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期回顧

  這一學期下來,對刑法的認識至少也從幾乎為零到了略有了解。不論是在一開始懵懵懂懂的階段,或在面臨期中考,又或是在十二月中的辯論賽,經歷每一個階段都讓我對它有不同層面的體悟。現在看著刑法,就彷彿看著一副拼圖,它的碎片仍散落一地,就等著人將它完成,可是最終會是怎樣的樣貌,就連拼的人都還看不出來。然而其中的變化卻是值得期待,每每將一塊拼圖放上正確的位置,雖然不容易,其結果卻讓人訝異。就以辯論賽為例,在開始之前,對判決的認知總是停留在有罪或是無罪而已,在過程的學習卻讓我了解到,每一個個案都必須經過審慎的思考,察覺出其中的癥結點,才能做出符合原則的判決;而在賽後的重新省思,也使我體會到稍稍進步的喜悅。不過在成長中也伴隨著掙扎,有時總是無法理解一些簡單的問題,又有時會對壓力有所抱怨,但所幸的是,身邊也隨時不乏援手,或許是老師,也或許是TA、同學,代表著要完成這副拼圖並非是要全然靠著自己,若自己有所努力,那麼感到困擾時它人並不會吝於伸出援手。

  就如許迺曼教授所說的,法律人並不只是隻鸚鵡,在各種情況下更應該去思考它背後的意義。這段話我思索了一個學期,或許也還尚未能夠真正地了解教授所想表達的,但我期待著在成長後,我會如何再去看待這段話。而學習刑法後的另一個收穫,即是能夠用不同的觀點去思考社會上的事件,一如早先幾周的學習週記所提到的恐龍法官,現在來看,才發覺這有時也是媒體炒作下的產物。

  總結而論,在這個學期的洗禮過後,真正地體會到刑法這堂課設計的巧妙,讓我這個初學者也能在每一個不同的活動中得到收穫,也許是討論區中越是討論就越是深入的收穫,也或許是在辯論賽中迅速地轉換對一個案件的兩套思維,不論是何種,都使我能夠一步一步地朝向更遠的目標邁進,但在能夠成為一個完全獨立思考的法律人前,我想刑法這副拼圖還有著許多空白等著我去找出、放上。

第十三週

  本來在進行辯論之前,聽聞過毒蠻牛案件後的想法與一般人相差無幾,認為被告本就是故意殺人,法律應不給予任何寬容,也對那所謂的預防措施嗤之以鼻。在賽前得知抽到辯方後,一時也以為沒有什麼勝算,畢竟所有證據幾乎都向檢方靠攏。但再反覆地看完判決書、抗辯理由後,意外地發現原來辯方也非全然站不住腳,更進一步地說,如果能抓住其中某些特別的點並善加解釋的話,要折服他人也不無可能。比賽結束後才了解為何要打辯論,就如同學長所說,在法庭上並非要解釋某某理論是怎麼一回事,或是對照著書看看事實符合哪種理論,反過來的,應該是將每一件的事實都以一個法律人的角度去思考,並說服法官接受你的看法,這也才是一個法律人應該所做的工作。

    而經過這幾個禮拜,不管是個人的研讀、小組的討論,零零總總也花了十幾個小時。當然賽前也還是認為準備得不夠,但結果卻是出乎我們的意料。開心也是當然的,但贏了第一場才是考驗的開始,在賽中的攻防後察覺了不少正方與反方的缺失,也如同前幾場的比賽一樣,隔天我們這組所採用的論點也隨即被引用,如此一來也增添了不少之後比賽的難度。

  不過不管是討論到三更半夜,還是在計中霸佔著影印機狂印資料的疲憊,都換來了從這場辯論中得到令自己還算滿意的結果。面對著緊接而來的下一場比賽,或許時間更加的急促了,也或許要換一個截然不同的角度來看毒蠻牛事件,但希望能再將上一場的許多缺點改進之後,不論輸贏,再次獲得不愧於自己的結果,即使是更多的爆肝也無所謂了(笑)。

第十一十二週

  這禮拜在某堂課上看了一部名為「十二怒漢:大審判」的俄國電影,電影是描述一名車臣少年被控告殺害其俄羅斯養父,而在最終判刑將由十二名陪審團成員,一致無異議通過決定其有罪或無罪。起初,由於經過了整整三天的審理,陪審團大多認為證據確鑿,並且想盡早結束審理而紛紛投了有罪一票,在第十一票有罪後,最後一人卻投了無罪票。所有人發出了同樣的疑問-為何認為他無罪?這名陪審員只說:「太快了,我們是否應該還要做更多的討論」。以此做為開端,本片圍繞在這些陪審團的各種論點打轉,而決定有罪與無罪的票數也一度相同,最後陪審團主席提出一個驚人的見解後,結束在所有陪審團無異議地通過判決。

  早在學習刑法之前,我本都以為法律應是極為嚴厲的,在其面前證據即是一切。但在看完這部電影後,才發覺即使法律本身是無情的,但人為的審理以及對事件中真實的探求,是對所謂社會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片中有一段是,證人提到他聽到少年刺殺父親的聲音後,走出門外後看到少年逃逸,但經過陪審團的模擬後,發現證人是個老人,根本無法在聽到聲音後迅速地走到門邊,更沒辦法在少年逃走之前目擊他。若非陪審員的審慎思考,或許根本不會有人發現這一點;相同的,在社會上形形色色的刑事案件中,到底有多少的真實是被隱蔽的,或是根本被忽略的。漠視這些可能性,那即使犯人多麼十惡不赦,錯誤的引用法律便無法將審判結果導向正確的方向。

  在整個學習刑法的過程中,我確實地有感受到思考方式的轉變,即使它緩慢又細微,但仍改變了我對事情的許多看法,也能對社會上的事件有更深層的省思,比如前幾周提到的廢死、最近所看的電影等等。也許對整個刑法的思考還是太粗淺了,在學習每個理論之餘,更該去想想它們背後所代表的意義。

  而在期中考後,兩個禮拜也匆匆地度過了,辯論賽也隨之迫在眉睫。隨著一次次的討論,每每都會有對毒蠻牛事件的新看法。但時間有限,幾天後就要正式上場了,第一次打辯論賽就當一辯的我,只能期待這些準備不會白費,上場也不會吃螺絲!

第七八週

  時間過得也真快,沒多久就要期中考了。雖然說這學期有23學分,考的科目卻還比之前19學分的時候還少。Mahara這邊寫到現在也累積四篇了,看著之前寫的幾篇,稍稍地自認應該有所成長,而不久後也要展開模擬辯論,感覺往後還會越來越忙,不過這樣的忙也算是充實的了吧。即使先前的目標還沒有達成,期中考後也該再立下一些新的目標,至於該立什麼目標呢?我想在期中考之後重新檢視一切再作決定吧。

  在複習罪刑相當原則的時候,突然想起之前曾經學過塔羅牌,而那裡面有一張牌名為正義(Justice),牌面是一位象徵正義的女神,她右手持劍左手持著天秤,在剛學塔羅牌時,這張牌就是我第一張認識的。為什麼為突然想到呢?因為印象中(應該是在法學緒論中學到的)歐洲就是將這幅畫面當作是法律的象徵,女神在審判某人之前,會先將那人的行為放在左手的天秤上與懲罰秤量;若是兩邊達到平衡,她將會揮下右手的劍做出相稱的裁決。在查過更多的資料後發現有些版本的畫像裡,女神的雙眼是被布所遮蔽的,代表公正的審判不應受到外在表象的影響。

  長久以來,這樣的一個形象即是歐洲人眼中理想的法律,但為何在不同的畫像中,正義的雙眼並不是一直都被蒙蔽的?我想這或許意味著,法律有時需要貼近真實情況去做出調整,有時卻必須為了捍衛在哲理上絕對的價值而堅持,兩者間的界線有時候並非如此清楚,但執法者卻背負了一個去做出適當裁量的責任,社會也隨時注視著他們。最近有立委正在推動所謂的「法官法」,也就是一套將不適任法官淘汰的法條。但我想起先前學過的法治國原則中的權力分立,先不論反對者對於立法院挾著司法院預算審核權干涉法官判決的論點,這樣子將立法的權力延伸入司法的領域中究竟是否妥當呢?

  打了一些雜七雜八的心得,其實只是意外地發現生活中有許多接觸法律的機會,將這些想法一一地記錄下來,或許在往後回顧的時候,能有更多的省思。

第五六週

  要PO上七八周時,才發現又被系統吃掉文章了…

  這兩個禮拜試著改進上次說過有關討論的過程,但才赫然發現自己或多或少也會去依賴已有的資源,也許一方面也是因為對議題有些陌生,但離達到目標的確還有些距離。不過即使如此,接下來還是會持續試著往先前說的方向改進,在接下來的討論中盡可能地表達自己消化過的知識,並且更仔細地看出每個案例中的爭點。

  這一個多月學習刑法下來,漸漸地覺得刑法不僅只是以往所認識的,單純的法律、法條適用等等的學科,更是一門探討道德價值的學科。很多時候,在探討有爭議法條的背後都會觸及到立法時及裁決時的社會價值觀,而當越多人參與討論時,也會冒出越多的聲音去代表不同的意見。在眾多複雜的見解裡,有些互相衝突,有些則能找出折衷點;從每一次的討論區中都看到了每一個討論者試圖去解釋或是反駁過去已經做出的判例,但有幾次討論也是在問號中結束。做為一個法律的初學者,也該朝著做出僅屬於自己的見解作為目標,也就是老師所提到的「專家式」的學習者。

  而經過這段時間的學習,也終於稍稍了解了這堂課所期望學生真正該學的事物到底是什麼;相較於學習的多寡,更該找到正確的學習方法。

第三四週

  上個禮拜聽到了教授的一段談話,雖然英文不是很好,但勉強地了解他所說的何謂法律人、法律並不只是一種職業或專業。之後反覆思索這段話中的意涵,我想或許還沒有辦法在現在就找到法律在我人生中的定位,這段話仍然帶給了我很大的啟示,在往後的學習歷程中也將不迷失方向。

  在這兩個禮拜裡,不論在正課或是TA課中與其他同學有許多的討論,每個人的想法都使我驚豔,並更進一步了解每個議題的其他觀點。但我想有一點我與某些人持不同的立場,在每次的討論中主持者有預設的結果,而主持者的任務便是將討論導向那結果;如此的作法有它的好處,它將討論的想法做出彙整,使每一個討論者能將注意力放在同一個方向以便結果的產生,最後也使討論者收到主持者預期的成效。可是我必須說,討論的結果即使重要也非全部。在我的價值觀中,討論的過程同樣也是難能可貴,在已經被限縮過的框架中,結果被過於強調,或許過於自由的討論會失去效率、焦點,但討論的過程仍有其價值。

  寫了這麼抽象的一段話,只是因為在每一次的討論中,我看到了某些人僅僅是打開了reader、參考文章,將裡頭作者表達的論述簡單地重組,或只是稍做補充及白話化。即使討論的結果是合乎要求的,但我卻看不到思考的過程,我只看到了「鸚鵡」,重複著已經做出結論的結論。「討論」這件事有著更高的意義,這是我堅信的,我在每一次的討論中也盡量不去翻開reader或其他書本,並不去引用裡頭的論述,我想試著用我的話說出我對這個議題的看法,當然並不是每次都做得到,但這才是我理解中的「討論」也是我一直以來的學習目標。

  而先前在學習刑法的問題,我想這兩個禮拜中有改善不少,現在也正在一步步地建立專屬於刑法的學習方式。一但將思維大規模地重建,視野便開闊不少,以及上禮拜教授的那段談話,我想我總以一天會了解那句”What can I do with the Law in my life?”

第一二週

  這兩個以來接觸刑法的許多部分讓我印象深刻。之前因為修習過民法概要,在面對許多法律問題的時候,都會習慣以民法的角度進行思考。但刑法在更多時候並非單純以當事人利益為出發點,而是必須考慮到整體社會法益,甚至是國家法益。而在第二周討論到的通姦罪除罪化,也激發我許多想法,例如通姦罪需要保護的究竟是何種法益,或許有人會認為是為了維護整體社會價值觀,但我卻覺得價值觀會隨時間推移,在過去價值觀為背景而立下的法律早已不合乎時宜了,這也是之前在學習民法時比較少遇到的問題。面對之後的課程先以重新建立一套思考方式為目標,畢竟若是在以之前的思維來思考也會被侷限許多。

  但在建立新的思維之前,我也希望在看待許多案例時還是能分別站在不同當事人的角度來看,例如假設A因操作機械不慎而誤傷B,直觀來看時會由B的角度來想A所犯的法,但同時也應該試著由A的角度想,是否有任何的立場能夠減輕或是免除所犯的刑責。

  最近幾天也終於拿到了刑法總則的書以及READER了,雖然目前還有許多看不懂的地方,但還是會盡量地先做到預習以讓下次的上課能更快進入狀況。也期待接下來的禮拜老師會拋出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