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事實的能力

有一位法學教授說:法律人最重要的才能不在於認識法,而是有能力在法律的觀點下解析生活事實,

這句話說到了許多重點,最近大家都在進行辯論活動,透過這樣的機會大家應該要好好體會這句話,

怎麼樣的辯論才會成功,該要怎嗎進行小組的討論?要怎麼在辯論場上發表?如何蒐集資料?其實這些問題我只有一個建議,發揮你們的觀察能力還有創意,在課堂上我已經給了大家很多建議,諸如設計實驗,找資料,圖表的呈現,有同學說能否從心理學出發討論,這非常好啊,如果你能夠從心理學的領域切入,並且找到適合的論點,那麼當然會大大增強你們的論述! 

就如那位教授所說的,分析事實的能力是法律人最重要的才能,但不要忘記,你有一個前置作業要做,那就是先要把法律弄清楚,所以大家要記得喔,先把教科書中有關的部分讀清楚,我們下星期會為各位仔細講解! 

讓書本來找你

最近常聽到大家問一個問題,不知道要怎麼尋找課外讀物,我回顧自己大學的生活,也許可以提供給大家一個回答,有時候對於看甚麼書,怎麼思考這件事,多多探聽消息固然是對的,只是每個人切入問題的點本來就不一樣,有時候問了一堆人,得到的答案也都不盡滿意,所以我個建議大家不妨靜下心來,不要對自己預設任何立場,隨意的到書店,圖書館,或是網路,到處走馬看花,有時候一些有趣的人物,書籍就會隨之出現,透過自己的雙手找到的資源都會特別可貴,也會讓你有一股力量不斷找更多東西,這也是為甚麼我喜歡跟大一同學分享鐘塔的故事,趁著自己沒有任何包袱的大一,好好閱讀幾本好書,那怕一開始都看不懂,像我自己在閱讀法律經典著作,通常都是讀過了一遍,可是卻甚麼也不知道,但是相關問題就會在你腦中發酵,誰知道呢,也許幾年後就成了一罈美酒!

教學中的視域融合

目前討論課進行了數次,對於大家學習狀況也越來越了解,我們這小組的討論狀況非常不錯,每位同學都有自己獨特的風格,將來我們會帶進更多精采的議題,跟大家共同期勉。而學長自己也有些想法,這是我第四次帶討論課,對於自己的教學風格也轉變過許多次,這當中有形式上的轉變,例如採用了投影片的上課模式,以及議題的討論等,更重要的是我在教學時的心態。
一開始的教學其實叫做灌輸知識,我希望把自己學到的東西完整地交給學弟妹,所以上課時主要都是把我的想法跟大家說。只是這樣子的效果卻真的有限,有些人很無法習慣,到後來也讓我有點失落。後來我發現,教學並不是把我學到的東西灌輸給學生,而是我要和同學站在同一個平台上,互相討論,我發現不是在你們前面去拉你們,而是我要學會站在你們大家的後頭,然後一步一步去推你們。這幾年來我越是學會不強迫同學,大家的學習反而更好,所以我也就漸漸地從講台上走了下來,好像有人跟我說,這個就叫做蘇格拉底的教學法......我雖然壓根不知道那種教學法,但是卻找到跟大家一起進步的方式,這也是我不斷鞭策自己要達到的目標。

 

紅心皇后的審判

討論課馬上邁向了第二堂,這堂課的進行非常重要,因為是在刑法這座奇幻森林裡踏出第一步,這第一步也決定了我們往後的走向,每年我的嘗試都不同,而得到的成果也都不同.
今年,我做了一個嘗試,先不去探討刑事責任的基本原則,改從刑法對於’人’的圖像出發,國王的信差這個被審判的角色,他為了一個自己還沒有犯的過錯而受罰,這樣子讓我們很不安,不安的原因有很多,我們可以從無罪推定,罪刑法定,正當法律程序等等的角度觀察,可是回歸源頭,其實真正重要的還是,被告在審判者眼中的地位.皇后是這場荒謬鬧劇的審判者,我們不妨成為愛莉絲,仔細思考一下,皇后眼中的人到底是什麼樣子,相反的,刑法眼中的人又是什麼樣子呢?
我們的討論也非常精采,讓我深深感受到,這個討論小組未來發展的可能性,也因此學長也預備了更多精采的思考問題,讓大家動動腦思考.我常說,所謂的教學和研究,其實動機是一樣的,都是一個人因為思考了某些問題,而他的內心受到感動,這份感動讓他無法安寧,一定要把這些話說出來或是寫下來,才能讓他的心平靜下來.這也是我多年來站在講台上的原因.而學長也很希望你們把自己的感動傳達給我聽,我已經在討論區中看見你們的學習歷程,很多人的體驗也讓我振奮,互相勉勵吧!

 

   高中時因為自己數學還不錯,以為法律也像數學一樣,只要按著邏輯一步步推導,就可得到所謂的「正解」。不過,這個類比在進到法律系就讀之後,當然證實出兩者是有很大的差別的:法律並不是死記,而是必須了解法律背後的價值,且不同的價值也會互相抗衡;而大一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找到屬於自己的角度-或者是「切入點」-來分析法律,進而漸漸地建立出自己的價值觀,未來在分析各種法律問題-尤其是刑法法律問題時,所讀到各個學派得出不同的解答,其實都代表著不同價值觀互相角力,就像找尋出口時,面前有很多道門任君挑選,而最後到底要開哪一扇門其實就是憑藉著自己建立起來的價值觀來決定。

l   念法科的技巧:以刑法為例

   念刑法或是任何法科都應該要注意架構和層次感,而這種技巧的培養可以透過較形式上的方法來建立。以學長為例:讀刑法時,鉛筆盒中至少要準備七種顏色的螢光筆,而每一種螢光筆皆代表不同含意:紅色表示主題、橘色代表爭點、藍色代表要件、黃色代表理由、棕色表示結論、粉紅色代表例子或是下位類型、而最重要的綠色則代表來自學者或實務見解等權威。運用這種方式來畫重點,一方面可以慢慢地建立起層次感,另一方面又可快速找到自己想要的內容。此外,學習任何法科時,架構感的建立也是十分重要的,建議在念書之前先將整本課本快速的翻過一次,以便了解教科書內容的結構為何,才不會發生雖然背了一堆東西,卻不知道自己所念的究竟應被安放在體系中何處的問題。 l   第二外文的學習&出國遊學的建議   不要太早為自己設限,應該把握嘗試各種體驗的機會,如果恰巧可以出國的話,無論時間長短都應試看看,雖然有時候只是出國學習語言,但是在另一種環境薰陶下,一定也會有另一番體悟,進而培養出自己的價值觀。不過對於一心想考國考的人,出國留學也許就不是他們的選項。外語方面,除非是對於英文已經熟練到不行,不然還是建議學習第二外文,尤其如果以後想走研究刑法這條路的話,時時參閱德日文獻的機會是少不了的,因此這兩種語言的學習都十分重要。 l   大一的任務排序?   在課業及社團活動之中,並沒有一定的比例分配,而是盡全力做好每一件事情,因為無論是哪種選項都是充實自我的學習過程;有些法律概念也都可以在其他領域找到相似之處,進而也許因此迸出新的想法,或是培養自己的能力。重點在於要對自己有信心、勇於多方嘗試。不要看清自己,大學生有能力做很多事! l   結語   法律可以和很多領域結合,若一時發覺自己對法律不是很有興趣時也不要輕言放棄,可以嘗試在念書的過程中找到自己有興趣的部分。只要下定決心做好一件事情,那就一定可以做到。興趣是累積出來的,價值觀也是,因此在閱讀教科書之虞,也應該多涉獵各種課外讀物,建立自己的價值體系。此外,因為學習其實是很多元、多面向的,故應擺脫高中時比較被動的角色,進入大學後要轉變成更積極的人,這也是心態上最需要調整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