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週+最後回顧

  這是這學期最後一篇Mahara了,這也代表我的第一個法律系學期結束了。

  先從Mahara的部份講起,回顧一開始因為不太熟怎麼使用Mahara而遲遲不PO被老師指正,我那時第一個反應是替自己找藉口,覺得這又不是我的錯。但轉念一想,老師的指正並非沒有道理,我的確在學習態度上很懶惰,這樣實在不太好,想到這裡覺得老師說得很對,自己的確有改進的空間也有改進的必要。

  雖然沒有辦法向班上大部分的同學一樣每個禮拜都PO,但我叮嚀自己每兩個禮拜PO的那一次一定要言之有物,而非虛應故事般的應付老師。在發文的過程中可以藉機省視自己這兩個禮拜來的學習狀況,對我很有幫助,這種教學方式也是我第一次遇到。

  再來是課堂辯論,前兩篇已經把我這組大概的情況說完了,希望下學期還能再辦。

  這學期每堂正課都會搭配一堂課輔,我的課輔學長是永瀚學長跟邦傑學姊,兩位都是博學之士,除了課堂的內容補充之外也更我們說了很多法律界的小故事,讓兩個小時的課輔課上起來不無聊,眞的謝謝你們。

  以上就是一些對這學期的學習比較多印象的部分,皆下來老師希望我們分析自己上課前後的學習狀況以及做比喻。

  如果要將這學期分成前中後三期的話,我應該是在前期到中期是最努力的,因為剛轉來法律系,學期才剛開始事情不多,所以幾乎每篇討論區的文章都有去看,也跟大家討論。到了期中考後,因為擔任哲學系上的包種茶總召及準備英美法課的辯論,讓我在刑法課的學習時間變少,也沒有那麼認真了,直到快要期末考時才又臨時抱佛腳一下。我應該要好好的作時間的分配,當初考完期中考時就已經決定要好好學習不再臨時抱佛腳了,想不到最後還是重施故技,實在有點難過,有點虎頭蛇尾的感覺。

  至於比喻的話,借用老師在學期初的說法,我選了這堂課,並且每個禮拜花五個小時的時間來上課,為的就是把刑法學好,因此我覺得自己就像一塊海綿一樣,努力把老師交的都吸收起來,成為自己可以理解運用的知識,並為將來的挑戰補充力量,做好迎戰的準備。

  總而言之,這是一堂很棒的法律課,老師也花了很多心思在我們的學習方式上面,不管是讓我們曾家討論機會的討論區、讓自己可以反思學習狀況的Mahara、讓所學實用的課堂辯論等等,都可以看出老師是針的關心我們的學習狀況並希望我們把刑法學好。最後想謝謝陳志輝老師的用心授課、謝謝永瀚學長跟邦傑學姊的有趣課輔、謝謝小組成員洪佳儀、張嘉凌、朱思榮、王奕昇學長、許明浩、林子千的情義相挺,這堂課我覺得很有收穫,也覺得很值得,謝謝你們。

第十五週

模擬法庭結束:

  複賽打輸了,感到不甘嗎?很不甘,但是輸得心服口服。檢方的台風以及反應利等等的整體表現都在我們之上,雖然我有自信論點的深度比他們更好,但可惜的是我沒有好好的利用這些學長、學弟學妹努力一起想出來的反擊策略,反而與對方糾纏在無關緊要的細節上,這個大錯誤在比賽開始前我不曾想過,我只擔心對方會出現更強的論點或是更刁鑽的舉利,而卻忘了檢查自己對論點的掌握是否足夠,這是我打辯論以來覺得最遺憾的一場,該贏沒贏。

  心服口服的是,對方的一二三辯各個台風穩健,思慮清楚,最後也過關斬將拿到了比賽的冠軍,恭喜他們。這次的模擬法庭雖然止步於八強,但卻給了我很多寶貴的經驗及教訓,越王勾踐十年生聚十年教訓,我想如果能效法這樣的精神,那麼下學期的比賽(聽說有?)應該能表現得更好吧,至少希望這種遺憾不會再發生。

  也要謝謝同組的同學,真得很抱歉沒有能繼續贏下去,讓學長打到他想打的檢方。反一的學妹稿子也準備得很充足,台風也好,令我刮目相看。至於反三朱思榮,在台下時總是說自己上台會結巴、講不好,結果在場上也是與對方針鋒相對毫不妥協,這才是你真正的實力呀。總之雖然準備的過程很辛苦,花了很多的時間討論,不過求得的經驗及知識也是相對很多很多,正所謂一步一腳印,以後面對更困難的比賽也能想辦法克服了吧。

撰寫為被告辯護書狀:

  這次除了毒蠻牛辯論比賽之外,還有一項作業是替被告撰寫辯護書狀以及為檢察官寫補充理由書,而最後我被分到的是寫辯護書狀這部分。說到律師的辯護書狀我還是第一次寫,除了發現實務上的書狀有一定的格式之外,也真正的體驗了律師如何為自己的當事人做辯護的經驗。除了要證明當事人的行為是有認識過失外,也要面對檢方可能有的指控做出回擊,以求能使法官採信。

  雖然工程浩大,幸好經過模擬法庭的洗禮,對於檢辯雙方的論點幾乎都能掌握了,因此論點上沒有太大問題,比較麻煩的是要學習實務上律師寫訴狀時的口吻,而不能用口語的「我覺得。。。」、「他認為。。。」等等,這時就很佩服辣椒學長了,他的寫作功力一流,幾乎就跟實務上的判決口吻一樣了,看來這需要經驗的累積以及多多閱讀判決書才能學得起來吧。

新的挑戰:

  這兩周進度開始加快,因果關係及客觀歸責、故意等等接二連三而來,同學們在討論區也是如火如荼的討論不休,而我卻因為自認自己念得不夠熟而不敢加入論戰。不過這是我必須要想辦法克服的,看來必須要多看幾次書以及把案例分析清楚,努力讓自己融入大家的討論之中了,這樣一來勢必聖誕節得拿來讀刑法,不過就像徐玉秀大法官說的:「我已經把我自己嫁給刑法了」,也許有了這樣的決心就能夠把刑法讀的融會貫通吧。

吃吃喝喝:

  感謝永瀚學長跟邦傑學姐請我們大家吃吃喝喝,這學期已經給你們請了兩次了真有點不好意思,也祝大家聖誕節及新年快樂吧。

第十三週

對課程的練習&自省:

  做了兩個Moodle上的測驗卷。雖然已經先讀過了課本、也做了上次的行為理論作業,照理說應該已經算熟讀了內容了,但是想不到成績還是很差,答題過程腦袋也老是卡住,選出來的答案也總是不確定,並且答題答到一半就要去翻課本。原因我認為除了念得不夠熟之外,有讀沒有懂也是一個關鍵。每次看書時總是把課本打開,一頁一頁的翻下去,而課本上的文字卻只進入我的眼睛而沒有進入到腦袋裡。就這麼糊糊塗塗的看了幾個小時後,就心滿意足地自言自語道:「看了N小時書!今天真認真!」而寶貴的時間跟腦力也就這麼花費掉了,得到的回報卻總是只有片段的對課本的印象。

  看來我應該改變看書的習慣。我看書總是不在課本上做筆記而是另外找筆記本寫,因此我的書的內頁總是一片空白。然而最近我發現有些學弟妹跟學長姐會把該章節、該頁的重點以及老師的補充抄在課本裡,看起來好像有助於之後的學習,而若按照我之前的習慣,第二次以後要看時還是得從頭再看一遍,也沒辦法複習道上次看完時的心得及摘要。所以我現在考慮在課本上做筆記,如果成效不錯的話下學期就照這樣做。

 

毒蠻牛辯論比賽:

  對於辯論其實我算是不陌生的。高中時我參加了辯論社,並有幸擔任副社長,參加過一些國內大學舉辦的高中辯論比賽,雖然戰績不甚理想,但也自得其樂。這次刑法課舉辦辯論比賽,雖說是模擬法庭形式,但還是另已經有兩年多沒接觸辯論的我躍躍欲試。不過這個模擬法庭辯論賽跟我以前打得比賽比較不一樣的地方在於,這次需要根據案件跟事實來說話,而以前的比賽比較隨興,只要是跟題目有相關的都可以當作論點,雖然比較自由但有時候會淪為詭辯。

  這次的比賽各組花在準備的時間都不少,可見大家對於模擬法庭辯論的興趣以及對成績的渴望,不過透過準備比賽,我對於故意跟過失理論又讀得更多了,這算是一大收穫吧。

  初賽時同組的學長跟學弟很強,獲得三張評分單贏得比賽,下一場開始則進入複賽,希望能幫助我們這個小組再往上更推進一步。

第十一週

本週是期中考後的隔週,以下記錄這個禮拜的學習心得。

 

期中考:

面對轉系後第一次考試,我自認還沒有做好足夠的準備。在期中考前的那次TA輔導課,永翰學長拿出一分老師以前的考題給我們做練習,分別是「不溯及既往與刑法第2條第一項的關係」以及實例題走私外國禽鳥那個例子算不算法律變更。我寫得可以說是其差無比,兩題全部答得亂七八糟,第一題答兩者完全一樣,第二題答是法律變更,然後兩題都寫不到200字就寫不下去了。顯然我平時自認為已經都聽懂了、都會了的基本觀念原來根本都還不熟,甚至我連上課的筆記都抄錯了。而看看其他的學弟學妹,每個寫出來都是頭頭是道、條理分明時,說不氣餒是騙人的,不過這也只能怪自己在學習上過於自大,既然問題是出在自己身上也只好從現在開始改變。

那怎麼辦呢?只好從頭再念一次,把老師的POWER CAM再看一次,MOODLE的考題再做一次,課本再翻一次……接著就上場考試了。結果出來頗令我意外,考得還算不錯,不過這只能證明我臨時抱佛腳的功夫還可以,至於之前那種漫不經心的學習態度是真的該改進了。

至於改進的方法目前是先暫定一個禮拜複習一次,在禮拜五晚上或禮拜六晚上重看一次POWER CAM以求盡量理解課堂上的內容順便找回印象,至於目標呢,希望期末考時可以不用像這次這麼手忙腳亂,至於成績也只能隨緣了。

課堂學習狀況:

第一堂課發考卷就遲到,該說是不好的開始嗎……總之錯過了第一堂的檢討考卷,不過回宿舍後補回來了。接下來本週繼續犯罪類型的分類,雖然已經有是先預習了,但是具體危險犯及抽象危險犯的分別感覺還是有點難,然後觀光瀑布的竊佔土地罪這邊我猜錯了,答案是即成犯而我猜繼續犯,這關係到法律的適用以及追訴期的認定,不可不慎……

TA課「靈魂的旅程」

說實在的我對原住民的問題沒有涉獵,看完電影後我也沒有對原住民的文化或困境想出什麼解決的辦法,那麼我這三個小時就算是白白浪費掉了嗎?我覺得不然,至少我比以前稍微多瞭解了原住民的想法,在這80分鐘,我跟著泰雅族的祖靈一起在大霸尖山上尋尋覓覓,看著年輕的原住民在都是迷失了對自己族群的認同,也許看完這部電影我不能解決什麼問題,但就像導演講的,只要我們這個社會能用更多元的角度來看待這個問題,那麼也許我們真的能找到解決辦法跟希望。

第九週

  聽永翰學長的說法,似乎Mahara的學習日誌的比重應該要更多放在課前和課後的預習複習,至於課堂上的部分可以少一點,因此本週我嘗試做點改變。

 

上課前的預習

  這週上的犯罪類型,托老師上上禮拜的線上測驗卷之福,我在那時就已經先把課本該章節看完了,我個人認為這對我幫助很大,不過循其本中就是自己太懶惰了,我猜應該大部分的人不需要測驗卷的壓力就會自己先預習了,這點尚待改進。之後預習了讀本的第四篇得論危險犯,可惜上課還沒有教到這個。我對於王黃玉教授在抽象危險犯卷末所提到的「不以犯罪結果為必要,因此構成要件的入最及歸責結構可以被簡單化,如無須證明損害結果的出現,更不需要審查因果關係問題」這點有共鳴,我也認為抽象危險犯有違罪責原則之虞。但這些非本週進度,按下不表。

 

課堂上的想法

  本週上了三個犯罪類型區分,故意犯過失犯這邊沒有問題,作為犯及不作為犯這邊我理解是不作為人要有「作為義務」才會成立犯罪,而作為義務可能是法定要求的(如§149)也可能是具有保證人地位。

  至於加重結果犯這邊,比較難理解的是加重結果的加重刑期往往會比想像競合及兩罪併罰還要高(如傷害致死的加重結果犯為七年以上到無期徒刑的重罪,而普通傷害罪加上過失致死最多也只能判五年),這是否在某個意義下違反罪責原則?在蔡惠芳教授的「德國法上的結果加重犯歸責理論之研究」論文中認為,加重結果的立法是因為立法者希望行為人以較安全方式實施基本犯罪,避免死亡結果的產生。而至於罪責原則的問題,當一個故意傷害伴隨著產生死亡結果之特定的內在危險,此種情形,由於是具有內在死亡危險之故意傷害行為,傷害罪之罪質已產生層升變化,此即,原來對身體法益侵害行為,由於內含的危險性而提昇到一定程度,而使昇層之生命法益受到侵害,因此不能只以傷害罪論處,須以傷害致死的加重結果才能完全反映其不法內涵。

  另外老師有提到的,因為加重結果的刑責比想像競合來的高,因此在審視其基本型為及加重結果時應該嚴格審視其關係,這點在該論文中也有提到Roxin教授也有相關見解,強調「直接性」的要件,且由於無法發展一般性的研究方法,因此應將「直接性」問題歸為刑法分則上之問題,而不是將之視為一般性之共通問題而在刑法總則中討論。

 

上課後的複習、思考

  課後當晚,老師寄了一封信表示期中考範圍包含許迺曼教授的演講,因此當晚藉圖書館打工時間看了一遍。教授對於法律人的期許是很高的,我感到很慚愧但也覺得衝勁十足,尤其是法律人應該具有更偉大的情懷,做弱勢的守護者,實在令我熱淚盈眶(情境模擬)。

  今天早上起床,聽到廣播新聞說到「……也期許法律未來能到保護善良的人,而非只保護懂法律的人」讓我思考很久,因為就我目前的感覺而言,我們的法律對於不懂法律的人的保護時在有限,我們也常說「法律不保護讓自己權利睡著的人」,那麼究竟台灣法律的進路及發展是朝向哪個目標呢?我感到很徬徨。我跟我室友討論過後(該生為哲學系大二生),他的說法是:刑法的最終目的就是沒有刑法、沒有犯罪,因此保護善良的人可視為一種終極目標的體現。目前我還沒有找到自己的看法,不過刑法總則這堂課確實給我很多啟發的想法,有別於我以前想像的法律課,就像許迺曼教授講到的在學習法律時要將法學基礎方法與各學科知識一起學習,才不會顧此失彼。

第七週

  本次上課先講述了上週的隔地犯、外國裁判效力等等。對於外國裁判的效力,我國是採「複勘原則」(§9),我原本很難理解為什麼可以對同一個事件給予兩次評價,而不是採用「終結原則」。不過後來聽到老師對於其不違反「一事不兩罰」的說明,以及我後來想到,會採用複勘原則可能是因為要彰顯本國裁判的權威性,且外國裁判是外國的司法權的使用,與我國的司法權行使無關,因此若採終結原則,或有外國司法權凌駕於本國之疑慮。但如果完全不看外國的裁判結果及犯罪人已在國外服完之刑期,這又太說不過去,因此在實務上我們可以用§9的但書來酌以減免。

 

 從這個事情,我想到法律的學說、原則即便一開始很難理解,但其實仔細思考後就可以看出其立論原因,不過有時候遇到一些想不出原因、覺得沒什麼道理的判例、原則時,我還是會有點手足無措,不過我想應該是我法律素養不足以致於無法理解吧。

  本週的上課進度是法律解釋。首先第一部份是邏輯推演的部分。因為我大一有學過邏輯,因此這部分我自認還算聽得懂。講解舉重明輕時講到的例子:「規定不可帶貓狗入公園,因此可以知道也不可以帶鱷魚」我認為在做這個例子的討論時,應循其本,討論禁止貓狗入園的原因為何,再來檢視帶鱷魚是否在此一脈絡下更嚴重的行為。我個人的想法是,貓狗不能入園,應該是考慮到其可能會隨地大小便造成市容不潔,而非貓狗具有危險性,畢竟一般人都會綁鍊子來溜貓狗:而鱷魚似乎並非是容易隨地大小便的動物,因此鱷魚似乎不適用於這個例子的「重」,因為他並不是比貓狗更容易大小便的動物。不過也有可能貓狗被禁止是因為其具有攻擊性,那鱷魚就可以依此舉重明輕了

  

接下來講到了一個概念「反面推論」。老師講解時說有些情況並不適合反面推論,這邊我聽得有點不懂,不過我查了書之後上面寫說,可否違反面推論應以法律前提要件與法律效果之包含關係來決定,若是外延包含(這老師有說到)則不可以,因為其構成要件並未被窮盡列舉,只有當構成要件為內涵包含或相互包含時才能夠用反面推論。

  後面又講循環推論。就我就知循環論證跟套套邏輯好像有點不一樣,循環論證是指把尚未證明的事放在前提,只要承認前提為真就必然會得到結論為真,但他實際上什麼也沒證明。而至於套套邏輯則是一種絕對正確但卻沒什麼內容的理論,譬如說人是人,我是男的要不就不是男的。(當然實際上有些套套邏輯隱晦得很難被發覺)。另外老師講到這邊時,我想到的是法理學上過的「法實證主義」,法律的效力可透過法律本身賴以實施的權力來證明,我猜這就是一種循環論證,因為他並沒有「真正的」說明法的效力所來為何。不過這個猜想可能要去翻翻書才能確定,也許這中間有更複雜的證成過程是我沒發現的。

  

接下來是上解釋的方法。最後本堂課討論五個不同的職業是否事公務員。我錯了一個(政大營繕組職員),原來即使公家擁有很多股份的也不一定算公家機關,還是要考慮他是否有執行公權力。

  

 

段考將近,希望考試能寫得好(去年法律倫理寫得很差,因為不知道法律系的考試要怎麼寫)

第五週

  首先要提的是,在上周的紀錄中提到對於類推適用有感到一些困惑,因此去圖書館借了黃建輝先生所著的「法律漏洞‧類推適用」來參考,後來也發現老師在Moodle上有放了補充的影片,也看完了。對於類推適用這個概念總算是有個令自己滿意的理解,老師在影片中及這週的課堂上也做了很易懂的說明(還提到了維根斯坦的家族相似性,剛好我大一有讀過),總之我自己對這個成果是滿意的。

  本周上了其他的刑法基本原則,包括了效力不溯及既往以即構成要件的明確性,不溯及既往這邊對於哪些是適用的哪些適不適用的,以及例外都有很清晰的分類,很容易懂。

  除此之外這次的討論題目是攜帶螺絲起子算不算加重竊盜罪。我個人一開始直觀上是認為應該要視其是否有其他使用可能,像帶著螺絲起子可能只是去開鎖而非意圖傷人,因此我覺得不算凶器。但老師舉出高院判例是認為不考慮其攜帶之目的即攜帶支出是否有犯意,單就其危險性(也有考慮到對他人的威嚇性)來加以考量。  我相信高院做出這樣的解釋確有其目的在,但是我認為這還是未臻完美,無法很好的是用在各個案例中。自然界物質被認為不算其理由很奇怪、硫酸不算兇器只算危險物,這邊老師的解釋是說我們對於凶器有一定外型的理解或想像,而硫酸卻是液體,但如果考慮到「裝在瓶子裡而瓶子上寫有硫酸標籤的硫酸」兼具有威嚇性及危險性,不知道又是否能被視做凶器,這就使我想到「兇器」這個詞的定義是否有可能過於寬鬆或嚴謹(把螺絲起子是為兇器我覺得過於寬鬆,不把硫酸是為兇器我覺得慣於嚴謹),而誰又是來決定這個兇器的範圍的人?若是一個物品同時具有一般使用性及可致危險性,例如螺絲起子,可以視為其有危險性,那手上裹著石膏的人去偷竊,他的石膏同時也是堅硬且可致人於死之物,那麼這樣就應該直接處以加重竊盜嗎?我想這也許已經有點騙離加重竊盜罪訂立之初衷了。

  有時候自己的想法跟判例不相容時會感到很迷惘,我知道一定是我哪邊想錯了,卻很難靠自己來找出其中的癥結之處,我想只有多靠課堂討論及課後的自我學習了。本周沒有預定的額外學習計畫。

第四週

  第三次上課先讓我們討論了現代自由法治國原則的五個原則分別代表的意義以及與其關係,並且要我們畫了張圖。我們這組是認為自由平等應該放在最上位,而其餘三個原則是相輔相成以達成自由平等的目標,當然最後老師說明的原則意義是互相影響,並且一個推導出一個,證明我們的想法還是太嫩了。其時在我們這組討論時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為什麼自由民主法治國的原則要包含這五個原則呢?這五個原則都是缺一不可的嗎?我以為比例原則似乎沒有那麼重要,應該可以拿掉,不過這純粹是無聊幻想,按下不表。

  接下來老師設計了一個情境,請我們想像當我們來到無人島時,最想做什麼。我蠻笨的,竟然在想要不受任何國家、文化的束縛而自由自在,不過老師說在這個島上就已經能達到了。接著由這個情境導出刑法的四原則,但講到禁止類推適用就下課了。

  在禁止類推適用這一個原則時,有提到法官造法這一個概念,似乎是站在立法者的立場來揣測立法者的立法理由,也就是積極的解釋,。但在PPT上,好像寫著這個是以前學界看法,而現在學界有不同看法,認為應禁止。這邊我有點搞不太清楚,應為這讓我聯想到媒體前陣子報導恐龍法官事件時,有學者教授跳出來說,台灣的法官都不懂得法官造法,只會拘泥於法條如此如此。究竟法官造法是一個怎樣的概念呢,到底是好還是不好的行為,我打算在這個周末找一些書來看,把這邊弄懂。

  以上是我的本周學習心得。

第二週

  還不太會用這個系統。

  這是第一堂正式的刑法課。首先談論到了形式及實際意義上的刑法,接下來則是談到刑事制裁的雙軌制,分成刑罰以及保安處分。再來則是各種刑罰的不同。除此之外,在課堂上主要討論了兩個問題,一個是罰金跟罰鍰的不同之處,令一個則是通姦罪是否該除罪化。

  除此之外在課前我也讀了黃老師的通姦除罪化的文本。但是越讀卻越感到迷惘,原因不是出在通姦罪上,而是黃老師在文中所提出的觀點,他認為所謂善良就是指對大眾利大於弊,反之就是不善良。這在倫理學中是一種效益主義的觀點,但令我感到不解的是,一個社會的正義及穩定能夠僅僅靠著追求大眾的最大利益來達到嗎?我們怎麼能確定我們所秉持著的正義原則是真正的正義呢?這又令會討論到,正義是什麼?刑法要保障的到底是什麼?我一直在思考這些問題就下課了。

  雖然這似乎是法理學要去討論的,但是我覺得在刑法課透過討論也能讓大家更加認清刑法的意義,希望能在之後的課多參與討論,這是我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