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回顧

 

   前陣子打球被球砸到,破相、眼鏡也碎成兩半。

    最近終於比較閒了,我媽就要我去換一副新眼鏡,一直戴舊的也不是辦法。於是我們就如同以往,到那家去了一輩子的眼鏡行挑新眼鏡。

    老闆娘還是一樣熱〈ㄏㄨㄚˋ〉情〈ㄉㄨㄛ〉。『阿好久不見啊!』『喔眼鏡又壞啦!』『你真的很愛打球ㄟ,每次眼鏡壞掉都是因為打球…』。在閒話家常的同時,眼鏡挑好,度數也重新量過了,跟上次一樣,425度加75度閃光。這時老媽又說話了。

    『你乾脆順便配一副隱形眼鏡好了,以後打球就不要再戴眼鏡上場了。』

    那時候是沒甚麼反對,畢竟戴眼鏡打球真的滿危險的。『好是好,不過我完全沒戴過,而且如果只有打球的時候戴,會不會太浪費?』

    『我可以教你戴啊!而且如果你不常戴的話,買日拋型的就好啦!』老闆娘的建議來的真即時。於是我便捲起袖子,洗個手,坐在鏡子前面準備學戴隱形眼鏡。

    先從左眼開始。首先要確認隱形眼鏡的正反面,接著把眼鏡放在右手食指尖上,同時中指掰開下眼皮,而左手繞過頭頂去翻開上眼皮………

 

 

    失敗。

    失敗。

    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成功!

    換右眼。

    失敗。失敗。成功!

    嘿嘿,一定是抓到訣竅了!』我才剛這麼想,老闆娘就說:『有點矇中喔!』同時叫我起來走走,適應一下眼鏡。

    『…….』雖然有點不爽但我還是沒回應,就只是站起來走走。沒走幾步老闆娘又要我坐下,拿下眼鏡再重戴幾次。

 

    接下來的情形就……………簡單來說,剛剛真的是矇中的。而最後也有點不歡而散。我戴到整個失去耐性,日拋也沒買,老闆娘給我兩副試用品,叫我回家練習。

 

 

 

    一整個學期下來,學習刑法,或說學習法律,就跟戴隱形眼鏡的歷程差不多。尤其是一開始失敗很灰心,到中期,好像冒出一點信心了,但最後又來個當頭棒喝說,『Come on!你只是矇中的!』

    我記得考完期末考回家,老爸問我:『考完啦?怎麼樣,這學期法律系還好玩吧?』

   

    『一點都不好玩!』,然後摔房門。

 

 

 

 

 

 

    開玩笑的。那只是我幻想中的回答。真實的回答是『ㄜ……….還好…』,然後老爸報以我幾聲意味不明的呵呵笑…

    到底為什麼那麼失敗呢?為何當初滿腔熱血轉入法律系,現在感覺只是我一廂情願?接著我又想到更以後的事,到底以後要幹嘛?我身邊的人,姐姐要畢業了,忙著就職、考試的事;朋友出國的出國,留在台灣的似乎都念書念的很愉快,我咧?才念半個學期,就累個半死,之前在政治系沒有這種問題啊!難道是法律系的問題?不可能阿,其他同學都順順利利的樣子,一定是我的問題!我該不會.....我很想揍這樣想的自己……該不會根本不該轉系吧!?

 

 

    我突然想到鴨子划水。大家表面上都很優雅的前進,但其實水底下都拼了命的划水。只是我沒辦法像大家一樣表現的很優雅,因為我就是所謂的旱鴨子。

 

 

    到現在我都還沒找到方法克服隱形眼鏡,就如同我在法律上還沒找到正確的路。只是我戴不了隱形眼鏡,我永遠可以回去戴普通眼鏡,那我的法律眼鏡咧?我只希望我趕快找到……

第十五週;該下甚麼標題?

    聚沙成塔。

 

    最近刑法課程學的東西越來越多,感覺腦海中有一座金字塔正在慢慢砌成。從刑法上的行為、構成要件概說、到因果關係、客觀歸責與主觀不法構成要件,現在已經進入到了違法性,感覺上金字塔就快蓋好了!其實我從來沒有想過,我們字面上看到的任何一條刑法,可能只有短短的幾十字,竟然可以解構成這麼多的層次與學說。在這次的課輔上,學長給我們練習做了一個『黑暗騎士案』,大家一起討論的過程中,學長也在黑板上把我們的討論內容都寫下來,事後看著整個黑板,有種從底基一路衝到頂樓的感覺,滿痛快的…

    不過當然也有遇到問題。例如,在『攻頂』的時候可能跑歪了,就跑到一個錯誤的樓層,還自以為到了終點,結論完全下錯;又或著是根本搞錯題目要我們注重的討論爭點,反而在無關緊要的地方停留太久、贅述太多。而且我自己發現我的問題是:一次討論一小部分還好,但若全部的理論一起來,就會搞到混淆了!有的時候突然提到某個學說,還會暫時想不起來它的內容…..說到底還是念的不夠熟吧…..

 

    啊!期末考又要到了,每科要複習的內容也聚沙成塔,不過我很懷疑,我到底有沒有辦法爬完這座可怕的塔就是了…..

第十四週:客觀週

    最近真是活在案例的世界!!!

 

    因果關係和客觀歸責漸漸進入尾聲了,我認為從開學到現在,這個部份真的是最複雜的地方,考慮的因素一層一層的,步驟不能錯,一個都不能少...真讓人傷腦筋。有的時候我認為一切的一切都考慮完備了,結果一看,答案跟我想的完全相反,驚訝到後來都不意外了…像這次上課,老師舉了好多例子,然後問大家意見、要大家舉手表示立場之類的,結果不只我的意見,幾乎大多數班上同學的意見都跟最後老師公布的實務見解不同,最後也只能苦笑…

    其實我也知道,只要把正確答案的判斷流程記下來就好了,但是我學法律這段期間以來,有時就會懷疑,實務判決真的是正確答案嗎?光從這幾次看到的案例以來,有好幾次都會在心裡吶喊:『拜託!這個甲怎麼可能不用歸責?』,在加上最近台灣法官的出了很多爭議判決,更加深我的質疑了...但相反過來,如果用我們在課堂上學到的東西來看,法條就是這樣寫,判決方向也該這樣走,我這一個小小的法律系學生,有甚麼立場去批判實務見解?

    我想我要改進的地方是,我必須抽離掉個人情感因素或道德觀念,不能因為覺得被害人好可憐就覺得行為人鐵定有罪,要客觀,像相當因果關係理論一樣,也像我們在模擬法庭上一直跟對方辯友強調的事實一樣…

    By the way一下,模擬法庭我們進級到了八強,可惜在四強賽止步,但學到了很多,尤其是………………『要客觀!!!』再見了,毒蠻牛!

第十三週:I'm Possible.

    完全沒有期中考結束後的短暫輕鬆…

 

    這周正式進入因果關係和客觀歸責。老實說,在課前預期的部分,我真的看不懂幾個字,所有的文句,都好像繞口令一樣。簡單來說,看完整個第六章,我只在課本上寫下一個字─『哭』。

    所以上課前當然是很灰心的,因為想必又是一場腦力煎熬。但有預習的優點就在於,之前念不懂的地方,可以趁上課時特別注意;不過還是有些問題,例如說課本上、或老師課堂上講的例題,我都想說不要看答案,先依照課本的判斷步驟自己想想之後再去找課本解答,但是十之八九自己想的答案都跟課本不太一樣;有時候,直接用直覺作答,反而還答對。我想我還有很多觀念要釐清的地方,正好明天晚上的TA時間,可以『一探究竟』!

    另外,以往我本來習慣上完TA課才回家寫『自我檢討』文的,這次破天荒的提前寫了,就是因為明天晚上上完課還要留下來練習模擬法庭的辯論。我們這組跟另外一隊的同學,正好一隊是檢方一隊是辯方,約好明天晚上互相練習辯論及質詢。這將會是我第一次參與辯論,好緊張又好期待啊!我們這組已經討論過很多次,目前最大的問題是大家都超緊張的,所以能事先模擬模擬法庭〈好拗口啊…〉,想必也能學到一些經驗。

    最後,突然想到之前在網路上看到的一個廣告,〈當然那時會注意這個廣告是因為代言人是我的愛…〉決定拿出來勉勵自己!加油!

第十二周:以光速進行

    這次上課飆完了剩下的犯罪基本類型、行為理論和一點點客觀構成要件,是光速嗎?有夠快!!!

    期中考的時候本來以為要考完犯罪基本類型,所以這部分事先讀過了;行為理論的部分因為要寫作業,上課前也看過;唯獨客觀構成要件上課前完全沒看過,這次終於實實在在的體驗到有預習跟沒預習的差別,看來這週除了把預習進度趕完,還得多聽幾次錄音檔了…

    另外,若要比較犯罪基本類型和行為理論,我還真的比較喜歡前者。對我來說,犯罪類型或許有很多種,有時還不太好區別,但跟行為理論的內容比起來,還是生動有趣多了…在講一般犯、身分犯跟己手犯時,老師提到的己手犯反面例子是強制性交罪,書甫學長上TA時也補充了犯罪中的正犯、間接正犯、共犯等等的區別,這讓我不停想到之前看的美國影集Prison Break,裡面不管是殺人、強盜、強制性交、偽證、教唆殺人、幫助殺人、傷害的例子都剛好可以運用上來,例如某某在這裡是己手犯、或誰誰誰在此又是間接正犯之類的…能夠將課堂上學到的東西放到生活中運用看看,有是幫助自己釐清觀點的好方法呢!不過不要誤會,它真的一部優質影集,最終也是有正面意義的….

    最後,最近也在忙著準備毒蠻牛的辯論賽,好緊張阿,我們這組的組員們都沒有辯論經驗,大家對於這次的辯論的惶惶恐恐的,不過好消息是大家都盡心盡力的參與準備,我相信即便最後輸了比賽,也可以學到很多東西,大家加油阿!!!衝一個吧!!!

第十一周:期中檢討

    本來想說:『阿~考完了好輕鬆』,沒想到這次上課一進教室,就是一顆震撼彈─發考卷!!!!!老實說,比我預計的高分,但得知沒達到全班的標準,心情一下又down下來…

    上個周末,也就是還沉醉在自以為還要很久才會知道期中考成績的時候,我想說:『來輕鬆一下,把射鵰英雄傳再看一遍吧…』,剛看到郭靖要離開大漠前往中原時,就收到了這張考卷,於是我想起了書裡的一個片段:全真教馬鈺道長要傳郭靖內功時,郭靖說自己資質駑鈍,練功十幾年都不得長進,馬鈺道:『那未盡然,這是教而不明其法,學而不得其道。』

    關於刑法,或是整個學習法律的態度,我是不是也學而不得其道呢?在上次的mahara中,才提醒自己,要用對方法,那我到現在,到底找到對的方法沒?經過這次的期中考,事實很簡單,我要的方法就是再多下一點功夫。

    回想考前,我告訴我自己,這邊我會了,那邊我懂了;但考試時卻這邊不敢寫,那邊沒自信,原因就是功夫底子不夠。這也是為什麼馬鈺道長要教郭靖基本的呼吸、坐下、行路、睡覺的方法,因為扎穩了基石,將來所學才能運用自如。

    雖然大家都說不必太在意考試分數,但分數多多少少都反映出努力的成果。如果以我目前的努力程度,只能達到這樣的分數,那我想更上一層樓,就要花更多心思、下更多功夫去達成。如同老師在課堂上說的:我們都已經上了賊船。那麼我想,想要成為海賊王的人那麼多,只有不斷訓練,才能不斷進化。學習法律也是這麼回事吧!

第八周:用對方法

    接近期中考了…好緊張阿…

 

    最近不管是上正課、上TA,都在解釋法律變更、事實變更、空白刑法等等的例子,我原本以為幾乎都懂了,可是上越多案例,我才發現其實有很多小觀念需要釐清。

    比方說:刑法第一條和第二條的關係與適用、空白刑法的在各學說與實務上意義的差別,上課時好像聽懂了、念書時好像也讀懂了,但為何套用到真實案例上還是會霧煞煞哩???

    我發現其實不是因為上課或念書沒搞懂,只是我在解析案例的時候方法用錯了。

    舉例來說,禮拜三上課輔的時候,書甫學長重新解析了禽流感進口案跟黃金走私案。我在想這兩題的時候,真的都是用『想』的,想到後來都快吐了。但學長的方法就是用『畫』的,把行為時間、法律〈或空白刑法〉變更時間和裁判時間全都畫出前後順序,這時候再看,有沒有變更前後的價值觀差異、該如何裁判等問題,都好理解的多。

    這證明了,不是上完課讀完書就好了,還要用對方法,每一科都一樣。這是最近最大的收穫!

    最後,我覺得我預習的速度太慢了,不只是因為本來看書就看很慢,有的時候還是會怠惰,延遲了看書的進度...先前做犯罪基本類型的測驗題,就是在沒念完的情況下做的。做完就很想捶自己,因為後來把課本看完,很多題目都有可能答對的…

  

    啊~~~~~一方面希望趕快考完趕快解脫,一方面又怕考是到了還沒讀完,真討厭啊!!!!!

第六周:初衷

    進入爆炸期,什麼都悲觀。

    回政治系幫忙辦宿營,累斃;家教突然少了兩個,剩下的一個又一直跟我請假,窮斃;健保組說我的肺部x光有陰影,緊張斃;刑法線上測驗30分,哈!爛斃了!!!

    悲觀的人都會胡思亂想,現在我就在思考,當初為何要轉入法律系?

    其實,一開始上大學填志願,都是把法律系填在前面,一小部分是因為當時我的數學家教,建議我選科系要選一個專業科目,將來才不會隨隨便便被人取代;另一大部分是因為一部日劇。

     沒錯,就是那部日劇─《HERO》

     久利生公平〈木村拓哉飾〉,東京地檢署檢察官,他超酷,他是我的偶像,他讓我想填法律系,即便沒上成也要靠轉系進法律系。

    對,這是我上法律系的初衷,很白癡,但某方面來講也很單純。

    我記得劇中有人問公平:『你為什麼想當檢察官?』他說:『因為,真正站在被害人這一邊的,就只有檢察官。』這不是也很單純嗎?

    只是開學到現在,我好像只注重在讀懂了沒?有沒有發言?講的對不對?這類表面的問題〈看前幾篇的MAHARA就知道了…〉,聽不懂課就讓我很慌張、表現不好也讓我很痛苦。但是,若回到當初的單純,我念法律只是為了瞭解法律〈或許有一部份是為了朝公平努力…〉,這樣不是很簡單嗎?壓力不大,學習起來更輕鬆。

    這樣想有沒有比較樂觀?

    加油吧!吳婕如,保持單純就對了!!!!!!!

5周

    呼~不知不覺開學已過了五周…..

    這個禮拜預告的課程是罪刑法定主義及其延伸的四原則。特別是在類推適用這個部分我有比較大的期待,我想應該是課前就有預錄檔的關係吧…到底類推適用的最大範圍在哪裡呢?我是抱著這樣的心情去上課的…

    一開始老師就畫了個圖來解釋類推適用。這圖真是太猛了!我很喜歡這種一點靈的感覺,就好像練武之人瞬間打通任督二脈。然而,即便懂了類推適用和類推解釋的差異性,我們又要怎麼實際運用呢?在TA課上我們有針對這個問題延伸討論,有關禁止類推、該不該類推與允許有利行為人之類推等等的案例。我發現討論有益思考;思考有益學習。如果孔子說學而不思則罔,那我要偷偷把下一句改成思而不討論則殆!耶~

    這周的收穫很多,特別是在類推適用的部分。除了課堂上學到的東西之外,另一個收穫就是:這次的課堂討論夥伴換了新面孔,不管是在正課上還是TA上。新面孔新氣象,多聽一些人的想法或了解他們的思考模式也是很有趣的啦!!!

    至於要改進的地方,那就是我下周一定要提早一點到教室,不然只能孤單坐在教室後面哭哭…PPT的字遠到我看得好辛苦啊!〈O.S我根本沒遲到好不好,只是大家都太早到了,準時上課竟然還要被排擠到後面,這也太…〉

3~4週

開始前還真的想大聲呼叫…..『MAHARA真是難搞!!!!!』

  

    本周進入了刑事基本原則,我覺得課前閱讀份量有點多,也不是非常好讀,所幸讀到的部分已經夠用在上課討論了,又或許應該說組員間的討論讓我理解得更快。至少,透過討論我可以檢視自己到底有沒有讀懂,也可以聽到組員們不同的意見,之後老師的解釋也更容易理解。

    另外TA也開始上課啦!書甫學長真是太有趣了!而課堂上我們又討論到各項法條所要保護的法益。其中,有關善良風俗,唉~先容我嘆一口氣,善良風俗真的太難判斷了,也因為這樣許多學者認為拿它來當法益難免站不住腳,但我真的認為它很重要,不管是對整個社會還是對個人生活都有很大的影響。一方面我能理解那些學者的意思,但另一方面我又不想棄善良風俗於不顧,這就是所謂的DILEMMA吧…

    下周似乎應該來關心一下我的小主人啦~不知道我的小天使有沒有來看看我,如果有的話….『你好!謝謝啦~』

    順帶一提,如果我在哈哈島〈是叫哈哈島嗎?〉上,我想裸奔!

1~2周

    上了一年政治系,突然開始上法律系的課,有點不習慣。

    先不說上課內容,就說上課的氣氛好了。我本來預期上課就像以前一樣:老師說,學生聽。可是刑法上起課來像其他課的TA,老師一直丟問題,同學一直回答。我有點反應不及,只是一直看著前前後後的人手舉了又舉…真不知道真的開始上刑法TA時會是甚麼樣的情形。

    再說這堂課上內容,老師已經預告這周討論的是『甚麼是刑法?』。大致上我學到了刑法的目的、刑法的意義、刑法的分類等。這部分基本上跟我心中所預測的內容相去不遠,不過我當初只覺得,跟我們生活比較有關係的法律,大概就只是民法吧!?而這次上完刑法,我發現它也離我們的生活不遠,至少從現在看來,我們不是觸犯刑法的當事人,但至少能從種種的社會案件,又或者是小說電影當中發現一些刑法的蹤跡吧?『喔原來他是因為這樣被起訴啊!』差不多就是這樣的感覺。

    就去年的經驗來說,上完課會有兩種感覺:一是毫無感覺〈這也算一種感覺吧?〉,二是感到胸口有甚麼東西要滿出來,有時還附帶被扒了一層皮的感覺。今天上完我的胸口好像有甚麼東西要滿出來了,這是好現象,代表我有裝一點東西在腦裡才離開教室。值得慶幸的是人皮還在,不過我相信這學期上完課我應該會蛻皮很多次…

    上完課隔天就是中秋節了,一大早我上MOODLE平台逛了一下,沒想到不到24小時的時間,平台上就擠滿了大家對課程內容的討論。我也打了一篇PO上去,不過夾在前後的超長篇幅中,我的發言只能算是一小段。另外,我覺得我必須要加強的,除了課堂上的發言外,還有以後發表文章的深度,比起其他同學針對討論問題做『分析』的動作,我感覺我只是在發表個人意見,沒甚麼專業內容或根據。唉,同樣都是法律系新生,看完大家的文章,我只能說我見識淺薄,汗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