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末

還在想著,我在政大的第一天遇見了誰。

 

現在卻已是期末考後的假期,已經是寒假了。

 

我的法律之路,像是一齣戲,起起落落,精彩又華麗。

 

一開始我似乎就踏了個空,跌了一跤。我還是以為那些作業並不是相當重要,事前預習也不是很必要,但最後才發現,那實在是太重要了,但真的是太晚了,到最後的最後才發覺。

 

但刑法之路就跟時間一樣,逝者如斯,我們再怎麼後悔故事也不可能再重來,但這些差距卻就像溪流中的石頭,被時間的河流沖刷越來越大洞,我們同班同學間的差距也是越差越大,期中考的差距感覺到自己真的是太不用功了,雖說感覺自己有花時間讀,但真的讀進去了嗎?能用的順嗎?

 

也許學問就是堆疊積木一般的累積上去,這是很基礎的譬喻了,但卻相當真實,用在學習刑法上亦是如此,如果沒把前面總則學好,後面一切都是空談罷了。

 

未來的路漫長,我打算利用寒假加強自己,至少把自己的觀念再加強一遍,才不會大家討論時我都鴨子聽雷,是該努力的時候了。大家下學期見吧!

new year

接近期末考的這禮拜,不曉得怎麼的,心情跟著氣溫一樣的降了下來。

當然不是心情不好,或許面臨壓境而來的考試,確實讓人倍感壓力,還有許多未完成的事,但似乎不是這些原因。

系隊也停練了,期末考前的大家都是備戰姿態,一樣匆忙,假日圖書館感覺就像是法律系的同學會,大家一起約去讀書,那種感覺其實相當溫馨。對於接下來的考試,誰都不敢大意,大家都知道,這大學第一學期的最後一次考試,沒有跌倒的藉口。

想起這禮拜的TA,討論了什麼,回憶起當初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原來我們變了那麼多,從最開始、最基本的開始,我們從READER入門,從通姦罪的除罪化,血親性交的問題,到後來最近的客觀與主觀歸責,以及現在的阻卻違法,感覺一路走來應該漫長的法律路,其實也像煙火一樣的絢爛,眨眼已過萬重山的輕快,剛認識的陌生似乎早已是往事浮雲,不見蹤影了。

這兩個禮拜真的是假期充實的時間,從上禮拜的聖誕氣氛街上現在的跨年,2010到2011感覺就如同轉瞬間的短暫,不敢置信在不久前,第一次來到政大,遠遠望見綜院大樓時的感嘆,既是個讓人興奮的起點,也是個讓人畏懼的濫觴。

而現在,學期即將到了終點,堆積的學習經驗,或許不敢自誇如何豐碩,但我們走來相當珍惜,即使一路風風雨雨,每每讓人疲憊不堪,但我們總是熬了過來,也因此我們還在這。

一路上要感謝很多人,他們給了我一扇門,讓自己有機會,有那幸運能夠走出去,離開自己的高塔,謝謝法律系的大家,現在見到大家即使是簡單的問候,甚至只是個招手,對我來說都像冬天的太陽一樣無限溫暖。

也許當初跟老師談過的,我真的不太敢放開自己,但現在我漸漸懂了,其實不要太害怕,做自己其實最沒負擔,也最真最簡單。

也謝謝另一群特別的好友,這從宿營之後就開始的緣分,到現在還是讓我覺得驚訝與幸運,讀書與玩樂幾乎都少不了你們,真是有夠溫馨的。讓我有個支點能夠平衡我的壓力,那真是人生最開心的事了。

當初說的改變,有些似乎達成了,有些還沒有,但我會慢去進步的,新的一年讓自己更有動力,期待看更燦爛的太陽,與不一樣的自己。

MERRY CHRISTMAS

在聖誕節將至的這周,有些感慨。

上課現在改成跟當初討論毒蠻牛的小組一樣照位子坐,一起討論下來的默契與感情真的相當棒,所以很多討論也很快就有了結論。判斷主觀不法構成要件感覺很特別,知與欲的一致才能構成,這下子感覺自己像個能窺視人心的偵探一樣,從題目給的條件中找線索,在一步步地找到關鍵的字句,接著果斷的下了結論推定,配合之前的客觀構成要件才能達到主客觀都具刑法上的定義而涵攝刑法條文。

而事前的預習真的很有功用,老師講的案例會有印象,想法能夠馬上聯想,關於書中的解釋為何,而老師的解釋又有甚麼不一樣,或者是同樣的概念卻有更清晰的解說,能馬上對照而改進。

星期四的聖誕節前TA課,充滿食物與歡樂的氣氛,但學長還是真的不忘上課啦!提到了關於READER裡「客觀歸責概念的射程範圍」這篇文章,要我們去閱讀了解一些實務上的見解(雖然可能真的看不太懂),當一個學生事前的指定閱讀是相當重要的,所以當然要找空閒時間閱讀。

在台北的第一個聖誕節,現在已經過了,那氣氛讓人難忘,和好友出去同遊的時光更是讓人再三回味,不過接下來的期末考可不容小看,要做最好的準備應付。

期末將近

  這禮拜越來越接近期末,有些事,開始不太一樣了。

 

  一來是天氣,這禮拜的天氣真的都偏寒冷,除了19號星期日那高溫不說,大部分時間我幾乎都包得緊緊的,實在不習慣這種低溫。不是說台中沒這種低溫,但是比較不常見,而更不同的一點是:雨。濕冷的台北對照起冷而不濕的台中,這天氣真的比較惡劣,衣服不乾,雨又加重了寒意。

 

  但好在的是,這禮拜身體好很多了,我上課也更有精神了,身體雖然還是有後續的虛弱反應,但至少能夠勉強支撐意志,實在很開心,畢竟感冒讓我落後太多了,也讓我不懂的空洞不斷的擴大,即使止停實在來的是時候。

 

  課前預習我覺得我比較做不到,反到是後來一直複習,感謝這冷天氣,讓我一點都不想出去外面晃(當然上課例外,一定要到),所以只好待在圖書館補進度,但一下發覺落後太多要再補回來實在讓人不知所措,不知如何下手,索性就從新刑法總則開始吧。

 

  期末要到了,很多科目都開始收尾了,期末報告幾乎是不可避免的,那一次來一堆實在讓我們措手不及,也無力招架,為此我們必須提早動工。這次幾乎都被分配到整理資料,做PPT的工作,對於我來說是個挑戰吧!這方面的軟體應用其實我是不太行的,但也只能盡量提早動工,至少這樣還有時間能修改。

 

  很驚訝自己的第一個學期是走到尾聲了,感覺開學只是不久前的事情一樣的鮮明,與刑法第一次見面、見識到很多刑事上的法律都只像是昨天才發生的事情,我們真的成長了,從以前跟一般人沒什麼兩樣,對法律懵懂不解,到現在講話旁邊的人以為我們瘋了(其實根本聽不太懂的火星文),這條路漫漫長長,不論風風雨雨,我們走過了很具意義的「第一學期」。

又是感冒 好糟的一週

  其實我真的沒想到,原本應該好了的感冒,竟然變成這種局面。

 

  明明星期日和星期一都OK的,偏偏星期二早上的一陣冷氣團,卻像考古隊一樣,把他從歷史中重新發掘出來。

 

  天氣冷、穿不夠、身體差,天時、地利、人和,我還能說什麼?

 

  前面寫的有點像在搞笑,我們還是講正題吧。

 

  因果關係與客觀歸責,這方面其實我還真的有點模糊,其實從讀了法律系以後,很多東西我就深深體會到,法律這方面的精細程度真的讓人驚訝,不會只是我們外表看到的那麼單純。當然我說的不會指的是像傷害罪與殺人罪這樣的差別。而是當我們的行為造成了結果,若多種案例(方式?過程?)都造成同一個惡果,那我們的處罰該如何?殺人當然是故意,但傷害致死是過失,但其實結果不都是造成被害人的死亡嗎?這算是這類問題中最淺的一種課題了吧。

 

  基於如此,課輔學長說,構成要件,違法性,罪責的過程就像篩漏,要把刑法精緻化,怎麼特別說是刑法呢?當然還是因為刑法對人侵害的嚴重性。所以保障人的權利,要把過程變得複雜而能夠經過嚴格檢視。

 

  來說說辯論賽吧,雖然我們的比賽結果出爐了,不過我接著還是去聽很多場比賽,但礙於中午常常有TA所以不能聽完全場,不過總是能得到些心得,大家準備的都相當充分,一來一往間的攻防戰真的是相當精采,像岫璁與立謹的攻防真的又快又緊張(他們是剛好排到正二與反三嗎?)還有子千嚇死人不償命的感人結辯。連德雷莎修女都拿出來用了,讓我想到,這才是辯論吧?

行為理論 辯論賽的一週

  上個禮拜阿,大概是因為感冒,所以有點神遊了一下,不過隔壁的同學有點醒我,所以大家還是很有同學愛的。

  繼續講到的犯罪類型其實不要再多加贅述了,畢竟我在打上來老師也不希望再看到。

  講到這次上課前要做的功課「行為理論」的預習,其實頁數不多,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再次體會到了,刑法,或者該說是整個法律體系,他對於行為的認定,行為我從前理所當然的認為所謂行為,即是動作跟隨著意圖或無意識也算是行為。這點大概是從字典也找的到的解釋,甚至問小朋友也懂。但,法律卻硬要把它拆開,分成了兩個部分,一是行為的出現,再來是判斷他的犯意與有無過失,我一開始也是弄的丈二金剛,無法理解為何能把一個單純的動作硬分成兩部分。而所謂刑法上的品質,如同一把丈量違規的尺,細細檢視著行為的整個來由,然後最後才做出裁決,而並非一個簡單的程序而已,刑法終究是最終手段,若不能以最高標準來檢視之,恐怕會造成無辜入獄、甚至是含冤而死的悲劇。

  這想到民法交付物品的行為,交付是一個過程,另一個看不到的是所有權的轉移,我們覺得東西轉交所有權應該也跟著轉交,但事實不然,他是分成兩個階段但幾乎同時進行的。這就是法律難懂也細微的地方吧,之所以如此吹毛求疵,也是為了避免有人鑽法律漏洞吧。

  緊接著是辯論賽的進行,我們是12/6的比賽,也就是第一組的比賽,而我們組中的所有人都沒有辯論賽的經驗,這讓我們相當緊張,我們看判決書、想像對方答辯的內容可能會有哪些爭點,雖然勝負或許真的不是那麼重要,但我們盡量全力以赴,力求最佳表現,雖然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結果已經出爐,但我覺得機會實在難得,有機會旁聽的話我還會再去的。

期中考後

歷經上禮拜的期中考,這禮拜當然是發成績。

 

期中考前有多努力,我想分數會很誠實的告訴你。

 

那我該說,自己真的不夠資格。

 

這不是我最初的目標,我希望能更好,但分數卻還是如此殘酷。當然,對於分數的表現,我並無怨言,光看選擇題其實就知道了,自己的概念依舊是模糊的,我似乎還是過著高中那種對於題目只要一知半解,然後就草率應考的態度,這我還是沒能改進,這是我的缺點之一。

 

對於筆記的整理與複習,我也在這環節犯了大錯,筆記雜亂無章,複習的時候不會重新整理,還是這樣輕輕掃過,這樣根本不可能有更多的體會,也不能理解其中的內容,當然也就變的答題相當困難,這是錯誤之二。

 

答題上的技巧,我也沒有把握清楚,把一切都亂亂的放再一起了,不只是讓老師批改不方便,其實也代表自己的觀念不夠清晰,不能很有條理的列出,這是錯誤之三。

  對於這次的成績,給自己一次更大的警惕,別以為自己付出很多時間就夠了,重點應該是效率,我的讀書方法絕對是需要再改進的,未來還有期末考、期中考等著我們,現在改變或許不算太晚。 還有謝謝我的小天使,人好又正又有氣質,雖然你覺得自己做的不夠多,但其實對我來說很簡單的東西就能充滿無限的感動了,希望我不是個那麼令你不能理解的人,真是謝謝你了。  =)

過去的想法 期中考法律系塞爆圖書館

給自己一個期許,迎接到來的期中考。

 

氣氛就像漸漸來到冬天一樣讓人感到一股嚴肅。

 

進入法律這條路,也已經有一陣子了,說沒學到什麼是不可能的,但也沒到那麼種能跟外人說嘴的地步。我們都還是法律路上的幼幼班,或者勉強比一般人好一些,那算大班好了,依舊只有「無知」可以形容吧。

 

待在圖書館的假日,是在跟時間賽跑,或許也是過去沒做多少努力的懲罰,不過這樣說很不正確,因為幾乎所有人都跑去圖書館了。能看見一張張桌子上放的,很多都是法律系的相關書籍,也許我根本不認識他,但那種一起奮鬥的感覺,總讓我們會有共同的默契相視而笑。

  讀到許迺曼教授演講的翻譯稿,裡面最讓我深刻的,不是對於法律的定位,而是對於一個很簡單的問題「律師常常被問到,為謀殺者辯護,如何能符合自己的良心?」這問題讓我恍然大悟,因為過去我曾經想過這件事,我以為律師為何能幫如此兇惡的犯人辯護,他難道沒有良心嗎?而今天我才了解,其實我學而不知運用,不知變通。我知道人在被定罪前都該以無罪的立場對待,但我又怎麼會有「替『犯人』辯護」,這樣的想法呢?他還沒被定罪前,就不是犯人,而只是個被告,那基於律師的角度,我們就有義務替他辯護,以為法官或檢方任意定罪,侵害他的人權。 許教授也引歌德的話:「只管進入豐富的人類生活,並且抓住它,因為這很有趣。」法律本來就應該是個人文科學,因為他的對象便是這個社會,所以更該要對社會有深入研究,才能有更完善的法律,才不會有那麼多的恐龍法官、法律鸚鵡。 (以下很隨性)額外要說的是,我的小天使,你真的太讚啦XDDD竟然連飲料都有!真是整個給他喔賣尬!!!雖然你說如果想知道你是誰就留言在MARAHA這樣,不過我想還是先別講比較神秘。而且我有「預定人選」喔!過一陣子應該會公布吧!到時候就可以知道我猜的到底對不對了!所以還是慢慢來吧,感謝你那麼貼心(我覺得自己做的超不盡責,你卻是100分的小天使阿!)所以我一定得說:你一定不會只是歐啪,還要是HIGH  PASS  XDD

感謝你囉!

期中考前-公務員 圖書館

老師上課所說的,關於事實變更與法律變更之最大差異在於,或者說是判斷標準,在於價值結構的變更,這我花了好多時間想了好久,依舊有點模糊。我想應該多問問同學的,他們能幫助我更多吧。

 

這禮拜有件很急迫的事情,那就是討論區的發文,我老是延到這時候再做,我承認這實在不是好習慣,讓自己備感壓力,又覺得一切相當匆忙。而且開放的討論區只剩下關於公務員的部分,還要自己去找資料,這確實難倒我了。我只好一點一點的重頭開始,找到法源法律網,輸入關鍵字詞,再來瀏覽各個判決書,不過我或許來的太慢,很多判決都已經被同學找走了,我只好採取回應的方式。

  在這之中,我覺得我自己對於公務員的定義,有著更深刻的認識,藉由觀看同學的回應與心得,我找到了個能判斷公務員身分的方法,也許不算絕對的準確,但我認為,對於公務員的認識,這知識的根已經確實深植在我腦海裡了,這是相當棒的一件事。

那來說說期中考吧,為了準備,我們一群同學相約到圖書館讀書,看著桌上一本又一本法科的書籍,可見大家對於期中考的重視,期望能辛苦付出,開心豐收。也祝法律系各位成績都能相當美麗。

滿滿收穫的一周

  本周其實有很多轉變的契機,如果不是光論刑法課上的收穫,或是說關於刑法課上的心得,那應該是可以講一大串吧。   法律推論重邏輯這是首要前提,不過有些名詞我從來沒聽過,但他的意思其實我們早就知道了,所以我覺得法律既然是「人文科學」,那應該就會跟隨著眾人常態的邏輯隨脈絡前進,雖然,偶有像「兇器」這種讓人傻眼的定義存在,但不代表訂立法規的先人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人,我覺得反倒是有點無奈,避免大家一在打一些關鍵點上做擴張解釋,這在刑法上當然是對被告不利的。   上段扯到之前的東西了,當老師要教「解釋方法」,我心中突然為之一亮阿!因為民法總則之前課輔學姐上過,所以感覺起來就是信心滿滿,有種我很認真我有預習的感覺,我想這大概就是老師說的「課前有預習,收穫會很豐富。」的理由吧!在聽過老師再次的解釋,對於這些解釋方法又有更深刻的見解,甚至,在周四刑法TA上,學長又再講一次,我突然發現自己筆記竟然抄錯!真是有夠驚險的。這樣說不代表我就是讀的熟透透的達人了,只能說我收獲肯定比沒預習的自己還要有成果!   扯一下題外話好了,畢竟這也算是學習歷程對吧!首先是星期二的制服趴,在大家的齊心合作下,終於有個最最完美的演出,從一開始週一三四節的排演到台上的短短數分鐘,老梗的話不就是「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功。」嗎?不管如何囉,就算我們只拿到第二名也很開心啦!畢竟這是班上共同完成的,台上的演員是金馬獎影帝影后,台下的觀眾們是最有氣質的帥哥美女。能再度穿上懷念的制服的日子並不多,珍惜這一刻,也希望把這一刻藏起來,好好呵護,讓明年、後年甚至是更之後的自己懷念,想起當時的美好。   再來是星期三的導師山上LONG STAY,這堂課當初是仲璋和我上的,不過我都沒幫到我們班代什麼忙,放他一個人處理接洽、拍照、通知,我真是相當慚愧阿。不過,後來跟老師聊天,在6111聊,聊到……6點東方魚肚白,有種疲憊但充實的收穫,畢竟能跟導師聊天的機會不多,大學教授其實應該有很多事,要他們去忙的,老師能抽空來跟我們聊天真的機會難得,當然要好好把握!不過沒讓老師體會床的柔軟有點過意不去就是了。我從中學到了很多,包括最難學到的人生經歷,以及好玩的八卦,真的謝謝老師以及一起聊天的朋友們。   最後再來謝謝小天使吧,我自己給小主人的卡片都小小張的,你卻寫得那麼用心,真是讓人好感動喔,不過我還在猜你到底是誰,或許等那天公布的時候我才會知道,你給的提示實在太難想啦!不過真的很感謝你囉。

  要說本周最大的收穫,我真的認為是心境上的轉變(不是刑法課?!老師別打我!!)。改個想法,我覺得相當困難,但不嘗試,我們永遠只被反鎖在自己的象牙塔,不能體會世界的美好綺麗。我不會為誰而變,我只為自己而改變。

該細心一點

  建築的根基都需要相當牢固,才能支撐上面的建築。   而刑法的基地,在前面的條文裡,像是最重要的「罪刑法定」,以及他下列的四個派生原則。而今天的比方說「罪責原則」、「禁止雙重評價原則」、「最後手段原則」、「刑法適用範圍」,這也是相當重要的。   老師曾說,現在的我們也許差距不大,但等到期中後,差距就會漸漸浮現,這樣的感覺實在相當驚人,從我們討論的時候或許就能看出端倪,同樣的東西有人概念上就是比你清楚,組織事件的邏輯速度也比你迅速,這差距就這樣被拉大了。   雖然以前就知道了,但細心真的很重要,像是刑法第6條,他指的對象是「公務人員」,如果沒看到這個,有時候真的會鬼打牆。我上TA課就遇到這樣的問題,學長問了半天我就是忘了講這個最重要的條件,搞的最後實在好尷尬。所以我覺得「細心」真的是我目前所不足的地方,看似微小的地方,往往隱藏了最重要的鑰匙。反省起來,其實是我自己太過粗心,以為重點永遠只在那些法條所列舉的相關條文數字中,而迷失了自己的方向,找不到原本應該掌握的重點。這和學長提到的「FIRC」是一樣的,往後真的得再多多注意了。

 

  另外,來感謝一下小天使,雖然你前兩個禮拜都沒出現,讓我確實小小的疑惑了一下,還問別人有沒有人知道你是誰(這應該犯規),但我覺得你的卡片真的好棒,感覺好用心,相較我自己當初寫給自己小主人的,我實在慚愧到無地自容阿!謝謝你提醒了我我缺少的部分,我上大學本來的期許就是改變自己,所以我也會繼續朝這方面前進的,謝謝你。

刑法第五周

這週或許沒有上週緊湊,但我覺得一樣是精采亮麗。  刑法課的進行真的像一場思考的競技場,隨著老師的活動,我們對一切有有了新的體認,以往學習是一個人的思考證明,現在卻像在思考的嘉年華,百花齊放。以前如果是筆直的單行道,那現在肯定就是交錯的路口,更加精采、有趣。  這禮拜的目標設定就是學完罪刑法定的四個派生原則,包含上禮拜說過的「禁用習慣法」,這禮拜進行的是「禁止類推適用」、「不溯及既往」、「明確性」這三項。畢竟他們是刑法的主樑,光聽名字就可以知道,嗯……果然,夠抽象。就是讓人丈二金剛的鼎鼎大名,這才是法律的奧妙阿!  不過其實老師解釋之後我還是比之前更清楚了,加上TA課輔學長的舉例,我現在能更清楚分辨其中差別與意涵,這我想是長遠的進步吧。  今天讓人印象最深刻的,其實也算是最傻眼的,就是凶器的定義吧。我以為,只要能殺傷人都能算是凶器,但實務上的見解,卻跟我長年的認知完全不同,對於兇器如此嚴格的規定,是為了保護被告嗎?因為刑法中有攜帶兇器的加重處分,所以在定義上應該是要小心的。但有時候我又想到,假如我帶的物品比方說鹽酸這種具殺傷力的物品進入民宅偷竊,這樣也是很危險的,既然這條刑罰也是為了保護被害人,那是不是該更嚴謹呢?  喜歡老師在上課中分組的討論活動,因為不僅能動動筋骨(不是想睡覺的意思)也能多多跟同學交流意見,真的相當有趣。

刑法(一)-第3.4周

  緊接著的3、4周,感覺就像坐上雲霄飛車,那俯衝前的屏息,一下子就被地心引力拉下。我們似乎更深入一些深層的概念了,許多不知所以然的名詞一個接一個現身,真的有越來越接近法律世界的感覺。

 

  從MOODLE的討論區,每次都有熱烈的討論,總感覺這些人實在太厲害了,老是能抓出一堆法條,說出一套有邏輯的理論,感覺自己好像沒有那能力跟他們相比,於是我只能看過很多討論後又再重新整理,找到幾個我認為能好好發揮的點,再加以論述,但好笑的是,有時候寫到最後,竟然會出現與自己本意背道而馳的狀況,當下真是讓我傻眼,感覺好氣又好笑。那個周末整天就泡在電腦桌前奮戰,因為我上周的功課報告真的不少,所以生活作息變得相當詭異,但感覺其實相當充實。

   認真的說,我這兩個禮拜最大的收穫,大概就是養成看書的耐心與發表意見的勇氣吧。其實我都比較喜歡聽別人的想法,要自己分享意見其實不容易,就有點像英文的對話吧,就是不太敢說,也知道的不多,所以選擇少說。後來發現只當個聆聽者有時真的不太好,因為將來你不只是要聽別人訴說經歷而已,也要能和他們溝通、分享意見,我以前覺得關於這點我實在是嚴重不足,不過經過在討論區還有上課的小組討論後,我覺得自己至少又向前跨步了,我覺得相當開心,也因此能朝更深的法律之路前進。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Steve Jobs

     原諒我用如此老梗的方式開場,因為沒有別的詞語能更貼切的形容現在的我,是用哪種精神面對將來的法學之路。「虛懷若谷,求知若渴」也正是對於我自己,對於一個即將成為「法律人」的一種殷殷期盼。  若沒有跟家人歷經漫長的意見交流,我想,法律這條路,可能不會出現在自己的志願序上。不是看不起法律,而是,正因在我心中,法律地位的崇高,讓我自覺高攀不上。印象中的法律人,不就該是相貌堂堂,在象徵天平的法庭上滔滔不絕,而且思路清晰,讓人想起三國演義孔明舌戰群儒那種萬夫莫敵的自信與睿智。因此,對於口才不好、思緒不清晰的自己而言,選法律這條路無疑是最大的挑戰。

     不過,既來之,則安之。如今的我已一腳跌進法律的「泥沼」之中,我當然也就該盡自己全力,在法律這條漫長而孤獨的道路上勇往直前。我以為,這是個全新的開始,大家應該都站在同一起跑點上,但上了幾次課,才發現現實絕非我這蠢蛋想的那麼簡單。班上真是臥虎藏龍,有對法條相當熟悉的高手,也有問題相當鋒利的專家,比較之下我們真是只能自嘆不如。原本以為能夠在老師的教學下快速的追上大家,能更快的接上法律這條道路,卻有種快翻車了的感覺。大學的教育,終究不像是高中那般,大學生是該自己轉動求學的引擎,在時代的狂風之中,憑一己之力逆風飛翔,而不再是讓人用轎車載你上下學的學童。

     而今遭遇了如此艱難的困境(進度有點跟不上),我當然得快點上緊發條,讓自己能夠再次跟上大家,其實很多法律上的特殊用詞我都不太懂,老師指定的文獻選讀裡面的論點有時像鬼打牆般的無限迴圈,我的思考似乎還無法進入法律那種縝密的邏輯世界中,要如何改進,感覺真的只能靠大量閱讀了,反覆剖析箇中奧妙,必須這麼作,也唯有如此,才能得到更多。

     講那麼久都沒講到課堂的實在很說不過去,課堂上除了PTT,老師也有丟出一些問題,比方說「通姦罪所保護的法益」,其實,光「法益」這詞的意思就相當難以詮釋,更何況是對刑法的正當性提出質疑,這跟我們過去的學習大相逕庭,過去只知道全盤接收,現在反而要我們當起福爾摩斯,來針對事情提出我們的質疑,挑戰我們的觀察力。這讓我相當徬徨,害怕自己的意見不夠周延而沒深度,又看著大家如此踴躍,更覺得自己實力不足。

      我覺得「多問」應該是個好方法,當然,問題不見得只能求助師長,學長姐、朋友、甚至網路都是很好的老師。過去的自己總是忍住不問,到最後終究只是自食惡果、徒增自己麻煩罷了,所以就如同開場的名言,保持一顆求知的心,才是求學之路上的必勝武器。(後記:這排版有點難用  讀起來有點辛苦 下次我會改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