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法律

續-HI,法律

       轉眼間,在大學裡已經有一個學期的時間,心情不是用“複雜”兩個字,可以形容的了的,不瞞大家說,在指考時政大其實不是我的第一志願,對於法律這個系所,其實也是一知半解,當時的我,對於未來是惶恐的。

       但隨著時間過去,對法律從零,到現在的初步認識,我對法律的興趣可以說是與我的認知與時俱進,原來法律,不是等於法條的背誦,讀法律,也不是枯燥無味的讓人昏昏欲睡。反覆的思辨,廣泛的討論,我發現法律已經漸漸融入的生活裡的一部份,成為我思考的方式,我對於生活中發生的事,不再是從偏激的單一方面切入,尤其是在這學期的重頭戲-毒蠻牛案辯論後,而且我們這組又檢方辯方都打過,看事情要從多角度去思考,是我新的生活態度。如此密切團隊的合作,也是我大學以前從來沒有體驗過的,每個人都絞盡腦汁的投入同一件事,對於最後的結果,我們都十分感動。

         一學期結束了,我不敢說我的收穫是滿滿的,至少足以讓我對於法律的觀點逆轉。對於大學,還是有種種的失望,人際的疏離是我最不能適應的,也是常常讓我感到失望無力的主因,我一直在想,或許這出社會前的體驗吧!在幾次和幾位好友的促膝長談中,我發現不只我一個人有如此的看法,大家也得到如此的結論,未來的人際模式,可能只會更朝如此的模式前進,以前的班級那樣緊密的認同感不可能再出現,不過,真正的摯友,我相信還是會伴你一輩子的。 

on 16 January 2011, 11:48 PM

上帝的部落-司馬庫斯

      乘著小巴,感覺山路越走越彎,坡度越走越陡,原本因為暈車而精神恍惚的我也忍不住往窗外忘去,右是山壁,左是山崖,看起來十分驚險,隨著視線往遠方掃去,山頭迭緜,鮮艷的綠連成一片,陽光從天灑下,就像又一幀又一幀月曆上的風景圖,打開窗,呼吸著冷冽卻帶著清新的空氣,遠本的暈眩趕也跟著褪去。

        殊不知過了多久,車子在顛簸的石子地上嘎然而止,下了車,放眼望去,盡是一幢幢木造的房屋,顯得十分別緻,好不可愛,接著我們一行人前往探索神祕谷,一睹瀑布的風采,瀑布傾泄而下,雖然有點距離,但是依舊壯觀。 等我們回到部落,已經是傍晚了,用完晚餐後,部落人們往教會簇擁,這裡是部落裡的信仰所在,原住民們的歌聲,嘹亮高亢,愉悅了氣氛充溢在教堂中,使得這個看似是外來文化的宗教,徹底融入了原住民們的生活,會中,部落的首長跟我們講述著部落的歷史,當初從南投,祖先們帶領著一群人,徒步走到這裡,辛勤的開墾,斫榛莽,焚茅茷,逐漸建立起屬於自己的天地,與自然共生且共存著,電力與自來水對他們而言,是近十年才有的新產物,首長又說到,部落中其實是採集體經濟的制度,各部門所賺的錢歸公庫所有,每個月底每個人再分得一樣的薪水,部落裡的各式資源也是共享的,這樣的制度,在我們一般人眼中看來,像是社會制度一樣的不人道,再仔細想想,這似乎和歷史上曾出現過「理想國」的理論不謀而合,人人平等,財產等值,就不會有不必要的慾望。  

        隔天帶領我們前往神木區的事一位泰雅青年, 身穿樸素的傳統服飾,全身散發著濃濃的泰雅氣息。沿途泰雅青年教了我們幾句簡單的泰雅語,幽默風趣的談吐,充分展現了原住民單純又樸實的特質,穿過一片片濃密的竹林,彷彿身處十面埋伏的拍攝場景,一座座的木製小橋顯得十分愜意,站在橋上往下看,清澈的河水連成一條白,看似不動,其實是湍急著流著,才產生視覺上的錯覺。越過一個山頭,終於到了目的地,高聳入天的神木們映入眼簾,令人肅然起敬,除了贊歎造物主的神奇外,還有原住民們對這塊土地的尊敬,對他們而言,最好的保存方法就是不保存,這裡的不保存指的不是破壞,而是不刻意的去保護,不做任何圍籬或是任何可能動到原本樣子的設施。

        聽著聽著,我對著個部落,有了更深層的認識,「上帝的部落」這個稱號,真的所言不假,上帝真的對於這塊土地十分眷顧,非但保留了他最原始的風貌,還保留了這個部落人們對於天地純真樸實的態度,這對於生活在冰冷冷水泥森林的我們,是相當大的視覺與心裡的衝擊,在我眼中,他們才是真正的「天之驕子」。 

on 16 January 2011, 11:47 PM

冬日札記

        最近的天氣真的越來越有冬天的感覺了,氣溫驟降的頻率與幅度也越來越大(感覺比司馬庫斯還冷==)一不小心真的很容易感冒。

        近兩個禮拜的刑法時間,幾乎都被毒蠻牛辯論比賽給佔據了,我們這組在兩個禮拜沒日沒夜的準備下,大家犧牲假日、中午休息……等等,順利的贏了第一場比賽,但是我們在第二場卻失利了,我想這跟我們之前太偏重準備辯方的論點有關係,導致我們抽到檢方後,有點不知所措,在兩天內準備的和之前相比,也明顯不足,不過輸贏不是重點,大家在團隊合作中培養的默契,碰到的困難與解決方案,體驗法庭上緊張的氣氛,這些種種的“經驗“才是最重要的吧! 最近課程方面,從客觀構成要件,逐漸進入主觀構成要件,在預習的時候不難發現,其實該章節的部份已經和我們的辯論比賽結合,使我們在預習時十分得心應手,寫預習題目的時候也比較容易進入狀況,不過我還是考的不夠理想,我認為主因在於我的各個學說還沒搞得很清楚,通說和各少數說的差異瞭解的也不夠透徹,或許還待需星期四的TA課和大家討論案例事實的應用,才能夠真正通曉。

       話說昨天翻翻行事曆,可怕的期末考其實也離我們不遠了,之前的刑法課程範圍也漸漸要開始著手復習,尤其期中考大多數的科目都要考試,所以到時候時間一定會更難安排,儘早把事情做好,這樣到期末才不會手忙腳亂,到最後還是兩頭空。

在這裡先祝大家聖誕快樂!!!MERRY CHRISTMAS!!! 

on 22 December 2010, 1:18 AM

期中考“月”

這幾週的生活,不知不覺的就被滿滿的期中考行程給佔滿了,刑法擔任開幕的頭銜,首次讓我體驗大學考試的真諦,重點不再是死板板的選項,對於觀念的運用與體悟反而成了重點,我認為這樣這樣的考試方式才是完整的,藉由申論才可能真正運用知識在日常生活,我想這也才是大學學習的最終的目的吧!

廢話不多說,隨著期中考的結束,課程也正式切入刑法的重點單元,也就是進入階層討論的前哨站-行為,我覺得滿神奇的,在研讀這邊的時候,感覺自己像是個濾心,濾掉非刑法的“雜質”,隨著預習到階層體系,讓我有跨進一大步的感覺,不過預習時很明顯感到較為抽象,且對於文字的不確定性也大為提高,這使得預習時間需大為增加,尤其是階層體系的地方,可以用台語的『霧煞煞』來形容,當然在做考題的時候自然就潰不成軍啦!心裡還小錯愕了一下。

最近還有一項重頭戲,就是我們大家俗稱的“輝輝盃”辯論比賽,我們這組也緊鑼密鼓的展開了討論,我不是第一次參加類似活動,但是我曾經體驗的是「傑賽普」式的辯論,面對的是法官們的提問,而不是對方辯友的,所以找到雙方爭點的動作就顯的十分重要,同時也要考慮對方有可能針對我們的點問什麼問題,不過在聽了一場辯論後和老師講評後,我覺得還是回到建立自己的論點比較重要,一直針對對方的語病或枝微末節問下去反而是沒意義的,我也觀察到,大家真的十分緊張,好幾次都沒有回答到真正的問題,不過這也是可理解的,畢竟多數人都是第一次,而且就算不是第一次,面對全新的議題,不同的隊員與對手,感覺還是會緊張,這也給我們這組一個提醒,穩健有條理慢慢的講,才能把自己的論點完整清晰的呈現,不論輸贏,這都是一項重要的訓練。

on 06 December 2010, 5:38 PM

第七八週的刑法歷程

  時間真的過的好快,大學生涯中第一次期中考即將來臨,心中可以說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不過我想在有準備的情況下,應該也不至於太差(這只是想而已XD) 關於最近學習刑法的情形,我想就先從預習開始說起吧!我認為我碰到最大的問題在於刑總第三章關於行為犯與結果犯的區別,其中一項的重要因素就是“故意”和“過失”之間的關係,他們之間的關係又牽扯到是否“加重”(其中的故意和過失的定義又細分好多種)各種數學的排列組合都是不同的罪責,還好TA時有問了助教群,才讓我稍稍比較瞭解,不過還是期待明天可以更進一部釐清。 另外在課程方面,倒是我對法律變更那裡比較沒有問題,最近則是被公務員的定義搞得暈頭轉向,在準備MOODLE時參考了數十篇最高法院判決,看得我眼睛都快脫窗了,不過最後倒也理出了些頭緒,現在的公務員較以前來說,範圍釋較為限縮了,且有點「任務型」的感覺,我認為這有好也有壞,好處在書中有提到在此就不贅述,壞處呢?萬一政府拿納稅人的錢從事成立商業行號(可能是為了增加國家收入.....等)如果該職務非法定,但是其仍從事不法行為的話,難道真無法用“公務員”的適用?不過我想就和之前討論的“兇器”一樣,一定還是有條款可以充分評價其行為。 最後在復習方面,初步看來是沒有什麼大問題,不過有時仍覺得書上的文字有些不足之處(或是他只寫了出處之類的)所以我又買了林山田老師的書來參考用,我發現兩本書其實互有消長,各有不同的見解與看法,可以互補使用,使復習更加完整。
on 09 November 2010, 1:16 AM

第五六週的刑法歷程

最近兩週的刑法課,感覺步調開始變快了,深度的漸漸變深,開始超出了國高中上過的法律知識,出現了許多陌生且抽象的名詞,使得不論是預習或是復習都變得更難,面對如此的挑戰,我發現我異常的興奮,因為學習從此更加有趣,新的知識引起新的想法,每次思考的過程就像一趟新的旅程,就像老師說的:『思考的初期會有更加迷惑的感覺,但是思考的感覺會讓人上癮的。』 關於上兩堂課所提到關於法條競合的觀念,我跟大家一樣也充滿疑惑,在此相提出我的看法,我記得我之前在看過某一判決書,過失致死與過失傷人兩罪皆有列出,但刑罰經衡量後從一處之,我認為這才是“罪”正確的吧!因為該罪犯並非無犯過失傷人的罪名,只是單純就過失致死罪較重而僅列其一,我想這有混淆視聽之虞。競合還有提到了關於禁止雙重評價的概念,我則認同老師及學長的意見,如果評價有助於其評價的充足(非過度)我認為這是有必要的,再來我認為疑惑的是關於兇器的方面,在我還不知道有其他條文可以讓“以硫酸傷人”的罪刑未必比“拿兇器”來的輕之前,我認為這是有疑問的,硫酸的殺傷力與威脅性並不亞於所謂的兇器(螺絲起子等)但為何法條要拘泥於兇器應有的“形體”但是在我瞭解該法條(第57條)後,我開始認為在關於兇器方面尚未有進一步修改前,這樣亦可達到公平正義。 在幾堂TA課上下來,我發現小班制的討論方式教學,學習效果真的超棒的,透過和同學及TA們的思辨,一來一往之間,都是一次次的收穫,不但可以把上課聽不太懂的地方拿出來和大家討論,還可以融合大家的問題進而發現自己又有什麼新的疑問與解答,我發現我越來越愛刑法(這不是諂媚XD)也越來越愛上TA課了,希望這種熱誠可以一直保持下去。 對了,最後忘了說,再做了兩次測驗卷後,第二次總算有比上次進步(有細讀果然有差)我發現這個測驗制度還真的很好,可以檢視自己哪裡還未讀熟(或是肯定自己)不過希望以後有更加詳盡的解答。
on 04 November 2010, 7:22 PM

第三四週的刑法歷程

哇~轉眼間開學已經一個月了,收穫不敢說是滿載而歸,但份量絕對是上乘,一次次和老師和同學的腦力激盪出的燦爛花火,都讓我充分體驗大學開放的學風。 關於刑法課方面,暨上一週主要學習法益和方面的知識,這兩週則加入應罰性與需罰性,以及我們的大角色『罪刑法定』,一層層將之前學過的包裹起來,前後呼 應,讓我漸漸進入法律的學習模式,這未嘗不是另一種『疊巒』本週的刑法課亦十分有趣,除了課堂討論關於現代自由法治國外,老師透過情境假設的方式,讓我們 從內心發想,如果你是在當場的主事者,你會怎麼做?這是我以前從沒體驗過的上法,第一次被問到我也略顯羞澀,表現的有些差強人意,希望再經歷多次腦筋急轉 彎後,下次被問到時,腦筋的思辨和想法能快速明確且獨特,不過回到上次老師的問題上,如果我在島上,如果可以的話,其實我最想做的是遠走高飛,因為那樣的 社會是恐怖且無秩序的,再多的資源也是徒然。法,我認為基本上是多數人共同願意遵守的,修改與廢除亦同,那為什麼現在看來不盡然如此(僅有人民選出的立法 者透過繁複程序才可執行)因為那是在法律還在雛形時所採用的做法,講簡單點『人多嘴雜』是主因,當各方意見多時,分歧度也就增加,如果還是採用直接民主的 話,那可能永遠也沒辦法執行,那人會問,是不是只有法學背景的人才能當立法者,我認為也不盡然,基本的法學知識,我想這是人人必備的,一個真正能深入瞭解 民意,再積極努力去推動它,這才是立法者最重要的態度吧! 一個月的大學生活,我覺得我在時間分配上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我常常在法科和會計的調配有點失衡,又加上外務很多,系足包種茶節以及宿營等等,不過在宿營 結束後,是重新調整腳步的好時機,把舊的時間表拿出來修改,填滿各個可能浪費的時間細縫,我想這是我現在應該做的。
on 04 November 2010, 7:22 PM

第一二週的“馬哈拉”

Hi,大家好,我是法一甲的許伯丞 不瞞大家說,法律這一塊一直不是我的第一志願,也是家裡反對我讀的科系,不過隨著年紀的增長,我漸漸發現到我對正義一直以來的渴望,就此開始建築起我登上法律殿堂的階梯,好啦!廢話不多說,趕快開始“馬哈啦” 刑法,我的感覺,是需要極強的邏輯思辨,以及一顆不偏不倚的心,才能真正到達他真正精髓的一門法,不同於民法可以以習慣法代之,要將人定罪於刑法,必須“罪行法定”也就是說,他的行為要符合犯罪構成的要件,就這項條件,就考驗著法律人刑法的功力,以前國高中時學的刑法,只簡單介紹幾個相關的名詞, 例如上述提到的罪刑法定、應報及預防理論、法益......等等, 但卻只介紹其定義,鮮少以舉實際案例的方式闡釋,這造成我們只知道有這些名詞,卻不知如何運用,透過這兩週的老師指定閱讀文獻,以及老師教授和課堂討論,使我對那群已經拋諸腦後的名詞有了再度的認識。 由於第一週屬於開學準備週,各個老師都沒什麼進度,但第二週可就不同了,在第二週的課堂中,詳細的介紹刑罰的種類(詳細內容課堂已說明,不再贅述)其中課堂的高潮,就是關於文獻第一篇的討論,在文獻當中,通姦罪,之所以最後被德國所廢除,就是因為其當初所要保護的法益”婚姻的維持“已無法成立,得以廢除該罪,文中提到:『一個刑法的立法,如果無助於其目的的實現,不能保護所要保護利益(在此應該就是說其所保護的法益)那麼這個法律本身的存在就是一個違法。』就如此的簡單,我認為沒有像同學說得如此複雜,那通姦罪所要保護的是什麼?所要懲罰的又是什麼?為什麼台灣的通姦罪依然存在?是一方破碎的心,還是另一方早已遠走高飛的心。感情的轉移,又有誰能夠界定是誰對誰錯?我認為這才是值得探討的地方,這裡又扯到關於正當性的問題,利用通姦罪當作一方利益追求的工具,這明顯為不正當,基本上,我認為通姦罪不應廢除,但是擺錯地方了,應該在民法的親屬篇結合,多加闡述通姦所需付的責任,當然”罪“這個字,也自然的從中摘除了。 下週,希冀能透過另一個的案例,進一步瞭解可罰性(又是一個以前聽過,但一知半解的名詞了)的實際應用。關於刑罰的種類,上週僅是介紹,也希望未來可以聽到更多實際的判例,和各種刑罰之間的組合,而刑罰輕重又如何取捨,我想這對法律人來說,也是相當重要的一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