史就是按照題目給的事實順序分別把問題一一回答;而破題就是將答案整理過了以後,分門別類就每個人應該處理的部份統一整理,而不見得按照題目的順序。我舉一個例子:

甲、乙、丙某日經過某預售屋販賣地點,見到僅有售屋小姐A在內,臨時起意欲為強盜,因此甲、乙則進入預售屋販賣處佯裝購屋,將A誘至預售屋內部,丙則在門外把風。當A帶同甲、乙進入屋內時,甲、乙即分別摀住A的嘴巴以及拿出隨身攜帶之繩子,將A捆綁後逼問財物放置地點,A在驚恐之下即告知甲、乙保險櫃的地點及密碼,由乙前去搜刮財物;此時甲見A秀色可餐,遂對A進行強制性交,得逞後將A勒斃。隨後與乙、丙共同離去,乙、丙均不知甲對A的強制性交以及殺人的行為。問甲、乙、丙應如何論處。(改編自管鍾演強盜殺人案)

在這個題目中,如果依照歷史解釋法,則需按部就班的討論甲乙丙共犯主觀要件的成立、客觀的分工、強盜手段的成立....等等。如依照破題法,則是分別討論甲、乙、丙的罪行。

無論採取哪種方式回答,答案中至少要包含1.事實(Fact)2.爭點(Issue)3.理由(Reason)以及4.結論(Conclusion)等四個要素。

首先,雖然題目一定是個事實,但是各位仍應該把具有重要性的事實部份將以非常簡單的闡述,並帶出這段事實為何重要,亦即爭點為何。既然有爭點需要討論,自然就需要各位對爭點的答案以及理由,這就分別帶出了結論以及理由的部份。由於各位都是刑法的初學者,要用這個方式來回答上述問題,會有很多專有名詞以及含意需要特別解釋,不然各位會不懂,因此,請容我用另一個很簡單的方式來做練習。為了貼近各位生活概念,這個題目並非刑法相關,也請多多見諒

 

題目:西元1983年,美國聯邦通過一個法令,要求對所有的進口蔬菜課稅,在法令通過後,A從外國進口了一批蕃茄,當美國聯邦要求A依上開法令繳交進口稅時,A以蕃茄屬於水果,並非蔬菜為由,拒絕繳稅,但聯邦仍然依此勒令A繳稅,A不服而提出訴訟,法院應如何判決。摘自Nix v Hedden, 148 U.S. 308 (1893)

在這個題目裡,事實很簡單,且就是一個爭點,所以不需要去分隔事實(兩個爭點以上才需要分割),因此,可以直接從爭點開始討論。

爭點:蕃茄是否屬於蔬菜?(請注意,爭點最好是使用問句,最好是使用是否的句型,如「陳老師是不是型男老師」這種方式。當然也可以寫蕃茄屬於蔬菜或水果?(陳老師是型男老師還是醜男老師)

結論:是,蕃茄屬於蔬菜。(陳老師是型男老師)當然,如果是用後面那種寫法,就不用寫是了,直接寫陳老師是型男老師就可以了。

理由(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任何沒有理由而只有結論的,都跟沒有答案相同,因為法律注重的是推理,而不是單單只有解答):由於法案中定義水果為植物的根,或植物的某部份,而該部份含著種子,特別是在植物的該部份特別多汁,而包住或包含著種子。因此,無論是從一般語言以及法條的定義來看,蕃茄都不能辦法被認為是水果而被認定為非蔬菜。(注意,這只是該判決的其中一個理由,而且這邊的翻譯也僅僅只是其中一部份,並不是僅用這樣的理由就認定蕃茄非水果)

這時候,如果各位是先寫理由,那就把結論的部份拉在最後寫。如果已經先把結論寫在上面了,還是可以看時間是否允許,再把結論寫一次,以方便改題老師找答案。

最後,要跟各位提醒的是,理由的構成,不要拖拖拉拉寫一堆不重要的詞句,要盡量精簡,把重點完整的寫出,而這需要的是實力的累積以及平常理解的功力,才能分辨出哪些地方是不重要的哪些是重要的。另外,要拿高分的重點,就在於「假設自己是改題的老師,自己一次要改至少70份考卷,要是怎麼樣的格式編排和字體大小,老師才有辦法看的輕鬆看的愉快」,請各位自行想像。字可以醜,但不可以草。字可以小,但是不可以看不清楚或看的吃力。

願各位共勉之。千萬別忘了事實、爭點、理由和結論。

要不要補習?

首先,要跟大家抱歉,因為我學富奸拖搞了。

在進入主題前,想要跟各位提醒一件事情。念法律,除了訓練各位邏輯思考和推理的能力,千萬不要忘記了法律是有所「本」的學科。任何推理都應該建構在法條的基礎上,刑法尤然。這禮拜在討論的時候,有些人會忽視了法條的規定,開始憑自己的想像來認定法條的樣子。這是需要注意的。切記:當碰到一個問題,開始討論前,請先確定有無法條規定,規定的內容,以及各位要做的是適用論還是立法論。兩者不應等同。

接著,進入主題,要不要補習?

或許有些人已經感受到了,至少在家聚時,或聽很多學長姐的經驗談時,常常會聊到,哪些補習班老師講的好阿,哪家的比較好阿,哪本補習用書好阿等等。等到了大二,或許班上已經有同學開始補習了,營造出的氣氛會變成「不補習好像就考不上」的感覺。

對於這種問題,一定會分成要和不要兩種結論 ,似乎要補習會佔大多數的見解,但是我的見解認為,要作成結論前,各位應該確認各位適不適合補習以及補習是否浪費了。

首先,不可否認的,補習本身是有益的,畢竟補習班會把科目重講一次,並且會幫各位整理國內見解。就如同各位來上TA一樣,重聽一次一定會更清楚一點。

但是,TA是包含在各位學費裡,但是補習班不是,而且是一大筆支出,雖然有益,各位仍然應該想想值不值得花那麼大筆錢和時間(上課至少三小時加來回至少一小時)去得到這個利益,這取決於各位能得到的利益究竟有多大。

我想先問個問題給各位:老師和TA上都有講到罪刑法定原則,各位能否在不翻參考教材的情形下把罪刑法定的意義以及派生原則的意義都清楚的表達出來?

有人可能會問:這個問題跟補習有什麼關係?我會說:很有關系。

說一句自誇的話,補習班的老師再怎麼厲害,對刑法的認識也不會比老師和學長我多,他們能講的出來的,我們當然也講的出來,關於罪刑法定原則的內容,就算補習班來說也不會比我們說得更好,既然如此,如果各位在聽了老師和我兩次講解以後,「如果」還回答不了題目,又如何能期待在聽完補習班以後回答的了?

有人可能會反駁,現在才大一,回答不出沒關係,等到大四就可以了。對於這個反駁,我只能說,這是刑法概念的基礎,跟年紀沒有關係,不懂就是不懂,跟妳學幾年法律,聽了幾次補習班的內容一點關係都沒有。

從這個例子,我想要表達的是,不管是補習班還是學校課堂,重點是能不能把台上講授者的講授內容變成自己的東西。上完課有沒有複習?到底對內容是否了解?不了解的東西會不會去問?這才是重點。

在補習班裡,有些人是「補習魔人」,就是每天報到,但是每年都考不上,所以每年都補的魔人。這些人,除了極少數是沒有考運以外,大部分的人生活作息是:早上睡很晚,下午沒幹麼,晚上去補習,回家就睡覺。注意到了嗎?這些人並沒有去複習補習班的授課內容,就算有,也不是立即或趁記憶猶新的時候複習。所以都忘記了。碰到問題的時候只會記得「阿老師講過,但是內容忘了只記得笑話」。

所以,聽多少東西不是重點,而是妳能吸收多少,如果有朝一日,妳覺得妳知道了太少,自然妳就會去找其他的東西,這時候自修或是補習都是妳可以考慮的事情。

在此分享學長一位同學(學弟)的準備考試方法:

背景:政治大學法律系畢業,畢業成績是全系倒數前三名。對於全科法律幾乎毫無概念。

補習狀況:全科班,也就是幾乎每天都有課。

準備考試方式:1.錄音,將補習班老師的講授內容錄下來。2.筆記,上課盡量用自己的理解把觀念寫下來。3.對鏡子自我教學,回家以後,「不管多晚」或「隔天一起床」,就開始對著鏡子假裝自己是老師,開始對鏡子的自己教授昨天學到的東西。4.反省並重聽,如果在自我教學的期間,發現有不懂的,重聽錄音帶、自己找書、問人,總之不管用什麼方法務必將不懂的部份弄到會。

花費時間:每天如果花三小時聽補習,至少要花五小時複習。

 

舉這個例子不是要大家在大學時間都不上課,也不是要跟大家說倒數前幾名也有「春天」。而是,聽完補習班「應該」要用這種方式準備。如果覺得很痛苦(我聽了都覺得很噁心),做不到,請趁早認真,不要死到臨頭才用這種方式抱佛腳。

學校與補習班

這次的TA討論課,平心而論,在某些部份(不溯及既往)並沒有說明的非常完整。有些學弟妹於下課後繼續詢問問題時已經知道了。因為老師還沒有講到刑法第二條的從舊從輕原則,因此不想「破梗」,導致在說明該原則的時候要不停克制自己不要講太多(覆水難收?)。

這次想要跟大家分享的是,學校以及補習班功能上的分別。各位學弟妹已經進入法律系至少一個多月了,想必已經從學長姐或同學或其他管道聽過以下言論:「上課學不到什麼啦,要學東西還是要去補習班」或「學校老師都不會教,只有補習班的老師才厲害」 等等。然而,各位應該要搞清楚,學校以及補習班在根本上的差異。

學校的功能,老師講課的目的,應該是培養同學能「獨立思考」的能力,教多少,學多少,並不是最主要的功能,甚至,學生在國考上的表現,也不見得會是學校許多老師會看重或注重的焦點,因為學校的目的在教導各位如何做研究,而不是考試。

然而,補習班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考試。為了考試,考生需要知道各家各派的見解,需要了解實務以及各家學說的差異,因此,補習班幫各位做了整理。似乎,上補習班可以知道、了解更多的東西,跟補習班一比,學校老師講的東西又少又基礎,有時甚至老師都不會給答案,你看補習班多好阿巴拉巴拉...

在這邊,我不評斷補習班和學校的優缺點。平心而論,以上課內容的豐富性來說,補習班的平均水準要高於學校老師,但是這不是因為老師講的少,而是有些老師沒有辦法把腦袋中的東西充分表達給學生,這是表達能力的問題而不是老師懂得多懂得少的問題。

各位要了解的,也是我之前在TA討論課或多或少有提到的,要了解法律,要享受法律,所需要的不是死背硬記(當然,有時候不得不然),所需要的是要了解「為甚麼」,要回答眾多的「為甚麼」,例如,為甚麼妳要扮成妳爹~~~阿不是,是為甚麼罪刑法定原則會分出那麼多派生原則,或以後大家會知道的關於未遂的各種理論。如果各位是用硬記的,除了會錯、會忘以外,法律漸漸對你(妳)而言,會變成死背的學科。在死背的情形下,你會逐漸喪失推理、分析以及深度的思考。

在學校,老師認為的重點,就是推理、分析、深度思考這種獨立思考能力(陳老師稱為專家式的學習者),因為這就是老師們能作為學校教授的最大武器,因此,對老師們而言,很多你們在補習班學到的學理間的爭執,都是很簡單的「推一下就出來的東西」,根本不用去記,因此不重要,既然不重要,幹麼浪費時間去教你們記?

在補習班,一切以考試為取向,說穿了,就是所謂填鴨式教育的衍生,能夠塞更多東西到學生的腦袋裡才是著重的重點,至於推理、思考,則根本不是補習班的重點,更何況,多數補習班老師都是研究所的學弟妹(對我而言當然是學弟妹),是否真的每個人都能獨立思考、推理?我也抱持著保留態度。講了那麼多,無非就是希望各位學弟妹將來或現在不要把補習班當成各位的唯一

有人可能會問,那這樣到底還要不要去補習?我的回答是,都在這裡講了那我下禮拜要說什麼,所以,要不要去補習,請留待下回分解~~~~

學問?考試?

這禮拜的TA討論課,不管是課上或是課後,都有很多學弟妹提出很多有趣或新穎的看法與見解,也有很多人問這些見解或看法能不能在考試時寫上去。既然如此,我想跟各位分享一點做學問以及準備考試的心得。

各位要先有一個基本概念,做學問需要的是創造力、想像力及說服他人的能力,準備考試需要的是投改題者所好的能力,而這兩種能力時常不在同一條線上。也因此,各位學弟妹需要搞清楚在當時的情形下,需要的是展現何種能力。

不可否認的,考試考的好,需要展現推演能力以及問題意識,似乎與做學問所需的能力重疊,但這個重疊只是部分的。舉個例子,有學弟妹認為,討論法益沒有意義,這固然是一種觀點,而確實德國部分學者以及美國現在刑法學說下均不討論所謂的法益概念。然而,如果在課堂考試中,老師希望你表達對法益的看法,各位學弟妹應該直接把這種「法益無用論」的觀點寫上去嗎?

答案,就如同律師常常回答的一樣,視情形而定。首先,妳應該要觀察的是,改題者對該問題的看法,在學校考試的時候,老師採取何種見解,學生非常清楚;在國家考試的時候,常常會不知道出題者是誰,關於國家考試的作答技巧,離各位太遠,暫且不提,這裡只說明學校考試。

如果今天老師跟妳的看法一樣,恭喜你,妳就盡情揮灑吧,盡量讓妳的回答有條理,展現出妳的推理能力以及說理能力。

如果今天老師跟妳的看法不同,請注意,今天是在考試,不是做學問。做學問妳可以跟全世界的見解相反,只要妳能說服的了別人,因為這個不會有分數。但是 考試是有成績的,而成績確實影響到過與不過,或能不能拿書卷獎,或影響到妳學習自信以及興趣。在這種情形,請記得「要反對別人前,需要先瞭解反對的人的見解,甚至要比對方還要透徹,才能作一個有效的反對」。在時間許可的情形下,應該先把老師的論點完整而詳細的表達,之後再說明自己的看法。如果時間不許可,那就麻煩各位學弟妹把老師希望你們寫下來的東西完整的寫出來囉。畢竟,除非各位是萬中無一的天才,可以在考試寫不同意見寫到讓老師拍案叫絕,不然吃虧的是妳們自己。

以上,是小弟我的一點心得。

法律是什麼?

各位學弟妹:

很高興能夠跟大家在這堂刑法課上共同相處,共同相遇。在第一堂TA討論課裡,我們很簡單的交換了彼此的一些人生經驗以及喜好,也很有效率的討論了關於你們這次作業「血親性交罪」相關應該討論以及思考的點。也很高興的發現許多人的想法都是很靈活的。

在大學時期,尤其是法律系的學習上,與各位之前的學習經驗是截然不同的。在小學、國高中時期,你們被期待的(尤其是文組同學),是如何能夠「記憶」罪多的東西。而考試基本上測驗的最多的是「整理」以及最初級的「推理」。然而,在法律系的學習中,很多思維與你們過去成功在考試中取得高分的方式截然不同。

第一,想要請學弟妹注意的是,在學習的法律理論中,不是每件事情都有正確答案,老師以及學長姐們告訴你們的,往往是目前最普遍被接受,或是老師認為最有理由的其中一種說法。別忘了,你們所了解的,只是法律世界中的一小部份!

這會牽扯到第二個我想跟學弟妹提醒的地方--獨立思考的重要性

老師和TA學長姐們希望你們能儘速學習獨立思考,去質疑的理由就在於,當世界上有那麼多的理論或說法去解釋同一件事情的事情(例如通姦罪的保護法益為何?)如果各位能夠運用思考,跟上這些學者的思路,了解他們如何思考,在某個關鍵問題點上為何做出這樣的選擇,學習法律就不會成為永無止盡的背誦。學習法律會成為一種,探究他人如何走出他們法律問題的迷霧,而取得一個結論,看探究為何這個結論會被批評,又是如何的反擊,又在被批評...反覆的循環。就像是看一場精彩的棒球賽一般,有攻擊有防守,而我們還了解,為何投手要投這個位置,為何打擊者要打反方向一樣。對我個人而言,這種法律上的論戰比絕大部分的娛樂精彩許多。

當然,這裡當然不是要求,也不會希望各位學弟妹都變成這種人,就如同不可能每個人都是專業球評一樣,在每條路的選擇上,總有人特別順利,也有人特別艱辛, 但請切記,在法律的路上,天才極少,頭腦聰明與否不是重點,而是著重在於各位的勤奮以及努力。

這會導引出我想對學弟妹講的最後一句話:最大的敵人是自己。

是的,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雖然在教育上,我們不可避免的需要使用成績來使大家分出高下,但是這並不代表成績高的人就一定是在事實上較為正確或較為優秀的。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選擇,要怎麼生活怎麼唸書,都是自己的選擇,請切記,不管你要做什麼,請你對得起自己,請把自己當作你自己的競爭對手,讓現在自己一直擊敗過去的自己,至於進步幅度和努力幅度,請傾聽自己的內心,它會告訴你(妳)應該如何處理。

最後,讓我們一起互相勉勵。學長我忝為先輩,會定時將經驗分享給各位,也希望各位能在這求學過程中一切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