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法學習final

    來到學期的末了,只能說,我真的已經被思想改造了。對刑法這部法律的想法,已經跟一開始學習時的想法大不相同了。從一開始,我認為刑法就拿來懲奸除惡,到最後發現,原來「刑法是犯罪者的大憲章」!它並不是不拿來懲奸除惡,但它也必須保護犯罪者;從一開始,我以為刑法條文都短短的,應該不會太難,到最後發現,原來文字越少,解釋的空間越大阿!對於一件事情的評價,各種理論來說明,各大學者紛紛比劃切磋,彷彿能看見他們在課本上的戰爭一般,同時也看到刑法也是一部慢慢成長的法律,經過各種想法的激戰,才能產生更細膩而更接近於正義的制度。 

    但是在課內學習方面,從一開始不知道該用甚麼詞彙、甚至連判決都找不太到,一篇要花我一整下午的討論區文章,到最後能夠以找碴、甚至批判的角度來撰寫討論區文章,並且在一個多小時以內就能發文的速度,這簡直是太驚人的進展!整個思考的架構也慢慢建立起來,這讓我的思緒變得更加縝密細緻。在實際操作模擬法庭方面,也讓我獲益良多,因為不僅能夠訓練自己的膽量去述說自己的想法,更能加深自己一些法律概念的使用,也讓我能夠更深入思考,自己未來要走的路,是不是這一條?同時,這次的團隊合作,讓我留下深刻而美好的印象,我始終相信,團結力量大這句老梗。

  

  這學期的刑法學習,讓我想到以前練競技啦啦隊的時光。練啦啦隊在一開始的入門,基礎功夫非常重要!從慢跑練肺活量、重訓練肌力、平衡感、拉筋練柔軟度等等每一項都不可或缺,少了哪一個,將來要練各種技巧、舞蹈、翻滾都特別吃力,並且這些基礎功夫還要持續不斷的做,身體才不會因為怠惰而失去韌性。每一種訓練在一開始的時候都相當痛苦,因為那超出身體的負荷太多,每天都會練得跟殘障一樣想坐博愛座。但是練久了,漸漸習慣了,也就越來越順手,也不會再筋骨痠痛了,而且還能順便瘦身塑身。學刑法,一開始真的很痛苦,因為既有的想法都被顛覆,很想抵抗,但隨著越學越多,很多概念都漸漸被扭轉過來,就像練啦啦一開始的筋骨痠痛真的會讓人很想逃開、放棄,但慢慢練,肌力越練越大、身體越來越柔軟,也就不再有那些問題了。 

   

暫時停泊在港口的船隻,等待吹響號角的那一刻即將啟航。

我期待,下學期。

15~16週的刑法學習

    為了上次的模擬法庭辯論,幾乎所有其他事情都延宕了,包括討論區發言、複習預習進度,測驗卷想當然也是沒辦法好好的寫,本來以為後來補上就好,但這兩週的上課狀況讓我有點灰心。   

    這兩週老師上課都比之前加快很多,也不像之前會有小組討論時間,感覺是要瘋狂趕課,也因此我常常都來不及抄筆記和閱讀PPT上面的文字,再加上我的複習預習進度落後太多了,導致我上課後的印象都是一個字或一個詞,無法形成整塊大面積的概念,這讓我心裡很不暢快,因為感覺上了六小時的課,時間都浪費掉了,老師所說的都沒吸收進去,必須得要等到我自己真正讀過課本,整理過筆記,並且再聽一次Power cam 才能完全了解,這根本是事倍功半的作法……沒預習就來上課,我太小看刑法(一)這堂課了。按照條件理論的話,若要說我期末考考得沒有期中考來的好的話,一定跟之前的時間分配有因果關係。

 

    不過還好我上TA課時士淳學長有很仔細的帶我們一題一題操作因果關係與客觀歸責,我也才能讓自己的觀念一步一步的被導正過來。周末花了一些時間真正讀過課本,整理過筆記,並且把之前沒聽清楚的地方再釐清以後,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彷彿從迷宮中走到了至高處,並且在上面還能看到當初迷路之處,而其實出口就在不遠處。而當我再回頭去看討論區「因果關係與客觀歸責」上的文章時,我也終於能夠帶著「找碴」的眼鏡來回應同學們的文章了。這是灰心之餘還滿令人開心的地方。

      不過目前遇到的瓶頸,似乎還是跟上次期中考一樣,就是讀到課本有點饒口的地方或是太過抽象的地方就會很不耐煩地隨便讀過去,這讓我在違法性那個章節吃了大虧,因為我常常會因為沒看清楚用詞的不同而導致觀念錯誤,例如一開始我一直搞不清楚「違法」和「不法」到底差在哪裡,後來聽了老師課堂上的講解以及我自己翻了第五章有關犯罪階層體系的說明才明白,原來老師所提到的跟第五章所提到的概念並不相同,希望下兩週要準備期末考,能趕快找出其它類似的BUG,才不致釀成大禍阿!

13~14週的刑法學習

這兩週,我的記事本就是充斥著「模擬法庭辯論」、「刑法小組討論」,第一次覺得小組作業有這麼多趣味和成就感!

 

  其實我猜大家一開始被分派在同一組,可能都會有一種「一盤散沙」的感覺,認為大家要約時間在一起討論實在是太困難了!殊不知,我們這組雖然人最多,但是卻總是能夠全員到齊! Team work 真的很重要,因為就算我們有一個很棒的呂政諺大師(XD),但我們也不可能有三個呂政諺,所以大家都必須互相配合、互相幫忙才能達到最棒的呈現。我記得,在第一場、第二場我當二辯的時候,我們要辯論的三個人總是會很密集的討論,但其他四個人也沒閒著,他們總是會因應我們的要求,不斷地幫我們找資料或是跑腿印資料、買蠻牛,甚至製造笑點也是一個重要的角色(這能讓小組討論的結果更有創意),上場的人只要負責場上的事就好,其他事情就讓其他人去傷腦筋,可以說是前方打仗的人有後方的補給才能無後顧之憂阿我想我們的默契就是這樣建立起來的。

 

 

在這場辯論中我真的學到很多,除了看到同學身上的優點,也更加深了一些知識上的觀念,都是非常珍貴的經驗。這次打的毒蠻牛案,有很多問題都是圍繞在行為人的主觀犯意,也就是我們將要學到的主觀不法構成要件,間接故意的容任理論就在此處!這次我們打四場,有三場都是檢方,也就是說,我們至少念了放任、漠視的態度、容任理論……等等相關的詞彙至少不下百次吧……  

最近的TA課也因為辯論也變得更活絡,大家也更踴躍發問,讓有時候很抽象的理論變得很有趣很具體,也可以看到大家對同一個問題不同面向的探討。最近TA課我也比較固定的寫一些禮拜二上課好像沒聽清楚的觀念,這樣可以互相補齊,同時也可以更加深印象。 不過為了忙這次的辯論,課本和討論區的進度幾乎都還跟不上,所以這兩週在課堂上的時間我都有點聽得模模糊糊的,筆記也來不及抄(這更顯示了預習工作的重要阿!),希望這兩個禮拜可以努力把前面落掉的進度補齊!畢竟都快要邁入期末了,又得要開始好好抓緊時間唸書哩。 

 

(難掩心中的喜悅阿!冠軍耶!)

---------------------------------------------------

打完這次的比賽,才真的發現,原來真正的法庭就是戰場阿!

檢察官輸了,就有可能讓一個犯人逍遙法外;
律師輸了,就有可能讓一個沒罪的人陷入冤獄阿!

11~12週的刑法學習

        果然考完期中考以後就是一波怠惰,但不巧的是,這陣子也是期中期末報告和各種活動接踵而至的時刻,有種越來越無力和難以承載的感覺。

         不過還是有令人興奮的事情。我們這禮拜約了模擬法庭小組的討論,其實這次的討論就只是針對我們看到的案例事實而已,但是我發現,小組的討論功效真的很大,特別是面對面的討論,更能激發出大家的創意和各種火花!會常常爆出一些很有趣的論點,一些需要佐證的疑點,或者是一些需要實驗結果的事實,大家都很賣力的想各種可以證明被告是「間接故意殺人」的理由(同時又複習了一下「間接故意」和「有認識過失」的不同),很有團隊合作的感覺!就這個毒蠻牛案,對轉系生來說是一個可以讓同學間更加熟悉的機會,我覺得很棒!希望下個禮拜一的討論和禮拜三的比賽能夠順利。 

另外,有好一陣子沒有寫討論區文章,感覺怪怪的…… 

        這兩週上課的狀況,大概都跟我想像中的差不多,就是很規矩的看PPT,抄筆記抄三節課,唯一有差別的是,這次上行為理論之前就預習和寫了作業,所以上課特別有感覺,好像就算沒有嘴巴上說出來,心裡也能默默的回答老師在台上所問的問題,這種感覺也滿不錯的!雖然心裡總是會想要好好的在上課前預習,但總會有一些事情突然冒出來,或是因為心理身體的因素而導致無法成就,以至於這種上課時胸有成竹的感覺並不多,著實有點可惜。看來我的時間分配還是沒辦法達到一個更好的境界。

         希望這兩週算是給自己休息夠了,未來兩週應該好好打起精神努力奮鬥!

9~10週的刑法學習

        這兩週很明顯的,必須進入火力全開的狀態了!必須把所有問題解決掉!

 

        先檢視一下上次在mahara提到,關於法律變更和事實變更的問題,我首先把讀本第三篇許玉秀老師的文章仔仔細細地讀過一遍,做了每一個小標題的摘要,寫在那一頁的空白處,並且實際地上司法院的網站找出大法官解釋和相關的最高法院判決,讀過以後作自己的摘要,我終於對這個問題有了比較深刻的體會。原來做「自己的摘要」這麼重要!它不僅能幫助我思考我到底瞭不了解作者所寫的意思,同時也能在考前快速複習各種見解(畢竟不可能在考前把所有材料再很仔細地讀過一次),雖然作摘要需要花一點時間,但其實的確能夠有效幫助我省下再次消化材料的時間。另外,讀教科書會感到無聊的狀況似乎也因此有點消失了,因為如果給自己一個任務寫出摘要,那就勢必要一邊讀一邊思考,讀完才能馬上寫出摘要,才能緊接著讀下一頁。 

        還有,閱讀教科書中相關的判決、判例、大法官解釋,真的能夠幫助我更了解某一個抽象的概念。以前我都覺得看「註」實在太麻煩了,字又小又多,就只是跳著看,不細讀。所以為因應這種讀起來不爽快的感覺,我會試著去把整份完整文件抓出來看,看到重點把它畫起來,並做摘要。(我猜這可能是某種程度上的潔癖吧…)雖然很花時間,但是感覺上就比較完整,也不會因為只是提到這個概念,才去看一個案件中的一小部分,其他的部分也可以一併參考。希望到期末考之前我都還能持守這個原則不懶惰。 

        面對第一次法律系的期中考,老實說我有一點緊張(雖然我也不是沒在大學考過法律科目…但感覺就是不一樣),因為材料實在太多了!感覺好像是回到高三模擬考的前夕,想再做一次最後總複習,但又發現還有很多材料可以再去深究,這讓我有點不知所措。在考試的當下,我知道我一定寫不完的(還好不是不知道寫甚麼…),感覺上可以提到的東西很多,但又需要時間整理成有系統的東西再寫出來,分點分項一一攻破(某種程度上跟政治系的考試很像),這需要練習,我發現平常我讀書都太「理所當然」的跟著教科書的脈絡,卻沒有自己的架構,這就好像沒有一個書架、沒有資料夾來為我讀到的資料歸檔一樣,雖然擁有資料或想法,但想用的時候會找不到,也沒辦法很快速地作反應,我想這會有一點危險。 

        希望從考完之後開始,能夠慢慢找到自己讀書的感覺和對的方法,這樣期末考才不會太過疲倦,以至於平常該做的事情都必須因為考試而擱置了。 

        最近心裡一直想要弄一個「刑法資料分享小組」,因為考試的時候我看到有很多人手上都拿著不同的資料在閱讀,,,我很好奇他們在讀甚麼?

7~8週的刑法學習

        不知不覺時間已經悄悄接近「多事之秋」---除了天氣漸漸轉涼,早上越來越難起床之外,期中考也快要到了。相較於前六週的生活,這兩週在課業上又更穩定許多,只是漸趨穩定的同時,好像也不得不犧牲了不少課外活動。 

       不過犧牲是有果效的!從我寫mahara的時間和討論區發文的時間來看,速度變快很多,之前我發一篇討論區的文真的要想好久,總是覺得我想說的話會不會太沒根沒據,感覺很不專業?從找不到想要的判例、找不到想說的話,到目前的狀況,一切都是靠不斷的摸索、挖掘才一點一滴的累積經驗,才能慢慢掌握討論區的討論串和發言。除此之外,在TA討論課上回答問題或說明想法的時候也漸漸不會緊張,從被動漸漸轉為主動,這種感覺真的很棒,因為這樣的學習才是我所嚮往的:學習者主動出航向知識大海挑戰,而非還沒戰鬥就被大海淹沒了。 

        突破了發文的障礙之後,緊接而來的是這兩個禮拜出現的新困境,就是法律變更和事實變更的不同以及區分。在老師和學長講解之前,我有先看了一些討論區的文章,對於這個概念還是很模糊。之後聽了學長講解之後,好像那個當下有點懂了。但是隔天老師上課又提到的時候,我發現我又更不懂了。希望能在期中考前,在這個概念上下點功夫把它弄懂。也許跟旁邊的同學討論看看會比較有成果? 另外的一個障礙是,我發現我讀刑法的教科書會特別不耐煩(相較於其他地民總、債總、行政法)……不知道是定性不足,還是應該改變讀書方式了?之前導生聚的時候,德芳老師說不要一開始就從第一個字讀到最後一個字,一定要先讀標題,然後去想這個標題為什麼這樣放,或是讀之前猜猜看,下一個標題應該會寫些甚麼。讀標題我知道,但是我還是會很習慣的就一個字一個字讀下去了(不然要怎麼辦呢?),感覺上不這樣讀就會漏掉很多東西,但照這個方式似乎又令人疲倦,到底要做多少程度的改變才能改善呢? 

        學刑法,也算是對我的過去所擁有的法律意識作某種程度上的改造,這個過程有些痛苦,有些不甘,但卻還是讓我不斷地想要挖掘,即使越挖越是看到更多自己不願接受的事實。 

     補充一句上法理學時聽到的一句話作為這週刑法學習的註腳吧!「記得思考:我們如何被自身所持的正義所綁架?

5~6週的刑法學習

        經過前面四週的一場混仗,這兩週終於被我殺出一點喘息的空間,比較能夠回歸到習慣的步調來學習,也漸漸習慣因為思考所帶來的不確定感和無力感。

 

        按照上次mahara我所訂的目標,我已經讓我的生活漸漸穩定下來,身邊的人事物已有了較明確的定位,學習和讀書的時間也比較能夠自己掌控,更重要的是學習之餘的情感和家庭方面也漸趨平穩,不會使我感到擔憂而花了許多時間再思考這類事情。同時,我也再次定位我對「刑法(一)」這堂課的期待。修課之前,我的期待是:刑法就是拿來主持正義的,我就是要來學這套主持正義的學問。殊不知,刑法並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萬能」。士淳學長在討論課時帶著我們看議長賄選案的整個法官的判決討論,光是甚麼時候可以成為「有投票權之人」就有七種說法!讓我不禁意識到,刑法是一套建立在「流動的概念」上的制度,它也只是立法者用它們的思維體系建立出來的規則,誰的說法獲得較多支持,誰的說法就被採用了。

 

        延續著前面四週刑法帶給我的衝擊,使我不斷地思考刑法和這個世界的關係,用另外一個視野來看待我所認為的大環境,配合著我正在修習的法理學一同來看,越是思考,就越是發現這世界上還有太多令人感到困惑卻難以解答的問題,對我來說,以前的我就會直接跳過去想這類的問題,因為問題浮現的那種不確定感使我感到慌張和茫然,然而現在我越來越明白,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情可能一輩子也找不到答案,但是如果因為找不到答案而不去思考這個問題,不去「享受」這個思考的過程,以及面對思考過後仍然出現問號的感覺,豈不是就落入了「除了解答,其餘免談」的封閉式學習嗎?如果每一件事情都要有一個很確定的答案才願意去學習的話,那未免太懶惰了。尋找答案的過程是我必須要去學習和面對的。

 

        只是喘息、歇腳之餘,行政法、民總和債總又進來攪局,我也只好盡速披上鎧甲,戴好頭盔應戰,在毫無心理預備的情況下,想當然爾是節節敗退了。但願期中考的時候我還存活著。

  心亡謂之「忙」。希望我的忙,沒讓我心亡。

3~4週的刑法學習

  這兩個禮拜的學習,老實說,我很混亂

   在各個主題的討論區當中,有很多同學針對老師所發的問題來回應,我覺得能夠參與在其中真的很榮幸,因為大家感覺都非常認真!大家都會去找資料,找教科書來作自己發言的基礎,並且提出獨到的見解,有各位同學當見賢思齊的對象,互相砥礪學習,不禁讓我感受到:「人生,就是不停地戰鬥。」大學的生活不能就這樣隨隨便便地過了。   

  然而,被激勵的同時,其實也有很多挫折。對我來說,討論區的發言和上課成為頗大的負擔,原因是:第一,討論區的主題我必須花很多時間來思想才能下筆,上課前必須有預習工作,然而去年我不是這樣生活的。第二,由於我的切入點似乎比較接近「哲學」的方面(可能跟我喜歡「政治哲學」有關),導致我和大家的討論好像搭不上線。我覺得針對第一點,我比較可以調整我的社團參與量以及生活作息,以配合需要作事前準備的課堂和努力消化討論區的討論,並且作出發言。至於第二點,由於我對法律哲學的研究其實並不多,所以如果要從這方面出發來發言的話,恐怕得花更多時間去查法學緒論、法理學等類的書籍才能夠寫出有品質的發言,而這又牽涉到第一點我做得夠不夠好,這就是我混亂的地方了,因為我就是還沒有調適好我自己。希望從下個禮拜開始能夠徹底實施我所做的改變。   

  這兩週開始上助教課,我是上禮拜一的士淳學長的助教課,我覺得獲益良多。學長一開始就有提醒我們不能只是鑽研法律,同時也要有一個夠高的視野去看法律的周圍有些甚麼?他們與法律之間的關係是甚麼?當然也包含了不可或缺的小組討論,讓我們重新思考,在刑法眼中的「人」是甚麼樣子?我記得有一個同學說:如果「刑法」是一個人的話,那麼我想他看其他人應該都是透明人。但是,只要有人犯罪,那個人就會被「刑法」看見!我覺得他的比喻很精闢也很有趣,提供了我不同的思考點。同時,透過討論也能夠更認識同學,對於一個轉系生來說是一個很棒的學習機會。   

  最後,這兩週學習刑法的心得是:相對論是主流。通姦罪、血親性交罪、媒介性交及猥褻罪和普通賭博罪保護的法益的相關討論,讓我發現,每一件事情好像都沒有絕對的是與非。從某個角度看,對某一方是有利的;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對另外一方是有利的,而最困難的點是:他們之間的利益是相衝突的。或者更擴大來說,一個行為的入罪化,其目的究竟為何?是要兩權其害取其輕嗎?究竟甚麼東西才是我們要去追求的目標、甚麼才是值得追求的目標?有名的政治哲學家霍布斯(Hobbes)曾說過:「人之所欲即善,人之所惡即惡。」也就是主觀主義(subjectivism)上,以理性的「經濟人」出發,每個人所欲之善皆不同,在選擇之前沒有所謂的善的門檻,因為選擇本身即為最高的善。同時,我們不僅是主觀,而且也是相對論(relativisim)者,甚麼是善,對於每個人、每個情況下都有可能不同。這些都是我曾經學過的「政治哲學」,而我想到的是,法律不就是一個追求「善」的途徑嗎?    

  但是我相信這個世界上有絕對的善與惡,然而那條公義的線,人是畫不出來的。我認為,我們目前的法律以「人」為本,是一個大錯誤。就像我前面所說的,主觀和相對而言,法律怎麼制訂都不可能沒有異議,我們只能選擇最小的傷害和最大的利益,而不可能真正的保護到全部的人。所以究竟要以甚麼為本?我認為我不能太快定案,但是我心裡已經有初步的想法了。這些想法也是使我混亂的原因之一,因為這些想法充斥著我的腦袋,而不能好好的去想那些法益的問題。   

  總而言之,我發現法律的領域其實非常浩瀚,而在我內心的衝突和理性推演的過程也是我應該好好去享受的,我應該好好珍惜這樣的時光,把握每一個學習的機會。

1~2週的刑法學習

這兩次的上課情形都在我的意料之外。

  開學後的兩週,照我的習慣應該是學習態度、精神、動力都加到最飽滿,最能夠接受由各方來的挑戰,以及滿懷雄心壯志規畫整個學期的時候,沒想到第一個禮拜就因為鬧鐘沒響而遲到。第二週則是因為前一天晚上外婆掛急診,我在急診室一直待到深夜都沒有回家,整夜幾乎沒甚麼睡,隔天上課精神差到極點,第一堂正式開始的課程因為我的精神不濟,使得我的吸收只停留在淺層。

  本周上課的實例探討是有關於通姦罪的除罪化。在我讀這篇文章的時候,我發現其實我對於法律的概念,或說對於刑法的觀念完全不同於這篇文章所要探討的。「一個刑法的立法,如果無助於其目的的實現,不能保護所要保護的利益,那麼這一個法律本身的存在就是一個違法。」這句話完全顛覆了我對刑法的觀念。我以為,刑法存在的目的是為了要告訴人們甚麼是對的,甚麼是錯的;甚麼是該作的,甚麼是不該作的。看來,一條刑法是否應該存在,還不只是要看事件本身是否是對是錯,還要從其應罰性和需罰性來觀看整個通姦罪除罪化的議題,也就是針對「通姦」這個行為是否應該懲罰,和需不需要用到刑罰來懲罰這兩個觀點。我們必須去思考:刑罰的極限在哪裡?

  有人說: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對我而言,通姦罪的除罪化不只是從中華民國刑法當中消失的一條法律,它同時也代表了:通姦不再是罪,也就是社會道德最低限度的那把尺,已經量不到通姦這件事了。這條法律的存在或許無法保障人們的婚姻幸福美滿,但我想它的存在是在告訴我們以及我們的下一代:通姦是一件會破壞婚姻幸福的事情,而且因著通姦所帶給人們傷害,連國家都不得不立法來保護人們(不過這似乎又牽涉到我們怎麼看待法律和法律存在的意義),希望人們不要通姦而用刑罰來用以嚇阻。

  我的想法有許多是以聖經裡的原則為出發點,從政治系來到法律系,我想把聖經裡面的法律(也就是所謂「神權政治」下的各種規範)來和現今我們的法律(民主政治下人們所訂的各種規範)來作一些價值觀上的比較,不過這可能需要一點時間,需要再多學一些法律的知識才能作這件事,希望我未來的學習能夠精確有力,使得對於我自己的這項目標能有所進展。

  

  以上