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滿天飛的第八週

    做了回饋單以後,再經過老師上課的結果分析,我發現已經接近期中考的第八周,而我的預習複習時間只有達到普通的程度而已,看到有超過一半的人更專注在刑法這個科目上,慚愧之餘也有點被激勵了,另外我也發現自己所預習有關犯罪類型的章節,在讀林鈺雄老師的課本時,感覺都沒有任何問題,但在做選擇題的時候,思慮上或說翻遍上的盲點就顯現了,例如間接故意犯還有過失犯的分別,尤其不純正作為犯及加重結果犯幾個類型,更是要以條列式把課本上的重點列出才會比較清楚。
    這週的課程還是著重在刑法的解釋單元,對於空白刑法的變更是屬於「事實變更」還是「法律變更」做出詳細的討論。實務上的見解是,凡非刑法法條上的變更,就是事實變更,我個人比較傾向於這一個見解,至於這樣見解會產生的問題我還聽不太明白,可能要在看過討論區後才能更清楚,故此先按下不表。關於老師的說法則是,端看價值結構有無變革而定,若是價值結構有所改變則屬法律變更,反之則為事實變更,同樣的,關於有無價值結構的改變的部分好像也是不甚明白,雖然說用直覺區分出來的結果也都沒錯,不過還是需要經過沉澱整理後才能更為清楚。另外就是公文書還有重傷害定義的說明,這兩個部分比較沒有疑義。
    最後,其實第七周的心得會跟這篇同時間PO上來的原因有二,第一是因為想很久,第二則是電腦壞了,壞的真是時候,剛好認真準備考試。還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就是,關於moodle平台的發言以及筆記整理進度嚴重落後,前幾天經過同學提醒之後才驚覺,看來得要趕進度了。

快要期中的第七周心得

    何謂反思?雖課程反思歷程紀錄已進行七周後,才開始關於明義的思考,似乎為時甚晚,然對於我個人而言,則屬亡羊補牢;我認為我的問題在於,將記錄視為單純的「工作」,故此紀錄的意願甚低,因循苟且的推遲成為一個既定的選項,而前此所提出馬上記錄草稿的想法,乃治標不治本之方,即便擬好草稿,仍覺不知所云,似乎每個禮拜反覆著一定的內容。因是,欲解推延之心態,惟慮其用處,或就功利或依興趣的觀點以振頹廢。
    顧名思義,反思就表面來說,紀錄文字的資料,令自己得謹慎、整理這門學科的用處,審視所學,與學習歷程中的自我對話,更簡單的說,即沉澱。然凡上所述,皆為廢言!我所需要的不是教條式的陳述,而是得以激勵的實際用處,或說-好處,我得發現記錄學習歷程的時間本益比,較諸休閒娛樂之費為高。
    以現實層面而言,紀錄可以得到分數,可以做為以後的面試利器等等,很顯然的,就我而言誘因不高,提不起興趣,頂多成為敷衍的最低燃料。是以,得就成就感方面著手,可能的問題有二;其一、如何消除類於異化的想法?若將學習反思歷程視為工作,很顯然的,不是為了展現自我的能力價值,不是肯定自己,而是不斷的否定自己,我所記錄之文字,是外在之物,不屬於反思的本質,對於這一點,我認為基本上來說沒有解決辦法,這種倦怠感只能自我調適,如前所述,頂多只能透過盡量短小精悍的紀錄,減低時間的成本以增加投資的意願。其二、反思紀錄是否應與課程內容分離?按照老師的說法,『感覺』似乎不能只當筆記,問題就在於,我的學習方式從國、高中一直到大學,基本上是維持不變的,因此在學習的過程中通常不會有太大的問題,或是說,我根本不知道如何去發現問題,故此,每個禮拜所記錄必定是:「太混了~都沒讀書~下禮拜要更用心」或是「從課堂中學到了很多」之類的空泛式宣言;所以我的想法是,適當的紀錄課程內容中所發現的問題,不一定要跟己身有關,而是自己想要探討的有趣的議題即可,當然這跟反思學習過程本身的紀錄本質有所出入(也許我根本理解錯了),但是,我覺得這何嘗不是一種思考?
結論是,做就對了,寫自己想寫的,語言直白一點也無仿,剩下的有問題再說吧。

錯過兩週的第五週心得

關於本周的上課,應該算是上一周了...引起我興趣的主要有兩個部分:「凶器的討論」、「預備犯中止其行為,能不能類推適用刑法第27條的規定這兩項。」

 第一個問題,很顯然的大家都很有意見,我認為就實務上的見解來討論似乎是比較清晰可行的。

習慣上,還是先對凶器一詞我容易搞混的地方作出區別。 

    ●第一是凶器與武器的不同!!

         在德國刑法中,244-1-1-a規定:「下列情形處六個月以上十年以下自由刑,當行為人自己或是其他的參與犯攜帶武器或危險工具犯竊盜 罪。」明顯看出將武器與危險工具分開,故此處的凶器指的不專是武器;而若在台灣,大概指的就是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所規範的部分了吧。我的看法是,若以下面實務見解來說的話,武器一定是凶器,但是凶器不一定是武器,不過,不太了解此處把兩者分開有什麼意涵,以上算是個自我提醒。

    ●第二,此處凶器與殺人器具之所為兇器也不相同。

      這裡所為凶器簡單的說就是對他人有威脅的器具,而不是一般在電視媒體上所常聽到的「作案工具」,也就是說,不是「行兇的用具」,很容易照字面誤解的一個地方。

接著看看(79台上5253)的實務見解:

 「按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三款之攜帶兇器竊盜罪,係以行為人攜帶兇器竊盜為其加重條件,此所謂兇器,其種類並無限制,凡客觀上足對人之生命、身體、安全構成威脅,具有危險性之兇器均屬之,且祇須行竊時攜帶此種具有危險性之兇器為已足,並不以攜帶之初有行兇之意圖為必要。螺絲起子為足以殺傷人生命、身體之器械,顯為具有危險性之兇器。」

p.s.用凶器定義兇器本身就很奇怪,是我找到錯誤的版本?

 我認為爭執點主要有兩個,一是持有意圖的問題,二則是對於凶器範圍的定義。 

    ●關於第一點,顯然在實務上已經完全把持有的意圖排除在外了,課堂上的解釋應該是,只要有攜帶,就有使用的可能並對他人構成危險,誠然,如此一來實務上的判定便容易的多;但是我覺得課堂上有同學舉的例子可供思考。假設是一個水電工帶著螺絲起子進屋修繕,臨時起意而偷竊,如此亦算加重竊盜? 我覺得還有討論的空間,也許可以把例子包含的變因進一步限縮,假設一個小偷,覷準了屋主出門,四下無人之際便帶著螺絲起子準備撬門而入,卻發現大門未上鎖,遂行偷竊後被補。這種情況下,是不是可以證明持有螺絲起子不可能對任何人造成威脅?而螺絲起子只是單純的工具?? 我認為,既然刑罰是最終的且嚴厲的手段,那麼於探討是否犯行加重的同時,是不是應該用嚴謹的態度去取證推斷,而非以判定上的便利性作為規範的標準呢?

      (這是我的疑問,雖然我心裡覺得乾脆都罰一樣重了...= =) 

    ●那麼接著第二點,關於凶器的文義解釋的範圍,就螺絲起子與硫酸的那個例子而言,我所理解的老師意思是,凶器限縮在器械二字,所以螺絲起子算,而硫酸不算。這邊再看一下(最高法院92年度台非字第38號):

    「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三款攜帶凶器竊盜罪,所稱之凶器,乃依一般社會觀念足以對人之生命、身體、安全構成威脅,而具有危險性之『器械』而言,已見前述。關於『器械』一語,參見社會秩序維護法第六十三條第一項第款(無正當理由攜帶具有殺傷力之『器械』、化學製劑或其他危險物品者);及本院七十九年臺上字第五二五三號判例「螺絲起子為足以殺傷人生命、身體 之『器械』」用語) 。而磚塊、石頭乃自然界之物質,尚難謂為通常之「器械」,從而持磚塊、石頭砸毀他人車窗竊盜部分,尚難論以攜帶凶器竊盜罪。」

 p.s.大家應該都發現磚塊不是自然物吧(TA書甫後來也有提到),我覺得如果帶著磚塊去偷竊,應該算凶器無疑。   

      所以就社會秩序維護法的法條上來看,器械,的確是與化學溶濟分開的,不過我的看法是,不應將凶器範圍限縮在器械兩字上,應就物品的客觀危險性作為評判標準,所以硫酸當然也算凶器,畢竟就一般社會大眾的觀點來說,硫酸的確具有對人之生命、身體、安全構成威脅的可能。而客觀上危險性判定的標準,我認為撇開第一點不論的話,如螺絲起子、扳手、球棒、硫酸乃至於王水等使人《更容易施加傷害的物品》當都算凶器,而諸如衣物、路邊的普通石塊、樹枝等《普遍容易取得之物》則不算在內。

      ("《》"記號內的講法有待修正,但是我暫時找不到更好的說法表明)

打完以後才看到老師在moodle討論區上關於硫酸及刑法第57條第3款的闡述。"凶器限於一定型體的器械物品,硫酸病無法被涵蓋在這個字意範圍內。這是罪刑法定主意的要求,在刑法上必須嚴格被遵守,否則有被濫用的危險,一旦濫用,就是人權的侵犯。"關於此,我發現在第二點中我所論述關於將凶器定義擴張的部分,的確是忽略了這個大原則,有點做白工的感覺XD,不過了解總比無知好。另外關於第一點,在凶器判定的問題上,我還是認為即便在這個大原則下也應該可以好好討論。

差點忘了還有預備犯中止其行為,能不能類推適用刑法第27條(中止未遂)的問題。就我目前所見,預備犯僅見於重大之犯行如內亂、外患、殺人、強盜及恐勒擄人勒贖等罪,其定義是「從事法律行為構成要件決意後之犯罪工具準備或相關行為」,也就是說,所為預備是指已經有所準備,而非只有空想。再看刑法第27條第一項:「已著手於犯罪行為之實行,而因己意中止或防止其結果之發生,減輕其刑或免除其刑。結果之不發生,非防止行為之所致,而行為人已盡力為防止行為者,亦同。」以上可知所謂「中止」必須是出於己意者。關於這個問題,有兩個想法:

    ●這是第一個冒出來的念頭;很簡單的,中止犯已經著手後可以減輕或免除其刑,而預備犯尚未著手,對於法益侵害更小,在此階段中止行為,卻無法類推適用,似乎不太合理。所以很簡單的邏輯思考之後,得出當然可以類推適用的結論,對行為人有利,又可達到獎賞之效果,而且就客觀上,本來就沒有犯罪行為的發生。 

    ●這是同一個小組的同學提出的想法,我也覺得有一翻道理,雖然老師說這個想法合理但是有點過時了。這個想法第一層是說,第27條純粹是規定已「著手」犯罪的行為,如學長所說,刀子捅到一半之類的,故當然不是用預備的問題;第二層則是說,預備犯之所以只規範在重大犯行等條款中,較諸其餘未有預備犯規定之罪責,立法者的本意可能是要特別處罰此一預備行為,而在這樣的規定中,本身已減輕其刑,是以不能再另外類推適用第27條的減輕其刑規定。

      或許跟第一點相較起來比較沒有說服力,但是我認為或許可以舉個例子來說明,比方說內亂罪好了,行為人在陰謀預備的同時,可能會影響到許多人,導致這些人也有顛覆政府的想法產生,即便今天主謀者中止了他的行為,但是其餘人等可能因為主謀者的突然放棄沉潛一段時間,並準備在相對更為有利的時間點裡再行犯罪,那麼我們能不能說因為主謀者影響甚至是教唆了其他人,而導致國家法益遭受侵害呢?在這樣的例子中,該不該對預備犯施以處罰?因此我認為本點還是有值得參考之處的。

 當然,就刑罰的嚴厲性、標記性及擤法的附屬性原則來看,第一點似乎是比較符合社會大眾的認定的。 

 好久沒打mahara,上個禮拜也沒打,這絕對是需要反省的問題,無可推拖。好像把這個當作筆記了,不過不這樣我真的不知道要寫什麼,我的原始企圖?說穿了就是想學好這個科目!!!實際上發生了甚麼?實際上29個學分很難handle每一科,所以每個禮拜幾乎都把時間用在挖東牆補西牆了= =,還有就是嘗試著在文湖線上看書,但是搖啊搖的,眼睛很容易花,而且頻率跟睡覺很合拍。期待的學習成果發生了嗎?其實這堂課很有趣,提出的問題都有許多亮點供思考- -b,但是如果沒有即時紀錄的話,隨著大家的想法彙整的越來越多,再加上自己也要查一些資料,就會形成完全不想動的壓力。所以最終的結論就是,或許應該先把大綱性的東西丟上來或是儲存成文字檔,再慢慢花時間修改吧。 

另外~好像該去做測驗卷了

 

 

第1~2週 刑法課程心得

對於刑法(一)的課程,上課前並沒有太多的想法,抱著走一步是一步的心態,大抵認為課程不外乎背誦法條、參詳案例以及準備國考內容,與原本中文系的課程相比,心理上預期會較為死板艱澀,可供思考的部分應該也不會太多。

實際上課程設計的生動活潑自不待言,更為出乎意料的是案例需要事先預習這一項;原以為案例做為理解法條的輔助,應以課堂上稍做解說帶過即可,事先預習的設計卻能起到不同的效果,雖然對於法條的理解不足,在敘述上有部分不甚理解,然而就好比面對謎團,解謎者總是想要找出更多線索一樣,因為這份不足反而更能引起進一步理解的興趣,同時也能對自己的一些刻板印象做出辯證,從不同的角度再次理解,雖多有疑義,然過程無寧是欣喜的。

由於課程才進行兩周,所以對課堂上並無太多的問題,若硬要說反思的話,大抵有以下兩點:
其一,對於法律的觀念,原以為是準繩、為圭臬,應予遵守而非質疑,不過像是"通姦罪之廢除"一篇,其中有提到法益的理論,對於法益的解釋仍不甚明瞭,但是大概可以體會到對於法律,也有許多角度可供切入,去探討辯證其合理性、適用性,而非一味強記硬背。
其二,提到辯證,在reader中有一小段提到"循環論證"一詞,雖非重點,但也引起了我的興趣;wiki上的解釋是「指把尚未證明或解決的問題放在前提中,如果你承認了前提,就不得不承認結論了,用以迴避主題。」我所思考的是,當我們在探討某個主題的時候,不論是哲學的亦或是法律上的問題,能不能避免掉入此一循環論證的泥淖呢?畢竟先入為主之觀念的是一難以避免的陷阱。

具體的解決辦法的話,或許以上兩個問題,都可以藉由與同學間的討論來解決,最後總不免八股一番,為學之道,貴在有恆,期許自己能夠維持如期初一般盎然的學習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