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 the End )

 若問我究竟從這學期的刑法課中獲得了些什麼,那答案應該就是團隊合作的精神了。

    自從就讀法律系以來,一直以為這條路只適合單打獨鬥,假如我沒有修這堂課的話,這樣子的迷思也許會永遠根植在我的想法之中;但是,幸好我突破了這座象牙塔的厚重大門,也因此我才得以看見塔外形形色色、多采多姿的世界,不單單是刑法這個科目,週遭的同儕各個皆令我為之感到驚艷!感受到彼此為了共同的目標,所挹注的時間及心力;看見彼此為了釐清一個概念而爭得面紅耳赤;聽見夥伴站在辯論席上義正詞嚴地辯護我方立場;以及,品嚐到了心有餘而力不足的苦澀滋味,這些將是我這學期當中,最珍貴的回憶,不只深刻,且永遠難以忘懷。

    刑法,不是一個單純input、output的遊戲,公理正義並非僅藉由各家學說、階層體系表的檢驗之後即能發現;此外,實務上所面對的案件亦非同考試卷上的題目有明確細節說明;換句話說,假如以為學了這些皮毛,便自以為能夠完全掌握刑法,那無異於井底之蛙,徒貽笑大方爾。

    在學期之初,我是隻沒有危機意識且奄奄一息的沙丁魚,在缺乏競爭的環境下過著安然愜意的生活;在學期之中,我是隻被放進鯰魚群中的沙丁魚,在天敵環伺的環境裡,不得不擠壓出最後一絲的潛力與之搏鬥;學期終了,沙丁魚成了沙丁魚罐頭…難道這樣就結束了嗎?當然不是,在下個輪迴之中,我期許自己成為鯰魚,不再是被動接受課業所帶來的壓力,而是主動去迎擊,作自己時間的管理者。

終。(week 13)

倘若內心沒有期待,也許失落感就不會存在;假使未曾感到失落,或許獨處時便不會覺得寂寞。

    好久未曾感受到如此強烈的失落感,原本以為自己已經可以完全掌握自己的情緒波動,殊不料只是因為輸了一場辯論賽,心情便因而受到影響…在心中不斷反覆地告訴自己:「不就是一場辯論賽嘛」~但是無論重述幾次,仍舊無法平息心中的那股不甘,一股導因於自己無能的不甘。

    比賽結果公布之後,便一直在內心質問自己,究竟是哪裡出問題了?我們已經準備的如此地完善,無論是論點的鋪陳、道具海報的設計,每一樣細節我們都投入了如此多心力,換來的卻是這樣不堪的結果?這樣不平衡的鑽牛角尖心態持續了好一段時間,直到我得知對方辯士同樣為了比賽所作的準備時,我的不甘頓時轉變為慚愧;是啊,別人可以為了整理論點而熬夜至早晨五點,可以為了比賽而建構出一個有完整架構的資料庫,相較於其所作的努力之下,我所付出的微薄心力又算什麼?而在比賽結果公布之後,我卻無法真心地去恭賀對方所獲得的勝利,反而只顧著自怨自艾,這樣子的心態是如此地猥瑣,連我自己都覺得不恥…。

    無論如何,在此我還是得表達我對於對手的敬佩,也因為他們,讓我知道自己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只是,比賽已經結束,共同的目標已經不復存在,曾經互相扶持協助的夥伴們,不曉得我們曾經擁有過的情誼是否仍會持續?楷軒、昌平、孟修、羽欣、維宣、婉婷,真的很高興能和你們共事,討論時的那股正經及歡樂夾雜的氛圍,不曉得還有無機會再重現?對於我們這組,我的感想是:哪裡還能找到如此絕配的團隊啊?彼此之間個性上的互補,雖不致於天衣無縫,但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就能有如此高度的默契,真的是難能可貴啊!

    然而,再如何精采的比賽終究會落幕,至於能否從遺留下來的種種回憶中挑選出值得自己保存的那一部分,就各憑本事了;被告王進展,我們曾經為了你的所作所為辯護過,也曾對其加以撻伐,但無論你的主觀犯意究竟為間接故意或有認識過失,已不再重要,現在該關注的是--因為你的事件而導致我們累積已久的各項科目…是該秋後算帳的時候了。

憤。(week 12)

這個禮拜上課時,老師有提到一則最高法院判例,內容是在論述刑法第320條2項竊占罪的性質,究竟為繼續犯?抑或是狀態犯?該判例的見解是「狀態犯」!初聽到這一見解,真有令人匪夷所思的感覺(也或許是我思考邏輯詭異),竊占不動產十年,不就是繼續保持竊自占有該不動產的事實長達十年嘛?何以能推論出一個狀態犯的結論?這些法官到底是在幹什麼?難道真因不食人間煙火而成了人面恐龍了?

    當下真有股衝動想提出質疑,亦即:連立法者所立的法條都難免有疏漏及不當之處,難道最高法院法官們所作出的判例就不會有錯誤?基於這個思考脈絡,我又進一步地憤世嫉俗了一番:就近來爆發的法官貪贓枉法案件來看,假設當事人其中之一也曾參與過最高法院判例的作成,又假設該判例很顯然地違背一般人的法感情,則如此一個基於利益輸送、黑金白手套而作成的判例,是否還有令人信服的基礎?

    幸好,我克制住了自己的衝動,待思緒沉澱過後再來重新省視此一問題,發現其中充斥著自己主觀偏頗人格的身影---極端的懷疑論者…;於是我換了一個面向來看,逐漸體會到,其實本判例會作出此一見解,也是有其道理的,我想其最大的目的即是在於「尊重現存的秩序」吧,既然該不動產都被占據那麼久了,國家也遲遲不加以追討,那麼儘管竊佔行為的當事人被一般社會大眾認為可惡,法律也不應該處罰他了,即便要處罰,那也輪不到刑法,畢竟基於現代法治國原則的諄諄告誡,刑法也該懂得謙抑了。

    其次,即使法官們當中有少數害群之馬,但也不應該全盤否認大多數盡忠職守的法官;只是令人不得不承認,當發現一鍋粥內有幾顆老鼠屎,實在很難讓人相信這鍋粥還未受汙染…而我們這群懵懵懂懂的法律新鮮人,其中有多少人會投入這鍋受汙染的稀飯裡面,而又有多少人能出鼠糞而不染,濯清粥而不妖呢?

鐘。(week 11)

內心的鐘擺因期中考而停滯了一段時間,連帶地表現在外的時分針也延宕不前;距離中央標準時間越來越遠,當初立下的志願如今在哪邊?眼看著身旁的同儕不斷向前,心中的思緒卻在恣意地蔓延,游啊游,直到海角天邊,飄啊飄,遁入雲端看不見;回到課本上的公務員,冰冷死板又抽象模稜的概念,在去年,已囫圇吞棗靳師所著的論文好多篇,在今年,又要重溫當時醍醐灌頂的激情好幾遍,然而,概念沒變,倒是激情已減。

期中考已結束,原本以為可以稍加鬆懈,但行事曆卻被隨即將至的種種報告、作業、小考、比賽所填滿;唉,雖說凡事要向前看,但在那之前,也得先檢視一下過去,期中考後的成績公布便是一個良機,得藉以省視自已的努力(?)是否有所收穫;老實說,對於這次的成績,我並不滿意,原因在於我並非如同其他人一般是初次接觸法律,而是已經學習一年了的老菜鳥,對於目前教授的基礎理論應當駕輕就熟才對,但是卻未把握最基本的選擇題部分,導致分數不盡理想;分析其肇因,一切只能怪自己仗著混過一年的淺薄知識, 自以為能輕鬆應付刑法,卻沒料到於陰溝裡翻了船,真是狼狽!在此僅能勉勵自己,失敗為成功之母,必定要在期末扳回一成始能一雪前恥,但前提是,要先對那眼高手低,老愛自以為的陳斯平當頭棒喝一番,使其清醒啊!

課堂上,老師公布了今年的律師錄取數據,一方面想要藉此勉勵我們國考並未如同想像中難,一方面則也語重心長地告誡我們不應該以考上律師為目標,重點應放在"考上之後";是啊,考上之後呢?我從來未曾想過,也不敢去想,總以為金榜題名後,人生即無所憾,還有什麼好顧慮的? 然而,時代的潮流似乎不再站在法律人這邊,律師市場的飽和以及司法官所遭受來自於社會的質疑,在在突顯了這條路,已非如同以往所認為的康莊大道,在這全球化的時代,不再有理所當然既成的路讓我們走,或著說,一直以來,人生之路都是要藉由自己來開拓的,而用來開拓的本錢當然就是自身的專業技能,這是人人皆知的道理,我當然也懂!只是,我不禁捫心自問,我的本錢到底在哪?

 

 

新視界,新世界。(week 8)

本週進行了智財總論的第一次小組討論,而此課程的學期成績,將由本組的報告內容來決定,15分鐘內就必須將一個議題完整呈現給老師,著實考驗著我們融會貫通的能力以及團隊默契。

 

    其實報告內容並非我在意的重點,反倒是參與討論的過程中,藉由一位來自對岸的同學其條理分明的表達方式,而令我深深地體會到自己的不足…實在很難想像,他僅是一位大一生!我想,他是我認識的同學當中,最懂得如何將自己意見清楚地傳達給對方的人;然而,不見其有盛氣凌人的姿態,反而感受到他的文質彬彬,與他相處,才令我感到真正的”舒服”!

 

    在討論告一段落後,不免好奇地詢問他有關大陸的相關資訊,只見他從容地為我們敘述對岸的概況,完全不帶有偏頗的主觀成分,一一與我們分享他對其故鄉的想法,有不盡理想之處便加以批判,有值得褒揚之處亦不免讚許;聽著他說著大陸升學的競爭程度,確實令人咋舌,能進入高等學府就讀者,真的是萬中選一的人才;他曾提到對岸的女同學用功的程度,連他自己都覺得恐怖------早上五點便起床去圖書館排隊,直到將近半夜,才背著沉重的書籍返回宿舍;這些情節我在雜誌上也曾看過,一直以為其內容誇大不實,直到今日我才不得不相信,聽完他的敘述,我不禁感到汗顏,並同時倒抽了好幾口冷氣。

 

    他也提到其在台灣求學的心路歷程;他說,他很不能習慣台灣這種以通過國家考試為導向的授課方式----老師在課堂上,耳提面命的提醒某個重點考試必考、作答時應注意的技巧----與對岸某些高等法學院重視法律理論背後實質精神的學習方式截然不同;其實,我很想告訴他,這並不是老師們的錯,之所以會有這種詭異的情形產生,完全是由台灣畸形的考試制度,以及奉行功利主義的學生所導致,但是,話並未脫口,因為很明顯地我沒有資格說這種話,畢竟我自己也是其中一員。

 

    這又讓我回想起之前讀過的一本書----千萬別來念法律,此書我細讀了兩遍,雖然對於書中所提到的恐怖考試制度感到驚愕,以及對於學生的求學態度不以為然,但是我卻還是一腳踏進來了,而且還有逐漸朝向功利主義靠攏的趨勢…這也是我這陣子以來所面臨的矛盾----一方面想學自己喜歡的東西,一方面又想顧及國考科目。

 

    這學期我選了會計以及經濟兩個非法律專業課程,並不是為了二年級學程分流而選,純粹是想多方面嘗試不同領域的知識,直至目前為止,學習過程中我還覺得蠻有趣的,老實說,似乎還有點因此"荒廢本業"了,假如可以的話,明年我還蠻想聽聽看心理學以及微積分。:D

    其實,原先遭遇的牆,似乎也沒有那麼厚,在經過課輔學長的指導之後,發覺似乎是自己料敵過嚴了!而債務也隨著時間不斷前進,漸漸地被清償,我想,一週後的期中考,或許是我再度建立起自信堡壘的契機。

債。(week7)

學習應當是件令人感到愉悅且充滿期待的一件事,但何以我的學習過程卻像是在償還債務?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此一基本道理,人人皆知,但又有多少人能夠將之奉為圭臬且遵行?至少,目前的我做不到。

 

開學以來,我一直依照以往的讀書方式,沒有課前預習的習慣,總認為聽老師講授完再複習,即可掌握該項科目;然而,這樣子的讀書方式,卻讓我欠下了大筆大筆的債務…直到現在我才發現,在大學的授課方式之下,除非資質過人,否則,不課前預習者必定混不下去;心腸軟一點的教授,會依照著指定教科書之進度來進行授課,雖不到鉅細靡遺,但基本的內容都有述及;但很遺憾地,大多數的教授們皆是恨鐵不成鋼。

 

當某科目的內容,因來不及複習完而占據到其他科目的複習時間,便會產生該科目務的債務;當好不容易清償完了此債務,下一個債務又產生了,而且還會附帶利息---時間壓力,甚至常常會有天外飛來一筆債務(老師突發奇想要同學交報告),或是債務金額過高(需耗費較多時間);然而,一天能償還的金額是有限的,假如再沒有危機意識地胡亂揮霍(看電視,玩PC GAME),則到頭來終將被巨額的債務壓得喘不過氣來;目前為止,我欠的債務非常可觀…

 

周日,花了整天來清償積欠已久的行政法債務,當償還完的那一刻,有瞬間地感動,且充滿成就感;然而,此一歡愉氣氛隨即被書桌旁其他虎視眈眈的教科書所吞沒…

 

不能再惡性循環下去了,我得加倍償還債務的速度,找回學習的樂趣才行,否則這樣被動的學習,將會阻礙我的目標,而且也不是我來讀大學的目的。

牆。(week 6)

在我的面前,不知從何時開始,悄然地豎立起一道牆,一道我無法輕易跨越的牆;因為它,使得我被迫停下腳步...為了橫越它,我必須費盡一切心思,花上比別人更多的時間,而在這個過程當中,時間的橫軸依舊不停地往前,耗在這面牆的時間越多,我落後別人的差距也就越大…其實我可以繞過它,對其視而不見,但是,我不想逃避,我不希望等到它變成一座望之彌堅的壁壘後,再來感嘆它的不平易近人,悔恨當初為何不早些跨進那道稍微隆起的門檻,它真的讓我煞費苦心,它,被稱為債編總論。

 

    即便老師上課不是依照教科書的進度走,何以上課時,我會感到有如進入五里迷霧當中,伸手不見五指便算了,連方向感都極度欠缺?

    歸根究柢,大致上有以下幾個可能原因,對於老師欠缺信任感為其一,個人之優柔寡斷個性為其二,作息絮亂為其三;

 

    老師的講義雖然言簡意賅,但我心中總是抱持疑問,難道讀這樣的分量就夠了嗎?教科書上有提到許多內容,老師皆未提到,是否代表其重要性不如講義中的內容?我該依循教科書的進度抑或是老師講義的進度?

    這些問題,均因對於老師的不信任感而起。

 

    在心中決定了好幾次,就依老師的講義走吧,老師整理得一定是重點,但是沒過多久又有另外一股聲音升起,還是照教科書吧,這樣學的才多啊;一直在這兩端來回,最終決定,兩者一起看吧!然而,現實問題是,時間的分配,不夠你兼得魚與熊掌,這一切,皆因自己優柔寡斷之故。

 

    債總於禮拜一下午上課,然而前一天的心,直至上課為止,仍在九霄雲外,

往往待下課鐘聲響起,思緒才得以凝聚,但是,卻已來不及抓取課堂上所教授的知識,徒留空白的腦袋,以及密密麻麻的文本。

 

    是該有破釜沉舟的決心了,等著瞧吧,面對眼前的這道牆我不會逃避,我要找出更有效率的方法,來擊破它,老師上課曾說,背誦十次,不及實作一次,也許這句話就是我得以突破瓶頸的關鍵。

       這樣的牆,一面就夠了,我絕不會再給其他的小門檻有形成牆的機會。

反省。(week 5)

禮拜一,這週才剛開始,挫折感又襲來。

關於債總,我還是沒有概念,似乎欠缺了某一條作為貫穿整體概念的主軸,老師上課進度與教科書編排方式完全不一樣,假如再這樣下去,就民法而言將會造成無法挽救的情勢...。

也許我不應該再堅持將教科書從頭開始讀,擺脫既有的古板思維應是我目前需優先進行的目標;也不應該妄想在一段時間內,完全理解某一科目教至目前為止的進度,應該將各個科目的整體進度切割成數個小目標,再有順序的排定讀書計畫 ,對各小目標一一擊破,方是上策。

 這周的課輔,比上周收獲更多!只是,一則喜,一則憂;喜的是對於刑罰之應罰性以及需罰性,有了更深入清晰的瞭解;憂的是,之前有關通姦罪之應罰性及需罰性的作業,分數想必慘不忍睹...。

課堂上有提到類推適用,學長也對此進行了更進一步的說明,並舉了一個"四腳獸"的例子...請別想歪了;內容概略如下:

某國法律規定:四腳動物因獸性大發而致人受傷或死亡者,該動物之所有人,負損害賠償責任。倘若今天有兩腳的動物,獸性大發而致人受傷,則該動物之所有人,是否應該負責?基於禁止不利於行為人之類推適用原則,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本例其實旨在說明法律之明確性與法律所能涵蓋的範圍二者之間的相互拉鋸;假如規定改為:動物因野性大發,而致人死傷者,該動物之所有人負損害賠償責任。 則不論兩腳或四腳,皆可以被其涵蓋在內。

因此,若以邏輯的觀點而言,想要增加法律明確性,那就增加構成要件的文義外延;反之,則除去所有外延,用具有越籠統內涵的詞彙 ,那可能解釋的文義就越多,二者各有利弊。

 

 

找回學習的方法(week 4)

我不是個阿諛諂媚的人,但是我不得不承認,能讓我對抽象到極致的自由法治國原則概念有如此深刻的印象,這個禮拜的刑法課真的居功厥偉;還記得去年仍在輔大 修習時,這個原則我分別在憲法、刑法、法學緒論等課程各聽了一遍,儘管講台上的老師講得口沫橫飛,慷慨激昂,但我就是欠缺那一條慧根,即使聽了三遍以上, 仍舊對這些原則完全沒有感覺,回家看講義,還真的是字字都看得懂,但合起來就完全不曉得它們在賣什麼藥;

     

    然而,經過課堂上的討論,與組員之間的腦力激盪,我們對法治國原則已經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不得不提一下,我們這組基於不甘平凡,追求創新的精神,並未採用 許老師文章中所用的圖例(儘管那張圖的確無懈可擊地說明了原則間彼此的關係),而是以更具體的圖形來將這些原則呈現,圖像至今仍清晰印在我的腦海裡-三個自由人(自主原則)站立於一寬廣的平台基石(平等原則、法定原則)上,各自手裡握著代表著行政、立法、司法的象徵(分權原則),彼此間以富有極佳彈性的繩索繫住(比例原則),當有人過度興奮奔跑而要自基石掉落時,其他人得以將其適時拉回,,,也許某部分有些牽強,但是我們組員一致認為,若是有舉辦比賽,這個創意一定得獎,關於這個想法,倒是出乎意料地凝聚了我們的向心力。

 

    其實後來經過仔細思考,發覺以前之所以對這些抽象原則完全沒概念,都是因為我太拘泥於講義裡對於每個原則的文字,而且太過於求好心切,非得要將一個原則的所有意思內容完全搞懂,否則不肯進入下一個原則,但當搞懂第二個原則,之前的原則老早忘得一乾二淨了,以至於有見樹而不見林之憾;進一步延伸,對於其他法科,一直以來,我似乎也犯了相同的錯,無怪乎念了一年的法律,卻還是搞不懂許多大原則,而且複習進度總是慢的跟蝸牛一般;

 

    禮拜一上完債總後,我窩在綜圖直到閉館,上課內容卻連一半都還沒複習完,這真的讓我感到很挫折,甚至一度認為自己不適合念法律;幸好,拜現代自由法治國原則所賜,我得以藉由了解其內涵,間接找回我老早遺忘的學習方法;嘗試著運用在行政法的複習上,學習效果及效率果然有差別!(太好了,我不必當廚師了)

 

以下是我這禮拜的心得:

    做學問就如同蓋房子,必定先架構主要骨幹,外牆輪廓大致成型後,始對特定部分精雕細琢,即使還沒完工,至少外觀上還像幢房子;倘若一開始只拘泥於某部分,而忽略整體,則會淪為管中窺豹、盲人摸象之下場;畢竟讓一根雕工細緻的梁柱單獨屹立,就外觀看來,它,就只是一根梁柱。

 

第二週-第三週

與其說是學習心得歷程,倒不如說是心情日記...但學習階段的心情,不也是屬於心得歷程嘛?oops,我總是愛自問自答。喔對了,心得歷程應該不限於刑法相關吧?以下進入本文。

     距離9月14號已經超過半個月,而這其間,經歷了選課上的種種瓶頸,無論是擋修、重修、不能修,我也都遭遇過了(換個角度想,之後也就沒有什麼選課問題能難得倒我),在那些選課尚未底定的夜晚裡,腦海中總盤算著無數個可能性,時而因心中找到一種新的可能性而興奮不已,時而因擔憂選課結果不如預期而患得患失,可謂夜夜難眠,而這忐忑不安的心情,也隨著選課結束而畫下句點,穩定的學期即將展開,而心中盤據的,不再是那鵬欲展翅的高亢之情,取而代之的是惟恐落於人後的戒懼之心。

    我不喜歡輸的感覺,但是,週遭的同儕各個身懷絕技(否則怎麼進入政大),不禁懷疑我還有多少機會能贏?概略計算一下,二年級法律系總人數有200人,因為能進入政大的學生,必然具有一定之自制力,故扣除不愛念書的學生,頂多20人,那還有179人等著,再來衡量自己的實力及用功程度,可以再超過一半人數,故尚有90人擋在前方,這90人想必是菁英中的菁英,所以我也得使出真本事,在燃燒我的小宇宙之後,或約可再刷去三分之一,換言之,我會在60名左右徘徊,運氣好一點,或許可以再往前擠個10名,所以,平均而言,我在本班的排名,頂多落在15~17名上下,這樣的結果,我實在無法接受啊(上述計算之依據,乃是我個人的直覺,一項很準)。

    以上是我一到陌生環境,基於本能對自身之處境所作的評估,當然有極大部分僅屬玩笑,但某種程度上,也確實反映了我內心真實的聲音,畢竟,我清楚知道,兩年後,我所要競爭的對手數量,將數倍於班上同學,而其競爭之激烈,亦是數倍於目前的情況,如此想來,真是一刻也不得放鬆啊。

    但是,當獨處於綜圖地下室,看著周圍空蕩蕩的座位(我知道考試前會一位難求),不免嘲笑自己的傻,進而捫心自問,這就是我的大學生活嘛?難道我要耗費我大半大學生涯在這空氣中彌漫著霉味的圖書館裡?我還想學更多不一樣的知識啊,我還想閱讀更多我想看的書籍,我想跟同學們一起體驗團體生活,我想嘗試追求女孩子然後被發好人卡的那種失落,我還有好多想做的事,但我不想當這樣的法律人,埋首書中,不問春夏秋冬,振筆疾書,只顧上榜與否。

    我想要的,應該不算奢求,原則上,一般人只要作好時間管理,還是可以充分體驗的大學生活,喔!順帶一提,關於法律,我學會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凡是原則必有例外。

第一週歷程

第一次使用mahara分享自己的學習心得…仍然感到不太習慣,感覺似乎是將日記公開給別人瀏覽一般…但我會漸漸習慣的,就當作寫網誌吧。

 

這週仍舊處於探索的階段,有許多法律科目的抽象概念,都是第一次聽聞,有點被嚇唬住了,但想到往後將要與這些概念日日夜夜繾綣難捨,就不得不硬著頭皮接受他們了,也許是自我催眠有效果,每天睡前告訴自己明天起床時,一定會愛上它們,這幾天以來,拾起書本後,還頗有種欲罷不能的感覺,多希望能多與書本內的知識溫存一下…這是第一篇歷程,就不寫太多了,畢竟細水長流,往後的日子還久的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