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末 浮沉

 

  不知不覺就到了最後一篇,一直在想最後一篇要怎麼寫,要怎麼開頭怎麼結尾。

 

最後,我決定。浮沉。

 

上刑法課,就是一個浮浮沉沉的經歷。

 

無論是在心態上或是在經營上,都是浮浮沉沉的。

 

有時候,行法變的好重好重,無論是探討的議題或是內容的難度,都好難好難。

 

很多想法都被改變,我不知道我還有多少自己,我恐懼於去看每一篇文章。

 

往往我內心對一件事早有定見,但是又往往那定見被打的體無完膚。

 

那些相信是那麼堅定又那麼脆弱,堅定到我無法因為自己的理論站不住腳就退卻。

 

卻脆弱到一攻就破。

 

是這個社會上的人都太不理性了,還是我們太奇怪了。好多道裡開始說不通,開始看

到了自己跟別人對事物認知的落差。那些被批評的恐攏法官,心裡又是如何。

 

是我們離人群太遠,還是人群離真理太遠。

 

兩相模糊,浮浮沉沉。

 

 

15 談何容易

這一次用的標題是,談何容易

 

這一句話本來的意思是臣子難以向君王進言,出自東方朔傳。而後成為了我們說一件事情說起來很簡單,做起來很難。

 

我今天要用這個辭給予不同的斷句,已表達我學刑法的心得。

 

談,何容易?

 

說說難道很簡單嗎?

 

不簡單阿,我覺得最近很多案例其實說穿了就只是道理的說說,但簡單嗎?不簡單阿。範圍越來越大越來越瑣碎,談,何其不易?

曾經以為討論事情是一件簡的的事,越大越不是這麼一回事。刑法對我而言就是依總覆有邏輯與理論的對談,談的主體已經談了好幾千年,誰有最誰該罰的老生常談,而我們今天所學的就是以前別人談出來的結論罷了,不像數學或做實驗,他就是人們思想交疊的結晶,一種被多次討論的談話。

 

但是到了今天我突然覺得,談何其不易!  不法跟違法,誰阻卻如何該死,這些關於生死存亡的大道理,卻也都飄渺無所知,談話成為艱辛的工作,亦如討論區。

 

13周 我與你

這一次我要說的是,我與你

 

你是誰,是一個理解的我,是這次毒蠻牛案跟上課的心得與結果

 

你是你,我是我。我是我生來就有的法感,是我認為是我的理解。

 

你是要駁倒我的我,是要戰勝我的我。

 

總是在課堂或辯論時出現,我對這種事是頗為不願理解。像在毒蠻牛時,我扮演著檢方,你就是我的律師。

 

像我在讀書的時候,我是直覺判定案例屬不屬於刑法行為,可不可以歸責,你是躲在書本邏輯理吸收過後的我。

 

於是我們纏鬥!

 

到底我要設幾個論點,在被自己擊破幾次遊戲才結束,是誰決定了歸責的結束。相當因果理論或歸責都太多得不可理解了,怎麼辦?客觀與正確確也好像只是對實務通說的阿諛奉承。

 

如此卑微。

 

無知總是倔強的朋友,而屬於我,那個天生的認定與法感的我,認為自己是對的的正確的判定,然後錯誤,受到你也就是另一個我的質疑。

 

或許我該認為,讀法律的人都有兩個靈魂,你總在我深處與我纏鬥,是競爭也是痛苦。

 

 慾海浮沉,逞兇鬥狠-阿修羅  是你  也是我

11周 所謂何求

 

  這一次的標題是,所謂何求?

我要說的是我對這一次期中考後的看法。

 

所謂何求?到底在追求什麼?

 

我這次的分數我個人覺得可以接受,於是我在想是不是要在往上追求更高的分數

 

問題出現了,首先兩個層面一成本效益,二目的

 

我要加一分,多一題,做到更好,須要犧牲多少,未來範圍越來越大,越來越難,要穩住都讓人退卻,又如何義無反顧往前走。

 

在目的上,我在追求什麼?要是讓那些時間都節省 我要做什麼,未來與上位概念的不明讓我惶恐。

 

對我來說,刑法幾分重,又放在生命的哪一層哪一櫃?

 

知我者,為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 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究竟,我所謂何求?

第九周 難易之間

為何這一次是在周六發馬哈拉呢?

 

因為在周六前的心得都還不足以讓我動容,直到今天讀刑法,大働。

 

所謂簡單與難,原來不是一種絕對,我自認為在這門課上付出的心力大約是中高,課前預習,上課,課後會再想一想未必把全部重看,大概是在這裡比較弱吧!

但這也不是今天的重點,今天的重點是難易之間,通常活到現在自己也會自覺一些簡單與困難,你對甚麼事有天份,反之沒有的又是哪寫某某。

 

我一開始以為我對刑法是小有天份很多很難的但總是可以了解,直到在複習時,才發現好多的了解是因為不了解,好多的觀念因為沒觀念,於是我大働,是以記之。 

第八周 那些價值

不如我們就避開那些支離破碎的檢討我直接進入我的心得吧!!

 

這次我最大的心得是關於法律變更與事實變更,這是一定要打的阿。

 

當老師一說有價值變更的可以視為一種法律變更,我就有一種心理的一根弦被敲中的感覺。為何呢?

早在我進入法律系之前,也就是說我在中文系的時候,我跟一個高中同學(台北大學法律系)聊天,我問他法律是什麼?他回我:是社會集體價值觀。而後他解釋說:他認為法條上一罪比另一罪重代表的事一種社會價值觀,譬如跟14歲以下的幼童強制性交罪會比跟20歲的重,這背後隱含的命題是我們社會認為保護幼童的重要性比成年人來的重要,或說成年人較可以保護自己,背後隱含的是一種價值的認定。

所以當老師一說:這是一種價值認定的時候我瞬間就想到了我同學說過的這句話。我個人對法我個人對法律的第一個概念就是這個, 我相信所有的法律都是價值的彰顯,法律不代表絕對的善惡,它所彰顯的是一個時代的影子,是一個有機體,永遠可以長大。

第七周 與大檢討

最近對馬哈拉跟木都的使用率與關心率都大下降,這是一件不好的事,但對我來說,卻又這麼的無可奈何。因為之前在弄校園ceo決賽,所有心力都往下面砸,然後很多東西就出現了裂縫。

 

所以這一次的檢討的主軸是,全力以赴或有所保留,對一個東西是否應該已全力以赴或是平均分配,當然我知道這是有一個邏輯上的漏洞,就是可以兩個都做好,因為他本身的互斥性是低的,所以我應該說在現在我的情況底下,我所能做的事。

何為現在我的情況?也就是說我現在的執行力忍耐力,基本上,我不相信我也不是像卡通影片,或那些傳說故事中的人一樣,可以突然下定決心說,好我要發奮了,就發憤。我覺得很多東西是要慢慢的去改的,譬如你一天可以讀多久的書,你專心可以多久,這種東西對我來說並不是一蹴可幾的。

 

好回到正提關於刑法與我,首先我將刑法定義為長久的,還可以拖延的,而另一個是曇花一現的,如煙火般的,所以我選擇後者,然後我對刑法採取最低限度的存續,課前預習,上課,這兩件事。

遇到的問題是,我沒有辦法積極的參與moodle,這造成的影響是我所知道卻難以察覺的,你很難理解,你沒有天天上去看,有什麼關係,但其實它的問題是土崩水解般的為險且不可回復,也許一開始不覺得沒去討論或沒參與有啥大不了,但是他被後反應的是一個讀書態度的崩落,另一方面那是一個有效自我成長的機會,人不是電玩,無法用數據告訴你打一次moodle智力加十但是我很清楚同學都在其中越來越強,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於是我的結論是,我要緊跟並且把那些總總都追回,要在短時間內,用高效率的讀書,出動!!!

第六周

老樣子我又乖乖的預習了,但這次是預習成效最差的一次,為何呢?我覺得是因為這一次的觀念互相拉扯且有理說不清,怎麼說呢,我自己在預習時發現這次的東西都是有互相覆蓋的,但是只靠預習的我並無法將他一層層的剝開來,然後很多東西很雜亂,像是進入百草園,百草煩雜而我無法分類。

 

怎麼辦呢?當然就是認真上課囉!於是就出現了地球人保護世界這樣,我只能說老師真是天才,我搞個半死的階層問題,簡單的就說完了!說是說完了,還是要自己整理整理,所以我打算上完ta來整理一下,請大家期待胖臉兔的出現吧!

 

另外隨著時間逼近,我覺得第一次大複習也該衝一下了!胖臉兔做在書桌上看著植物,另外一隻手在輕柔的撫摸課本,將要被翻開的扉頁讓大家都期待。

那些物品的事

本來應該是每次一上完課就該打的東西,為何這一次是上完ta才打呢??也許是因為太忙了

 

預設目標反省與檢討,這一次想要全部何在一起說。

我個人目前遇到的最大問題是,所謂誤解,也就是說在預習時我常常會認為,我懂某一個東西,譬如朔及既往好了,但是其實我有很多地方是誤解或沒想到的。

以上的檢討如此空泛,空泛到讓我自己看到都心寒,不如舉的實際的例子,就剛剛的朔及既往,我會想說嗯課本這樣寫,就是說依照法的安定性來說,就是為了特別預防一般預防,法的安定種種我們不讓刑法的惡害加害於非法律制定之時的人。

 

當然這一點我到現在還是這樣認為,但是我卻發現自己有很多更東的面向都沒想清楚,譬如時間點,這也是ta時在說的,何為朔及?

如果說事情處罰到一半,如扁政府時的監獄人太多,減刑措施,那在監獄的人受不受朔及,這個面向的問題,我就想不到,當然這在ta課上後有解答,有所為不真正朔及既往,然後我也大概了解這個制度了,但是重點是,我想不到問題。

我在這整件事情上發現我在學法律上的最大問題,獨立思考能力的不足,我無法在看書時舉一反三,就只是會看,然後之道應用在哪,無法找出問題,自然在自主學習上產生的大漏洞。

然後我覺得這跟上課也有關係,我要開始導向於聽上課的問題,為何老師會問同學這個問題?他的出發點何在? 他怎麼找到的?

這是之後所該努力的

 

不如來談談ta吧

這應該算是一種思緒性的大整理,請容許我用胖臉兔的角度增加趣味性的將我所學到的東西表達出來。

 

在一個不是很晴朗的早晨,天陰陰的快下雨的樣子,胖臉兔用他軟綿綿的戟踏在土地上,走著走著,看到了一戶漂亮的店面,店裡面擺滿精緻的餐具跟陶瓷,於是胖臉兔就將臉貼在玻璃上,這時裡面的人就走出來,說:給我把連挪開!

於是他就把臉挪開了。

 

他走了!

半夜胖臉兔從睡夢中驚醒,看一看家裡四周,想起了那些陶瓷。在胖臉兔的世界並沒有所謂物之所有的概念,直有拿的概念。於是他拿起了一支螺絲起子,推開房門要出去工作(行竊),這時我叫住他了。請不要這麼做,我說:拿瓶硫酸吧!他看著我,我說若是社會秩序維護法將器物與化學藥劑(社會秩序維護法63條第一項)分開來寫,就是說他們是不一樣的,那麼拿硫酸吧!那會讓你好一點。胖臉兔在推開一半的門口,光影灑落拉長他瘦瘦的身影,ㄎㄧㄤ,金屬掉落的聲音與門關上的聲音在密閉空間中無處遁逃到處都是,響了一整夜。

他也不笨,聽說最後那戶人家的窗戶在隔天破了,遺留在那戶人家家中的,是磚頭。

第四周 那些該增加的

這一周得事前預習,我事前有去看老師進度,好似要看到75頁這樣,但是我直有看到60多頁,誠惶誠恐阿!去上課前我一直擔心老師上到很難的,因為我虧心吧!沒有好好的把該看的地方看完!(切腹!!)

另外是補充資料,話說我事因為想說要寫卡片然後就去看一下別人的(別人是誰?)(佛曰:不可說)然後發現,該死的,有補充資料,於是我趕快去印,趕快看。

 

這周上課,感念我的有事前看,整體還好,在回答老師問題時,看到圖是整體架構,變往整個地方想,我卻粗心的忘記推導,於是老師幫我拉回來,我之後自己深切的檢討,是因為我沒有想到要先確立自主,才可以有平等,要是現在我再從回答這個問題,我會說:平等就是,不同者不同對待,人人價值相等,無剝削者,無被剝削者。

另外是幻想國度,好我決定把這個遊戲稱為DREAM ISLAND 中文翻譯  鏡花水月,那是一個你想要就會出現的國度,老師一說的時候,其實我第一個想到的是佛教的天人之境。然後那時老師說要一人想一個想要的東西,說真的我完全想不到,所以我默默的在心中想,希望不要被想到,我對現在的一切感到美滿,如果你真的問我要啥,就是我可以和為所有想要破壞這美好一切的力量吧!

然後老師很厲害的從這往集度抽像的法的概念,罪刑法定,不朔即既往的概念,我只能說,真的很厲害。

 

然後這禮拜的反省,我想就是應該更認真的看書吧!課業好重,無人只得誠惶誠恐。

並以此勉自己,我要做一個對生活誠惶誠恐的人,小心並且注意。

 

---------------------------------你好我是分格線----------------------------------------------------------

 分隔線之下是啥呢?

 

是我在思索的計畫,看到可愛的胖臉兔照片了吧!

 

我在想要不要為胖臉兔開寫寫東西,敬請期待!!

第三周的刑法課(回應)

老師的回應速度真是無比的快!但是也許是因為我打的時候抱持著打網誌的輕鬆心情所以比喻的地方沒有打好。

所以我就認真的想了一下如何表達我對這件事的看法,我想是這樣子的。

我覺得這是一門很有系統的課,有規畫,有進度,有安排。相較於一些較為意識流的課可以說是非常的有計畫性。所以我一開始想把她說成是一種行程,應該嚴格的說這是一個有規畫性的課程。

然後再配合方面,我的意思是,這是一門你只要把該做的作業用心的做好,每周的進度跟好就可以有收穫的課,相較於有一些課比較沒有課程架構,所以必須有很強烈的目的性質才可以學到自己要學的東西,(EX:我學的某花卉通識)

所以結論是我要表達的應該是,這是一門經過設計的課,只要認真的配合著課程走就可以得到東西,所有我該做的就是降低自己拒絕的心(譬如:打這個有甚麼用這種想法)就應該被捨棄,而好好的跟隨這種意思。

造成老師的誤解,實在是抱歉,深恐沒有做好回應造成其它也會來看的人同樣誤會,特此補充。

第三周刑法課

第三周學習歷程

 

這一周我在上課前很已經將課本大概看過,血親性交也大概看過了,我一開始認為這一周應該是會討論血親性交罪之類的問題,然後老師會深度講解每個理論,像一般預防理論又叫相對理論我很想知道他相對是相對誰?還有一些專業名詞如”射倖性”等等。

 

然後等我去上課時我發現我忘了拿講義,一開始想說還好,反正我有準備課本跟六法應該就夠,結果一開始上課地一節,先是複習然後因為器材沒準備好開始說個小故事。

在此穿插一下故事的心得:我覺得這某方面的表示出各國的不同生態,然後讓我聯想到最近好像又有一個新的恐龍法官,又有人民的怒吼好像叫白玫瑰運動,突然發現每一個國家的風土民情是很重要的,在之前恐龍法官的事件連當地法院都支持法官,然後法官還是被批的亂七八糟,可以知道所謂好的法(有法益,特殊預防的想法等等),還是必須被社會的觀點所檢驗,不是說討論出來好就好,所位得民者昌,失民者亡。很多東西還是必須符合人民的”情感期待”。

怎麼岔題了!真是!

然後先幫通姦罪做一個結論(看上面的人民情感期待,離真的要廢除還很遠呢!)

然後開始血親性交除罪的討論,我個人是覺得這反而比通姦罪更應該被原諒,因為畢竟是兩情相悅阿!總比那些(該死的姦夫淫婦,一時情不自禁,純屬筆誤)來的讓人覺得美好!而且我覺得老師說得很好,(原諒我無法很認真的原句寫下)刑法本來就不是讓人貫徹道德或喜好的,即使別人的所作所為有傷風敗俗的事情但在不影響社會,不影響別人的情況下,是應該被原諒的(但是人獸交是該被禁止的,愛滋病是從猩猩跟人發生關係後開始出現的!)

然後有人演講,學法律要做啥?如果問我我大概會說為了”自由”吧!為了能做善事做的自由(做壞事做的自由!!),穿梭其中而不生惡害,努力的讓自己的信念與正義廣闊的在這個世界上發芽,懂法律是必須的!

 

預期成果是:好我承認我是沒預期成果的!因為我覺得這是一個不用預期成果的課,我這個偏執又狹隘的人將老師分兩類,第一種:很多東西再肚子裡,像個寶山一樣,但是你必須很認真的去讀書,很認真的主動學習才可以得到(嘆曰:多少次進寶山空手而回阿!!)第二種:老師已經有自己的預期成果,老師就像一個遊覽車司機一樣,你只要好好的作在這台車上,該下車尿尿就去,該上車就上車,就可以自然學到很多,我遇到這種老師通常是把自己的想法放低,這樣我才可以獲得最大的收穫(老師很認真,相對的我就不用很認真的安排,只要照做就好)。

 

檢討,沒有期待還是可以檢討,我的檢討是我應該把血親性交罪那一篇整理成一篇筆記的,這樣討論方便多了!還有,我應該要快快去拍張大頭照了!不然一直無法交照片,最後我看到那台自動點名蘋果時,我真覺得”假”斯伯(避免公然侮辱)應該去死!!

第一堂刑法課

第一周

我一開始抱持著是水溫的態度來到這一堂課,請原諒我把這裡比喻成釣蝦場吧!那大概就是我把釣竿往水裡放,想知道水有多深這一個動作。想當初因為我是一個轉系生,很認真的看了每個刑法老師的簡介。然後看到陳老師,我就一直想我絕對不要給他教到。結果,很好,我還是中獎了。像是當兵前傻傻的說我不要金馬獎,結果一抽,馬公!我想這是一樣的想法。

 

實際上發生了甚麼?我想這不用多說吧!當我看到老師認真的把他祖宗18代放上檯面那一刻我就知道,該死!我死定了!在所有一年級新生還在吃吃傻笑時,我的心好像被刀一到又一刀的劃,大家對老師說的那些困難,好像都沒有啥感覺(我不得不承認在我開始做之前我也不覺得怎樣),但是我隱隱約約的覺得,恩要死了。

通常,請允許我用一個少說待了兩年政大的學生的經驗法則,老師準備的越充分,學生死的越慘,你第一堂課睡得越爽,通常這一堂課你未來越愉快,而第一堂課你覺得老師很幽默很好笑,那你之後真的有你受的。所有的東西都需要付出代價,當然包誇你開開心心的上課。

 

期待的一切,都發生了。這果然不是一個可以”混”的課,反之這是一個可能你每節都去,考試讀書然後不得好死的一門課。

 

未來的除理方法。我是一個相信命運的人,在除非內心強烈感應極度不爽(看到你我就想打你)的情況之外,我是願意服從命運的安排的,既來之則安之,這一學期無論如何就好好的配合著過,我知道老師會很認真的看每個人的文章,但是我還是必須老實的坦白,我不是一個很認真的人,所以看到如此認真的老師,要我向上進哥一樣開心的說:學而時習之不亦樂乎?我實在是說不出口,但是我承諾我會好好的乖乖的上這一門課,努力的達到每一個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